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焰丹青閣

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幻神殘卷】no.01 序

身為曾是神族戰備組最高統領者,她的死刑並不公開。 ──什麼與神最近的種族,我們只是一群自以為高尚的愚蠢笑話! 很久以前,她獨自在辦公室內對著無人的角落低吼,雙拳在大理石桌上留下兩個龜裂的痕跡。 我一直以為那只是一時情緒的氣話,畢竟她本來就是個性情中人,很快就會回復正常。但我一直到今天,才曉得當時她當時是以多麼的沉痛…多麼無力的心情說出這句話。 以她的身分來說,審判的程序簡單到可笑。只是用繁複的詞藻宣讀了嚴厲的罪名與控告 ──前戰備部總司令官珠利‧沃克,因一級反叛罪,判處死刑! 判槌扣下。 如同她橘紅色的外表,她是個如火焰般跳躍,閃耀著無窮生命力與光輝的人物。但此時的她,臉上找不出任何可查探情緒的線索。 沒有任何哀傷、憤怒或是恐懼。她很靜,靜到彷彿站在那的不是一個活人,而是一座肅穆的石雕。 見證她死亡的人不多,身為法官的七長老、因曾擔任她副官而被任命為紀錄者的我、與兩位執刑者。 法庭的那頭是被陽光照的燦爛的雲海。這裡是神界最邊境,跨過雪白的拱門,那片雲海將擴充延伸至無限。 執刑者的工作很簡單。身為擁有強大能力的神族,她必須真正徹底的死亡。方式就是將她自拱門推落,讓拱門的強大結界打散她的靈魂。 我們並非用肉體封印靈魂的種族,一但靈魂揮散,身體也將隨之分解,消失在這無邊無際的雲層之中。 ──妳有任何遺言嗎? 她無語。 長老的臉上開始露出焦急的神情,立即宣判死刑的執行。本來應該還有一些例行公事,但庭外傳來的喧鬧卻讓長老不得不加快步調。 因為即使是最森嚴的刑場,恐怕也禁不起其餘六大司令氣同連枝的一鬧,尤其是在戰備部還有三分之一人向著總司令大人的這當頭。 在那最後一秒,一陣狂風打破了刑場入口的結界。無數的紫雷落下,打散了前來阻止的禁衛兵與她身旁的行刑者。 我一度以為,總司令大人會就這麼任憑第一個衝進刑場的薩西斯大人斷開身上的束縛,張開翅膀,招喚她的炎皇,與昔日夥伴們一同逃離這塊她所深愛,同時卻也深深禁錮她靈魂的地方。 可是她沒有。 轉身,阻止意味的抬手,薩西斯大人一個疑惑使得禁衛兵得以趁隙阻擋在救人者與被救者之中。 她笑了。 即使事後在場的同事們沒有人認同我的想法,但我依然認為她當時的表情是笑容無疑。 千百年歲月的喜悅、悲苦、哀慟、酸澀、寬慰、都在這雙紅焰般的瞳孔與微微上揚的嘴角中釋然。 倒仰、墜下。 她的身影就這麼消失在燦爛到刺眼的晴空之中。          ─羅克˙西斯瓦爾 神族歷第2紀元3180年7月18日─ 沃斯涅爾(*)的選民、緋爾沃茵(*)的守護者、與神最為接近的存在──這是其他種族對於我們的形容。 頸上綬帶是為紀律,   肩上白披是為良善,   胸前扣章是為榮耀,   手中長劍是為公義,   腰際軍徽(*)是為真理…… 這是我們神族年輕學子們耳熟能詳的教條,也是神族軍人必須遵從的最基本原則。 我們既生為神族,就要遵行沃斯涅爾的旨意,以維護人間秩序為己任、剷除萬惡魔族為目標…。 我一直以為我做得到。 應該說,數百年來,我從未對這些教條有著任何疑問。 直到那一日,神族戰備組最高司令官──那位我曾立誓獻上忠誠的人,因一個決不可能由她犯下的罪狀消失在眾人面前。 那一刻,彷彿有什麼崩解了。 那時我才明白,那是她長久以來,一直企圖教導我的東西。 這是一篇故事。 記錄著一群人,以這樣的姿態貫徹自己的信念,活著、 然後消逝。 註解: 沃斯涅爾:自然之神、被視為眾神之中的最上者。 緋爾沃茵:世界運行的規律、法則的代名詞,雖有名稱但並不被視為有位格的神。 軍徽:指神族體系中,無論文官、武官皆會隨身攜帶的非戰鬥用軍刀。軍刀的長度、樣式會隨著官職級位階而變更,上面會刻有代表軍官身份的徽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