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月落

     純白石版鋪成的廣大觀景樓台中,只有一張躺椅孤零零的置於中央,一位髮色烏黑的年輕女子隨意的坐臥其上。烏溜的雙眼反映著宇宙的漆黑深邃,彷彿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在那對清澈黑潭中激起一絲漣漪。   躺椅後方有位面目俊朗的年輕男子,正以擔憂的表情注目著女子──或者說,擁有男人外貌的護衛機器人凝視著他奉命守護的公主,面部的人造肌肉精密的呈現出,經過電子腦演算此時最合宜的表情。   相反的,身為血肉之軀的女子,表情卻比機械還要冷硬。   公主不再表露感情,這對男子被輸入的人類心理學知識來說並不是個好現象。   他知道原因。廣寒宮是這座宇宙船的名字,外表看來就像有著楔形底座的巨大宮殿,這裡雕樑畫棟、金屋琉瓦,極盡華麗之能事。然而,這座本是供明煌星貴族遊玩享樂的宇宙船,此時卻成了禁錮明煌公主最龐大、冰冷與孤獨的牢籠。   「保護我女兒。」   很久以前,明煌星的王者握著男子的手,沒有添加任何表示身分的修辭語,單純以一個父親的身分這麼對他說。他的任務是守護嫦娥公主,守護這艘船,直到遭受仇敵攻佔的母星事過境遷,發出安全信號為止。   但男子知道,這一天恐怕永遠不會到來了。本來只是抱著"暫時出門旅行"想法的公主似乎也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家鄉早已滅亡在遙遠的過去。   就算如此,男子保護公主的職責還是不會有所改變。   「公主殿下,再這麼吹風會著涼的。」男子對公主輕聲說道。   公主不語。   宇宙船內自然不會有風。爲了感受風的吹拂,公主命令部分空調呈送風狀態,就這麼在觀景台上吹了一下午。這讓男子大傷腦筋,他曾命令空調系統注意觀景台的送風溫度,卻遭到拒絕。廣寒宮內的一切皆以公主的命令為優先。   「公主殿下……」      男子再度輕聲勸諫,卻冷不防的被水潑了一臉。公主隨手將桌上的水杯往男子甩去,以最驕縱的方式表達她的不悅。   無奈的撿起水杯,男子開始搜索記憶庫,想找出是何原因使得公主的個性變的如此頑劣。   「你叫什麼名字?」記憶中,十歲的嫦娥,用哭紅的眼好奇的盯著男子。   「回公主殿下,在下吳剛。」男子畢恭畢敬的行了禮。他被製造出來的目的是成為公主十歲的生日禮物,但初次見面的情狀實在不怎麼令人感到欣喜。   偌大的廣寒宮為了躲避突如其來的追兵而緊急升空,搭乘者只有依習俗在那裡等待生日宴會的公主一人。   「我們要去哪裡?父皇和母后呢?」   「回殿下,皇上與皇后和諸侯們留在明煌抵禦外敵,在下奉命保護殿下離開明煌星,等到擊退敵人之後再行返回。」   「只有…我一個人…?」嫦娥縮起身子,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眼看又要流下。   判斷出公主現在的情緒屬於被孤立而引起的恐懼,吳剛拉起了嫦娥的手。對於被設計用來陪伴孩子的他來說,用言語與行動來安撫公主的情緒是他主要的任務之一。   「請不要害怕,在下會一直陪伴您的。」他說。   「真的?」   「真的。」吳剛的聲音溫柔且肯定。      嫦娥露出了笑容。   像吳剛這樣具有高度人工智慧的機器人製作不易,所以廣寒宮中雖然人型機器人眾多,但沒有一個擁有吳剛那麼豐富的臉部表情與動作、詞彙。也沒有任何機器人可以陪著嫦娥遊戲、聊天。所以嫦娥的童年,自然是在吳剛的陪伴下度過的。   「你是機器人?」隨著廣寒宮中教育設備的引導,與年齡的增長,十四歲的嫦娥開始感覺到世界並非像她所想的那麼單純。   「是的,殿下。」     「嗯……。」嫦娥眉頭微皺,嘟著小嘴,反覆繞著吳剛轉了又轉、看了又看。   「吳剛,機器人和人類有什麼不一樣啊?」其他侍女機器人長相雷同、動作僵硬、頭冠上都有著型號與產品編號,這是她在吳剛身上怎麼也找不到的。對她來說,有這些特徵的人就叫做機器人,可是吳剛呢?   「回殿下,機器人是工業產品,爲提昇人類的生活品質而被製造出來的物品,由機械與人造肌肉纖維所構成。人類是自然界的生物,有生命,以及自我思考的能力。只能精細模仿,無法以工業技術製造。」   「可是…教科書上說有一種人因為身體被疾病損壞的太過厲害,或者神經受損無法發出訊號而把大腦移植到機械做的身體上…那樣也算人類嗎?」   「是的。那人就算身體是機械,本質上依然是人類。」   「可是…那不就跟機器人一樣了嗎?有什麼差別呢?」   吳剛沉默了一會兒,拿出爲抵禦外敵而隨身攜帶的小刀往自己手臂用力一劃,劃出一條深深的傷痕,藍色液體緩緩從傷口中流出。   「這是人造肌肉的修復液,也負責傳達能量與動力給身體的各部位。對我們機器人來說,這種液體流盡了只要再補充就好。動力裝置、記憶資料、甚至電子腦損壞了都可以進行修復。就算這些都完全被破壞,只要有設計圖與備份資料就可以再造一架和原來一模一樣的。但人類不行……公主殿下?」解說到一半的吳剛突然發現公主的眼睛竟毫無預警的泛出淚光。   「會不會痛?」嫦娥拉起吳剛割傷的手急切的說。   「不會的…在下並沒有被裝置關於疼痛反應的程式。」不知公主爲何哭泣,吳剛一時無法處理,只好先回答公主的問題。   「真的嗎?」   「是真的。」   「就算這樣,我也不要吳剛受傷!」將手握得死緊,嫦娥鼓著脹紅的小臉,用不容反駁的語氣說道。   吳剛疑惑了,他還是無法分析這種情緒為何,只知道自己的行為似乎引起了公主的不安。   「對不起…我不會再做了。」   「這是你說的喔!我不要看到吳剛受傷,無論如何都不要!」   「遵命…。」判斷出這是跟基礎法則設定相牴觸的命令,但吳剛還是面帶微笑的答應了。就連他自己也沒注意到,本應只憑著程式規律行動的他,竟在沒有任何程式的牽引下作出了"微笑"的動作。   將公主抱起安撫,吳剛繼續解釋。   「…人類的血液流盡了,就意味著死亡。就算事後補充也無法再次行動。而使用機械身體的人類若腦部遭到損壞是無法修補的,腦中的記憶資料也無法取出後儲存備份。所以有生命的人類與被大量製造的機器人不一樣,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無法被任何事物所取代的。」   「那機器人就可以被取代嗎?」   「可以的,只要資料齊全,損壞或型號老舊的機器人是可以被更換且不會影響原本功能的。」   「我才不要呢!我不要吳剛被換掉。」嫦娥才剛撫平的小嘴又嘟了起來。   「咦?」這跟吳剛被輸入"人類喜新厭舊"的資料相違背。不過他決定不覆蓋掉之前的資料,把它當作個案處理。   「吳剛對我來說也是獨一無二的,所以我不要吳剛壞掉,更不要被換掉。」   「在下不會被換掉的…。」廣寒宮沒有自行研發更高階機器人的能力,所以吳剛自然不會被新型機種取代。只不過如果他被損壞至無法修復的狀態,還可以透過生產機制再行製造一個。當時的嫦娥自然不懂這層意思,只是為了吳剛的話而高興著。   「那就好。你會一直待在我身邊陪著我吧?」   「是的,在下會一直陪著您的。」他回應。卻不知道,這句話對於嫦娥的意義之重,遠超過其字面上所表達的。   「報告各項數值消耗狀況。」   「整體動力能量剩餘20%,水源剩餘8%,糧食剩餘10%非必要糧食剩餘……」冷硬的電子合成因回應著吳剛的問題。   「報告適合生存的行星搜尋狀況。」   「目前尋得目標有一。太陽系行星,有一衛星,自轉速24時,公轉速8640時,未開發,估計有高等智慧生物居住。大氣結構……」   「行了。關閉三成的作業機器人與公主居住處之外的自我維修系統及電力供給,改變航道朝目標星球前進。」   廣寒宮畢竟不是以長途旅行為目的製造的,經歷長時間的航行也終於到了燈盡油枯的時候。吳剛決定施行防案二,放棄返回母星,找個可居住的星球安置公主。   這是皇上的命令,無關公主意願。現在吳剛要思考的是,如何讓公主平靜接受這項決議。   不,公主對於是否能返回母星似乎已經不那麼在意了。但她近日的情緒相當不穩定,令他不得不仔細思量告訴他的方法與時機。   公主的性格為何轉變至此,吳剛並非沒有找出原因,而是發現自己無法改變那個原因。   「你對我好都是因為程式的運作,父皇的命令,對吧?」某日的爭執中,公主突然吼叫著這麼對他說。   「是的。」而他如此回答。   之後公主甩了吳剛一巴掌後揚長而去。   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吧…雖然吳剛知道否認的回答可以安撫公主的情緒,但他無法這麼做。這是一種安全機制,他不能讓公主對他投以太多情感。   幸好吳剛是以皇上,而不是公主的命令為主要優先。所以他在觀景台上可以放棄對於公主的性格分析,轉而選擇拿張毛毯給公主蓋。否則搞不好會陷入無限的思考輪迴而造成當機──即使這個舉動最後換來了公主的果盆攻擊。   「造成公主情緒不穩的人是我,是否只要我消失了,公主就會恢復原狀呢?」他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警告,警告,主引擎遭受敵機攻擊。遭受敵機攻擊……」   「在旁邊的衛星迫降,所有戰鬥人員往C區集中,將公主帶往逃生艙!!」   然而主電腦螢幕卻出現嫦娥拒絕移動到逃生艙的畫面。   就在此時,廣寒宮南面發出轟然巨響,有著銀白色外殼的細長型飛船衝破防護罩,直接撞進宮殿。從火海中冒出無數銀色武裝機械士兵,開始對著宮殿進行地毯式的搜索。   早在廣寒宮剛起飛時,就有數艘無人戰艦尾隨企圖攻擊,卻幾乎都被防禦裝置所擊落。但廣寒宮的隨行戰鬥機,與遠程武器都在那場仗被消耗的所剩無幾。   而這艘戰鬥機也許是在當時沒被銷毀,卻一直遵行著擊落廣寒宮,擊殺公主的命令。而因能源不足所以放慢速度的廣寒宮,終於在多年後被這艘戰艦追上。   而它在能源不足的狀況下,乾脆選擇直接撞機,派出近戰人員的方式攻擊。   吳剛急忙衝向公主所在。   宮殿內的武裝機器人不多,要消滅敵軍是不可能的,當下自然只有逃走一途。   「公主殿下!請您移動至逃生艙吧!」吳剛叫喊。   「又要我逃走嗎?我才不要!!」見吳剛朝自己跑來,公主叫道。   意料中的回答。   一聲「得罪了。」沒有任何遲疑,吳剛直接將公主攔腰抱起直奔逃生艙所在,途中無論公主如何拍打叫喊全都視若無睹。   腦中不斷傳來主電腦的戰況報告、損傷報告、剩餘人員、敵方所在。耳裡聽的是一陣陣的爆炸聲、機械盔甲的碰撞聲、腳步聲、以及梁柱屋瓦的坍塌聲。   公主的叫罵不知何時已變成哭喊。   吳剛將她放入狹小的逃生艙,卻遭到激烈的反抗。   「我要你跟我一起走!」嫦娥抓著吳剛的袖子大喊。   「對不起,在下要留下來指揮戰局,確保不會有追兵。」突然的,吳剛身體一震,一枝銀白色長槍破門而入,貫穿吳剛腹部,藍色的修復液濺出。 追兵已到達門外。   「吳剛你……。」   「沒事的,請您快點…。」   「不要!你說好不會丟下我的!你說過的!」   「對不起…在下……。」   「我不要聽!要我孤零零一個還不如死掉算了!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不要!!」   突然,叫喊聲停了,嫦娥的嘴被吳剛的雙唇鎖住,無法動彈。嫦娥愣了。這種求愛的特殊舉動絕對不在機器人的行動範圍內,但它就是發生了。   趁這個空擋,吳剛按下了艙門的關閉鈕,快速抽身。   「你…!」嫦娥氣急敗壞的敲打艙門,但沒有用。吳剛最後的話語從完全關閉前的門縫中進入。   「很抱歉無法成為您獨一無二的那個人,但您一定會找到的。請記住,您永遠不是孤單一人。」   艙門關閉前,嫦娥所看到的,是吳剛始終如一的微笑。   敲打弄疼了雙手,叫喊也無濟於事,救生艇彈出廣寒宮,朝不遠的藍色行星前進。   行駛的時間並不長,但已足以流乾嫦娥的淚。艙內發出安全降落的信息,艙門緩緩開啟。   嫦娥探出頭,看見的是一片未開發的樹林,以及一位跌坐在地上不知所挫的男子。   「吳剛!!」看見那位男子,嫦娥不禁叫了出來,輕巧的躍出安全艙朝男子奔去。   「您是…天上下來的仙女嗎?」聞言,嫦娥停下腳步定睛一看,這名男子背著最原始的射擊武器,穿著獸皮衣裳,被飛船降落激起的灰塵弄得灰頭土臉。雖樣貌相似但不是吳剛,只是這原始星球上的住民罷了。   失望的打擊再度朦朧了嫦娥的眼。男子見狀,趕緊起身。   「仙…仙女?在下做了什麼冒犯您的事嗎?」   搖頭,此時的嫦娥只能任憑眼淚撲簌落下。男子開始不知所措了起來,索性直接拉起嫦娥的手道:   「您…您先別哭,要不要先隨在下回部落去?在下的主君是位仁德的君主,有什麼困難他一定會幫助您的…還是……。」說到一半,男子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放開嫦娥的手。   「對…對不起…。」   男子的舉動滑稽,把嫦娥逗笑了。對於這張熟悉的臉龐,她無法產生任何戒心。   「沒關係…走吧,我隨你回去。」   「是…好的…。」   主動牽起男子的手。這次,她絕不放開。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在下后羿。」   露出溫文的笑容,男子回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