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焰丹青閣

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幻神殘卷】no.02 上任

「珠利大人,珠利大人!」 規律的叩門聲及男子呼喚的嗓音一下一下敲擊著珠利‧沃克的腦神經。 此時這人正躺臥在鋪著潔白被單的大床上,迷濛的思緒開始漸漸清晰。 這裡是哪…?好像不是我家……。 昨天司令的封任儀式剛完結,她就因為沒有慶祝的心思而從宴會上開溜,卻在半路被她那群老友逮個正著,抓去薩西斯老爸的店裡喝酒…然後…然後…… 「珠利大人!再過三十分鐘就要展開司令會議,請您盡快準備出席!」 嗯…出席會議是吧…會議……司令會議!!? 珠利又花了足足五秒的時間想起自己已是司令的事實,瞬間酒醒。 她發現自己此時是呈大字型趴在床上,連被子都沒掀開。昨日參加儀式的全套軍裝──包括靴子在內一樣沒少,感情是昨晚喝到昏死後就這樣被直接棄置在床上。 該死,上任第一天就喝到宿醉的司令她絕對是有史以來頭一個。 「珠利大人……」 「知道了!」粗暴的將房門拉開,站在那頭的是一位年輕軍官。面容還算俊俏,有著梳理整齊的金色長髮及眼眸,看來是光屬性的。 見珠利開門,年輕軍官立刻後退一步鞠躬行禮。 「啊…原來您已經準備好了啊。很抱歉擅自闖入您宅邸,因為蘇伊娜大人吩咐在下今日一定要親自叫您起床。」 宅邸…? 珠利環顧四週。這裡的確不是她熟悉的老家,也不是住了數百年的軍官宿舍,而是一棟裝潢雖算不上華麗,但卻非常之寬敞、高雅的豪宅。 嗯…這就是所謂的司令宅邸吧…。誰來告訴她她是怎麼跑到這兒來的? 算了…回頭再問問蘇伊娜。 「珠利大人,傳送陣已備妥,請往這邊。」 「嗯?喔。」 上班開傳陣? 說的也是…都當堂堂司令若要每天靠翅膀通勤未免太好笑了些。 「對了,你是誰?」一挑眉,珠利詢問眼前開口閉口都是"珠利大人"的年輕軍官。她這輩子還沒有在一天之內聽過這麼多"大人"。 「啊…抱歉,在下還未自我介紹。在下羅克‧西斯瓦爾,奉命擔任您的副官。」年輕軍官笑的有些靦腆,必恭必敬的回答。 「奉命?奉誰的命?」 「當然是您的命令啊。」 …我? 珠利再度仔細回想昨日的情況。啊,典禮過後好像確實有人拿了一疊印了大頭照的人物資料給她,而她當時因為急著開溜就隨便挑了一張交給來人…。 話說前任火屬司令在戰場上殉職之後,其副官也因傷重而被迫退休,所以才會要她挑選新副官吧。 「那麼…同樣作為新上任的菜鳥,請多多指教囉。」 傳送陣啟動的前一秒,珠利對著這名看來頗為木訥保守的軍官微微一笑,說道。 快步走在軍部高層的專用樓層,珠利整理了一下思緒。 直到三天前他都還在前線過著昏天黑地的日子,卻因戰事告緩而被緊急召回。本來她還打算趁機遞出辭呈離開軍隊的,卻被突如其來的火屬司令任命狀打的不知所措。 「既然來了,就試試吧。」對於此事,當時已成為木屬司令的蘇伊娜不改一管的笑容,這麼說道。 「最好成為從屬司令是一句"試試看"就可以清淡描寫帶過去的事情啦!!」思及此,珠利低聲抱怨著。 在軍政合一的神族體系中,軍官高層同等於神族高層。其中又以"從屬司令"為最上。 火地光木風水雷──由七大屬性中各擇一位繼承遠古就與神族訂下永久契約的七大精靈,除了擁有代表那種屬性的卓越力量外,從屬司令更是神族軍隊的最高領導者。 是指標、是象徵、是所有神族的偶像,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存在。 回想她自己在確立自身屬性之後,也將前任火屬司令當作偶像般崇拜,費盡心思只為瞻仰其容貌,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成為這樣的人。 但現在呢? 自軍官學校畢業至今待在軍隊數百年,兒時對於英雄的憧憬與嚮往早已不復存在。被名位現實的浪花無情拍打、消磨殆盡。 在與魔族的連番戰爭中,百年前空下的光、水屬司令依然從缺,木屬司令年事已高,選任珠利情同姐妹的兒時玩伴──蘇伊娜作為繼位者。地屬司令因傳出不適任的輿論而遭現任司令彈劾取代。雷、風、火屬司令相繼陣亡。 七位司令在短短百年間全數汰換,是神族歷史上從未有過的。 站在雄偉的會議廳門口,這是只有司令等級的人物才可靠進的機密之地,普通人光是靠近就會被抓去接受盤問。而她現在正站在這裡,即將要與她曾經無比稱羨的一群人平起平坐。 深呼吸一口氣,他推開門。 「啊啊~真的是珠利耶!」地屬司令塔斯汀‧修提爾站在椅子上,用兩手撐著會議桌,開心的叫嚷。 「你來啦!」木屬司令蘇伊娜‧黛拉對珠利微微一笑。 「好久不見。」風屬司令梅莉亞‧伯格擺一擺手。 「呿、沒遲到嘛。」雷屬司令薩西斯‧西提耶撇了撇嘴道。 四聲招呼語後,是珠利略帶抱怨的叫嚷。 「………搞什麼,全是熟人嘛!!」前一秒才準備好的嚴謹心態瞬間消失無蹤。眼前這幾位她不但熟,而且其中兩個還是昨晚把他拱去喝到爛醉的元兇! 等…仔細想想,前些日子她好像有聽說過地屬司令被迫下台,由一頗負盛名的天才兒童繼位。在案有名的天才兒童不多,剛好她就認識一位。 她望向五人中明顯小上一號的塔斯汀。對身高不滿一百四十公分的他來說,會議桌實在太高,使他非得跪在椅子上才有辦法把手肘靠至桌沿。 啊…還有雷、風屬司令在死前都有內定繼位人選,所以新司令很快就得以上任的消息…… 難怪!他就覺得奇為什麼有這麼多久未聯絡的好友通通約好在她司令的繼任典禮上堵他……… 「我們就是故意不說好來嚇你的,你果然不會去注意新上任的司令是誰。還有,你變胖了。」梅莉亞笑著說,言下之意就是此人昨晚把珠利丟回自家宅邸去的。 梅莉亞在她還就讀軍事學院時就已經算是好友,日後在任務上也多有配合,一直道各自有了新的發展才慢慢疏於連絡。 再把頭轉向一直臉很臭的薩西斯。 「薩瓦格拉那老頭把這扔給我就跑了!媽的,愛耍帥也要有個限度!」薩西斯把代表雷屬司令的軍徽扔在桌上。這下珠利知道他昨日喝的比自己還兇的原因了。 薩瓦格拉──前雷屬司令,暴雷之神槌。在日前一夫當關阻擋魔族進軍,最後力戰而亡。據說在他死後三日靈魂才告消散,在這之前,他的屍身方圓三尺依然瀰漫著濃濃的雷之元素,沒有任何魔族有辦法越雷池一步……。 而薩西斯正是薩瓦格拉第一任,也是最後一任的門下弟子。 「那…今天開的是什麼會?」知道最好帶離被任命司令這話題,珠利坐下來問。 「妳連開會通知沒看就來了嗎?」蘇伊娜問。 「呿,那個自稱我副官的傢伙什麼都沒說,只是匆匆忙忙把我扔進來罷了。」 「那麼做是對的,你再晚一秒進門就會成為史上第一個首次上任就遲到的司令。人家可是優秀的不像妳會選出來的人,妳可別欺負人家啊!」梅莉亞擺擺手道。 什麼叫不像我會選出來的…… 「那今天到底是……」 「選擇總司令,從屬司令的領導人。」蘇伊娜笑著說。 喔,那就是選隊長嘛。 如此之想的珠利突然感到眾人看她的視線有些奇怪……。 「呃…我記得上一任總司令是雷屬……」 「屁啦!妳要我當?」完全不忌粗口,薩西斯兩腳翹在桌上、手插口袋吼道。 看來他也頗有自知之明…。若是由他來當總司令必定會引起下頭的人很大的不安…。 「那麼…年紀最大的蘇伊娜……」 「妳說誰什麼最大?」蘇伊娜臉上的笑容依然不減,但語氣不知怎麼冰了三分,讓珠利立刻冷汗直流搖頭大喊當我沒說。 「既是軍官領導人,總司令給人的印象最好要以武力為表徵,蘇伊娜給人的感覺太過柔和。」發話的人是地屬司令。 與剛才對珠利興奮招手的孩童模樣截然不同,此時的他雙手抱胸、正襟危坐、以十分成穩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在場眾人皆知,此時說話的人並非塔斯汀,而是真正被稱為天才,以絕頂的策略頭腦攀上司令之位,與塔斯汀共用一個身體的雙胞胎兄弟──塔斯雷克。 「我們的外表態過嬌小不夠威嚴,薩西斯的氣質負分,連叫他裝個樣子都不可能。梅莉亞的戰功沒妳彪炳,總司令的位子由妳來坐最為適合。」 冰冷的語氣說著不容反駁到近乎蛇毒的話語,珠利在聽到"戰功"兩字明顯的皺起了眉頭。 「我不認為那種拿別人的性命換來的東西有什麼好誇耀的。」 「妳怎麼認為不重要,重要的是別人怎麼認為。名譽就是這樣的東西,膚淺卻絕對。」塔斯雷克的反駁近乎嚴厲。但話語剛落,銳利的眼神頓時軟化,沒有情緒的嗓音被濃濃的童真所取代。 「珠利~妳來當隊長嘛,塔斯汀只聽珠利的話喔,其他人說的話都不聽!」塔斯汀閃亮的大眼眨啊眨,直直盯著珠利不放。 見所有人都望向自己,珠利抓抓頭,嘆了口氣道:「…好吧,但我有個條件。」 深呼吸一口氣,珠利閉上眼。再次睜開時,原本屌兒啷噹的態度不見蹤影,換來的是絕對不容反駁的堅定。 「你們──誰都不准死。」 聞言,四人相識一笑。 「廢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