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錯體(4)

熱鬧的市街上,一位女子緩緩踱步。青藍衣裙隨著女子步伐輕輕飄動。 她的服飾並不華貴,就憑那一點淡妝,舉手投足之間,竟給人一種高尚不可侵犯的感覺。若細看,那女子的眼神還流露出一股不該屬於女子的狂傲氣息。 一股霸氣。 「小姐,要不要陪我們一起玩啊。」油腔滑調傾吐,一隻胳膊這麼大剌剌的搭上女子肩頭。三個公子哥兒模樣的少年圍著青衣女子,後方不遠處還跟了幾個虎背熊腰的隨扈之流。 「你們是在說我嗎?」女子不帶任何感情的眼神瞟向三人,道。 「是啊,如妳這般漂亮姑娘,才配得咱公子三人啊……」 為首的男子語調滴落了下來。女子眼中暗藏的冷冽氣息不知何時化為凌厲無比的殺氣,直襲那不知好歹的登徒子三人組。 三人立時逃逸無蹤。 冷哼一聲,狂刀繼續踱步。 狂刀會一個人走在市街的原因很簡單。不甘自己表達能力不全的金小開,硬是用寫的都要拿狂刀變成女人的事情開逗。狂刀一時氣不過掄起獅頭寶刀就要砍人,沒想到青衣的纖纖玉手根本無法支撐獅頭寶刀的重量,不但人沒砍成還扭到了手腕,又引起金小開一陣狂笑。 大概是窩在旅館閒的發荒,旁邊其他以素還真為首的武林名宿非但沒阻止,還不時的給他加油添醋一下。結局自然就是把客棧大廳鬧的雞飛狗跳,狂刀共掀了三張桌子最後氣沖沖的走人,被踹飛的椅子、打破的酒罈不計其數。聽說這場鬧劇最後是續緣”不小心”打翻了催眠藥粉才終於平息下來的……。 此時的狂刀的情緒不爽到了極點,若照他以前的性子定是找家酒舖灌上三兩罈子酒再說。可是現在這副身體是別人的,毫無酒量不說,一個大姑娘要是上街喝個爛醉被歹人騙去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自己就算了…這叫青衣以後還要不要做人啊? 漫無目的走了許久,狂刀無意瞟見市場一角正在上演他一點都不陌生的情景。 剛剛搭訕狂刀的三個公子哥又找到了新對象,一個背著菜籃的年輕女孩被他們圍在其中。 「怎麼樣啊翠秀,決定好要跟著咱了沒有?」看來是舊識…。 為首的藍衣公子的胳臂搭在女孩肩上。微彎的嘴角、輕挑的語氣,讓人不由自主有種想上去扁他一拳的衝動。奇怪的是,市場的每個人對於他們,不是刻意迴避就是裝做沒看見。看來這三人的家族定是這裡的權勢份子。 「我說過了,那塊地我是不會賣的。不管你父親出多少錢也一樣!還有請把你的髒手拿開!」面對強權,少女的眼中卻無任何懼色,這讓狂刀對少女多了幾分敬佩。不過這種挑釁話語在雙方力量相差甚遠的情況下,無疑是相當不智的舉動。 「唉喲?看在妳是女人的份上,給妳幾分薄面就開始給我囂張起來了啊?」穿著黃衣的公子搖了搖手中的扇子,扇尖直指女子。 話音剛落,女子肩上的採籃被硬是扯下,扯下菜籃的綠衣公子推了女子一把,一腳踩在四散的綠葉上頭。 「這種東西妳都敢拿出來賣?連我家的豬都不吃咧!」 「你們…住手!」女子想撲上去阻止,卻被黃衣公子拉住。只能任憑兩人把整籃蔬菜踩的不成形狀。 事情至此,狂刀再也忍俊不住,一把搭上黃衣公子的肩。 感到有人抓住自己肩膀而回頭,還來不及看清來人長相,黃衣公子忽覺一陣天旋地轉,碰的一聲跌坐在地。 「妳…妳不是剛才……。」綠衣公子驚駭的退了一步。不只他,少女與四周的保鑣全部傻眼。他們完全沒看清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子是怎麼將黃衣公子摔在地上的。 「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弱女子,你們還算男人嗎?」狂刀毫不掩飾的露出鄙視的目光。 「妳…好啊,敢兩次跟我們南城三公子作對,不要命啦?」藍衣公子面露兇光,之前被這女人可怕的眼神嚇跑就已經讓他很沒面子了,這次又打擾他的好事,非給她個教訓不可。 對保鑣使了個眼色,六個虎背熊腰的大漢抽出各自的武器,向在示威般的揮舞著。 「這樣吧,本爺心胸寬大不跟女孩子計較。給咱們三公子磕個頭陪不是,我們就不計前嫌讓妳們兩陪爺們玩玩。如何?」 睥睨的眼神絲毫不改,只有扁人的衝動加了三分。上個跟他狂刀用這種語氣講話的人還種在土裡呢! 眼光飄向四週,腳尖輕挑,躺在地上的粗長扁棍立時上手。公子三人一看,笑的更大聲了。 「姑娘,妳該不會想用那玩意兒跟咱們鬥吧?」 「算了吧,妳那纖纖玉手要是扭了可就不好囉!」 此話一出,本來只是有些不悅的狂刀回想起先前金小開的挑釁,頭讓立時爆出了不少青筋。他快速揮了幾下扁擔。 很好,青衣畢竟也是習武之人。雖抄不起獅頭寶刀,區區一跟扁擔倒是沒太大問題。 下一刻,木棍的敲擊聲與哀嚎聲在市場一角盛大的演奏著。 即使手中的刀換成了扁擔,狂龍八斬法依然毫不遜色的將眼前不知好歹的公子哥們打了個滿頭包。看著他們倉皇逃跑的背影,狂刀將扁擔擱在肩上朝他們的背影哼了一聲。 總算讓他出了一口氣,這下子愉快多了。 「那…那個…。」 詢聲望去,方才被欺侮的女孩對狂刀彎腰行禮。 「多謝女俠大力相助。真是太感謝您了…只是…女俠應該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一挑眉,狂刀道。 「那就好。雖然這麼說很失禮…女俠大恩大德,小女字實在無從回報。還請女俠快快離城吧。那三人是城主及此地富商的兒子,女俠得罪了他們…只怕……。」 「哼,我亂世狂刀還怕他不成?」將扁擔扔到一旁,狂刀冷哼一聲說道。女孩聞言睜大了眼。 「亂世狂刀?江湖上很有名的那位?」她對江湖上的事不是很了解,對於那些名人只是略知一二。但不論她在再怎麼孤陋寡聞…那位非常有名的亂世狂刀應該是個男人吧? 遭了……。 「不…我是說…厄…亂世狂刀是我義兄,所以沒什麼好怕的。」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 看著女孩燦爛的笑容,狂刀暗暗祈禱日後武林上不會出現"狂刀有個青色衣著的義妹"這一類的謠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