珠焰丹青閣

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MC--白色回憶

 

槍聲回盪在石造的古老廢墟中。

 

每一聲的槍響,都伴隨著悽慘尖銳的哀號聲、血肉碎裂的撕裂聲、以及鮮血打在磚岩上的劈啪聲響。

 

惡魔的血,讓結了霜的土地都彷彿熾熱燙人。

 

 

銀色頭髮的男子穿梭於成群的惡魔、與惡魔的屍體中──而兩者的數目差正以非常快的速度逐漸拉大。

 

轟然一聲,面目猙獰的巨型惡魔忍無可忍一般衝出遺跡,用嘶啞的嗓門吼出男子的名字──

 

「但─丁──!!」

 

 

一拳落下。

 

 

 

 

 

「已經四個小時了!!」狹小的辦公室內,滿臉焦急的中年男子拍打桌面吼著。

 

「請您冷靜點,鎮長…。」一旁的執事滿頭大汗的安撫。「他可是那方面的專家,一定會……」

 

「住口!只不過是個默默無名的渾小子,怎麼可能打的贏一群惡魔?還給我開出那種價錢…根本就是……」

 

 

砰咚!

 

兩聲撞擊聲響迴盪在這狹小的空間內。第一聲是門被撞開的聲音,第二聲是撞開門的東西一路往前飛略撞毀鎮長辦公桌的聲音。鎮長因衝擊力往後跌倒在地。

 

從那未經刻意綑綁的袋口看來,裡面裝的便是大型魔族的頭顱。未乾的血液還在持續滲出,染紅了木頭碎片以及地上褪色的廉價地毯。

 

 

「你要的證據。」看著兩人呆若木雞的表情,但丁露出戲謔的笑容說道。然後轉身就走。

 

 

 

那是個很平常的任務。前往某個邊境城鎮,消滅一群惡魔,委託者是個窮酸鎮長。

 

在見識了那位鎮長吝嗇到幾乎到無視鎮民安為的討價還價…以及狗眼看人低的不信任態度後,但丁決定一定要拿惡魔的頭去砸這個鎮長──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

 

 

要不是因為某個惡毒女債主,他才不會來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跑任務,而且委託者還是這麼欠揍的傢伙!!

 

他開始有點懷念莫里森了……一直到一個禮拜前,與委託人交涉都不是他需要管的事。

 

「但丁先生…但丁先生!!」

 

 

走出鎮長官邸一段路後,便聽見執事由後叫喊,氣喘呼呼的追上。

 

但丁停步、挑眉。

 

「怎麼?不會是要我賠償吧?」

 

 

「是的,村長一直嚷著要跟您收辦公室的維修費用及精神賠償……不過我當然不會真的向您收錢啦。」

 

 

這位執事說到一半,就在但丁認真思考是否要把他打昏逃逸的前兩秒轉了話風。

 

 

「我只是來向您道謝的,代表我們鎮的全體鎮民。畢竟在這種時節,肯幫助我們的人真的很少。」

 

 

「這種時節…?」這麼說…他初到此鎮似乎真的感受到了一點不一樣的氣氛。

 

 

「您忘了嗎?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啊!多虧了您,我們終於可以放心和家人一起慶祝了…………」

 

 

聽見"聖誕節"三個字…或者說見到這個早應脫離作夢年齡的男子,論到聖誕節時臉上神采奕奕的表情,不知怎麼的,他接下來那一長串的話都成了意義不明的背景音效。

 

浮現在他腦海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一位男孩的童稚嗓音。

 

 

 

 

 

──「維吉爾、維吉爾!」

 

 

──「什麼事?」

 

 

──「明天聖誕節耶!」

 

──「所以?」

 

 

──「所以啊~你想聖誕老人會不會來啊?你想要什麼聖誕禮物?待會我們一起去準備招待聖誕老人的餅乾和牛奶吧!還有啊……」

 

 

──然後,維吉爾終於重厚厚的磚頭書抬頭。那一如記憶中那與自己如初一徹的臉孔上,用他那雙如冰一般的藍色眼眸凝視但丁,說……

 

──咦?他說了什麼呢?

 

 

 

 

 

「但丁先生、但丁先生?」執事的嚷聲讓但丁回神,

 

「……怎麼?」

 

「您大概是太累了吧。就像我剛才說的…您要不要留在我們鎮上一起過聖誕節呢?」

 

執事先生依然用充滿幸福的微笑望著但丁。想必是因為他這次可以和家人一起平安過節而感到高興吧。

 

「不了。」他回答。

 

太累?也許吧。一大清早就出門做掃街運動果然不是他該幹的事。下次不管委託人再怎麼吵,他也一定要睡到自然醒再出門工作。

 

聖誕節這個充滿溫馨氣氛的國民節日一向與他無緣。不是工作,就是和平常一樣看報睡覺吃披薩。他一直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多愁善感的細胞,然而這次卻不知怎麼的,兒時的模糊映象卻在此時突然出現在他腦海。

 

「喔?但丁先生有約了一起過節的人嗎?」

 

這種問法彷彿但丁臉上就寫者"孤家寡人"四個字似的。然而,這是事實。

 

莫里森於一個禮拜前宣告罷工,大概還要好一陣子才會氣消。帕蒂應該會回孤兒院參加聖誕節派對,翠絲和蕾蒂更沒有理由在這個節日出沒於自己的事務所。

 

「也許吧。」冷笑,轉身。

 

也許,不會是一個人。只要站在鏡子前面,他就會看到他。那個早在母腹裡便相擁、相依,血肉相連的半身。

 

但他也知道,鏡子裡所照映出的,永遠不會是他朝思暮想的那一位。

 

 

 

 

聖誕節,雪是它的應景物之一。但很遺憾的,但丁小時候住的地方並不太下雪。只有一次,兄弟兩因為嚷著想玩雪,就被他們的惡魔老爸拎到雪山上玩個夠。

 

當時斯巴達除了想讓孩子們玩雪外應該沒有別的意思,不過這位老兄似乎忘了自己的孩子只是半個惡魔,兒時唯一與雪有關的記憶就在凍到快死,以及母親大人的爆走兼毆夫之下結束。

 

 

他對聖誕老人也有些印象,但也只是為明明是惡魔卻得幫耶穌過生日、還得扮成奇怪胖老頭的老爸感到一點悲哀罷了。雖然當時的他曾滿心期待的等著聖誕老人的到來。

 

那…維吉爾呢?

 

他的兄長很早熟。早熟到令他不知道該不該稱維吉爾的童年為童年。他似乎打從第一次聽到聖誕老人的故事,就對這個老愛私闖民宅、放置可疑物品的怪老頭沒有好感。

 

他也從未期待過聖誕節。他不像但丁,什麼都要,零用錢剛領到就見底。他總是小心翼翼的存錢,總是有辦法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根本不用期待這額外的禮物。

 

所以,當但丁滿心興奮的和他訴說對於聖誕節的期待時,換來的回應總是非常冷淡。

 

 

 

 

──「你真的以為世界上有可以一個晚上繞地球一圈還一邊發禮物的老人?」某個平安夜,被煩到不行的維吉爾這麼說。

 

──「為什麼沒有?他是聖誕老人啊!」

 

──「就算惡魔也不可能違反物理法則,更何況一個老人。」

 

 

──「聽不懂啦!反正世界上絕對有聖誕老人!」

 

──「不可能。」

 

──「絕對有絕對有絕對有!!」

 

──「……隨你的便吧。」

 

這段對話過後的第二年,他們兄弟倆的聖誕老人從此不再出現。

 

 

 

 

當但丁回到自己所居住的城鎮,已經是平安夜了。無論什麼都鋪著一層雪白,綠色針葉樹木與色彩繽紛的燈飾掛的滿街,到處都可聽到店家撥放的應景音樂。

 

「草莓聖代。」踏進熟悉的店家,點了熟悉的食物。沒有看到那位女服務生,大概是和她那腦袋不太靈光的男友回家過節了。

 

「如果你堅持要吃,那就得在三十秒內解決掉。我今天提早關門。」老闆說道。

 

「提早關門?」仔細一看,店內除了但丁外確實沒有其他客人。

 

「當然,今天是平安夜,哪有人像你這種時間還在外頭閒晃的?」

 

 

「…………我二十秒吃完。」

 

 

「你還當真要吃啊?」

 

 

五分鐘後,但丁拿著一份剛做好的草苺聖代被老闆趕出店門。

 

在下雪的街頭邊走邊吃草莓聖代實在有些詭異。就算是但丁,幹這種事的次數也不過第二次。上一次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是聖誕夜。他的旁邊站著維吉爾。

 

 

 

 

父親失蹤後,家裡的經濟也開始變的比較困難。兩兄弟的零用錢自然也少了些。那時的但丁在賣甜點的舖子前站了很久,直直盯著商品的宣傳照片。

 

以前他進這家店買零食是完全不需猶豫的……。

 

 

維吉爾看著但丁站在這也一些時候了。他知道他兄弟性子,節儉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另一個世界的單字。尤其是今年聖誕節他們兩人約好一起存錢給母親買禮物…這點但丁倒是出乎意料的做到了。

 

 

維吉爾走上前去,點了一客因為今年冬天異常寒冷而降價促銷的草莓聖代─這是他目前唯一買的起的東西。

 

──「拿去。」

 

──「…咦?」但丁愣住了。至今維吉爾連借錢都不肯,更別說買過什麼東西給他。

 

──「…不要就算了。」維吉爾說著就要把草苺聖代收回去。

 

 

──「我要,我要!!」一把搶過草苺聖代,但丁大口吃著。就算冰冷的氣息弄得他頭疼,但這可是維吉爾買給他的第一樣東西。

 

然而這樣的兄長,卻在多年後一劍貫穿他的胸膛。

 

到底是什麼,讓你變的如此渴求力量…?甚至不惜與我刀劍相向?

親眼目睹母親的死…究竟讓你產生了什麼變化?

 

 

如果當時我在你身旁…一切是否都會變的不一樣…?

 

他一直無法理解維吉爾的想法。

 

以前是,現在也是。

 

 

 

你不說我怎麼會明白啊!你他媽的當我會讀心術嗎!!?!?什麼雙胞胎會心靈相通根本是個屁啊啊啊啊!!!

 

想到這裡,但丁一腳踹開自家門前的垃圾桶,兩秒後才意識到自己幹了多幼稚以及無意義的事。

 

「雖然我不知道踢垃圾桶哪裡有趣,但進屋之前記得先清乾淨。」

 

冰冷的嗓音從背後傳來。

 

但丁回頭,看見了微微飄蕩的藍色衣襬,以及與自己如初一徹的面容。

 

算了,不懂就不懂。總有一天他會說的吧,只要他還在自己身邊的一天,只要自己繼續的死纏爛打,就有這個機會。

 

 

就像久遠前的某天一樣。 

 

 

 

──「維吉爾、維吉爾!」

 

 

──「什麼事?」

 

 

──「明天聖誕節耶!」

 

──「所以?」

 

 

──「什麼所以啊?你不期待嗎?」

 

──「有什麼好期待的?」

 

 

──「大餐,還有聖誕老人啊!」

 

 

──「…………………」

 

維吉爾嘆了一口氣。過了良久,才吶吶的吐出一句──

 

 

 

 

 

 

──「有你在,我不需要聖誕老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