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幻魔風雲(1)神秘旅者

核元曆3758年----和風之月


萃耀城。

正如其名,這裡是一座隸屬於斯泰達帝國,盛產寶石與美酒的富蔗之地。而與美酒相互搭配的職業,自然就是酒店了。

而就如古蹟一般有上百年歷史的古老酒店,在這裡可是一點都不稀奇。

『虹』,就是如此。

天然魏檀木所構築的建築,是它之所以會迄立不搖的主要原因。推門進去,有如菜市場般的喧嘩吵雜,立刻由四面八方衝來。就和路
邊的小酒店,似乎沒什麼兩樣。但若細觀,從梁柱至地板,吧台到一張張圓桌,方桌來看,令人不得不讚嘆建築師當初在構思大廳時,
空間的拿捏與和諧的美感。

再看二樓。就在推開二樓木門的那一瞬間,你甚至會懷疑這裡是不是個酒館。

因著魏檀木的隔音特性,一樓鼎沸的吵雜聲完全隔絕於此地。整層樓房採光充足,尤其在早晨,陽光透過樓層四方的落地窗輝灑而
來,煞是好看。給人一種寧靜、安詳,又充滿生命力的感覺。

而三樓的地方,有著一間間專門租給過夜旅客的小套房,陽台上又百著一張張精緻小圓桌,供給有住宿的客人喝茶,看夜景。而爬滿
牆柱的雕刻,更可稱的上是有著藝術水準。

這裡別說是酒店,就連當作供人休憩的豪華旅館也毫不為過。


午夜十分。『虹』,這個頗具威名的酒館,絲毫沒有打烊的跡象,一如往常般熱鬧非凡。而和一樓比起來還算是安靜的二樓,正有幾個類似魔法師的人們,正三五成群的高談論闊著。

但不到一會兒,隨著其中一人的手勢,那魔法師都不約而同的閉起嘴,望著連接一二樓的木門。
因為站在門前,被一個女服務生所領上來的,是一個年約二十,全身裹著灰藍色披風的旅行者。他們知道,他們討論的主題,出現了。


女服務給旅行者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他點了杯這酒店特有的名酒後,便轉頭盯著窗外的夜景,不發一語。
就在這時,全樓層的女服生,都不約而同的望向旅行者。因為,旅行者那尖細俊美的臉龐,加上那彷彿歷盡風霜所培養出的成熟氣質,與純銀的柔亮的長髮,使他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令人無法抵擋的邪異魅力。

更奇特的是他的眼睛。他平淡冷酷的眼神中,蘊藏的竟是毫無雜色的鮮紅。

那是…有如用血去染的一般…

令人驚艷的紅。

「提瑪,你確定是他嗎?」

魔法師群中,被稱作提瑪的女子面對同伴的詢問,她點了點頭:

「當然,他那麼有特色,我想忘也忘不了。可是…我…我們真的要去嗎?這雖然是委託,但他滅了盜賊團,是好事啊!」

聽到她的猶豫,立刻有人用不屑的口吻回道:

「好事?喂,要是妳去討伐盜賊團,妳會把對方殺的一個不剩然後把寶物全都拿光光嗎?不會吧。他這樣根那些強盜有啥不同啊?要是我我也會找人殺他的,更何況我們現在是以拿回寶物為最優先,哪會有什麼問題啊。」

聽到同伴語帶諷刺,提瑪有些肝火了,畢竟她本來就不是一個好好脾氣的女人。他立刻回嘴道:

「你 這是什麼意思啊?希凱。他的手段是過分了一點,可是這裡唯一的目擊者是我,接到任務的也是我,我覺得那個委託的問題比他大多了!還有,這裡是酒館,要是打 起來的話還得了啊?先撇開傷亡不說,論近身攻擊,我們根本碰不了他一根寒毛。更何況大小姐還在這裡,要是她出事了,誰來負責?」

「妳…!」

語出帶諷希凱一時找不到話來反駁,只好卯起來跟著提瑪惡狠狠的互瞪著。

就在這時,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抓住了兩雙略帶怒意的,及一旁三三兩想勸架又不知如何勸起的眼睛。

「不˙可˙以˙吵˙架!」

「大…大小姐?」

「我說過不要叫我小姐。還有,大家談的好好的,幹麻吵架?提瑪姐,既然妳有看過他,妳就說說當時的情況給我們聽吧!」

「啊…可是……?」

提瑪有些慌張的看著這個被眾人稱做小姐,自記卻似乎並不喜歡這個稱號的女孩。沒錯,她是自己的上司,也就是自己所屬的傭兵團,風炎聖火團團長之女--絲雷雅˙希達克拉。

身 為大陸上排名至少前三名的大型傭兵團團長的女兒,她表現出來的,說好聽一點是不會嬌生慣養,說難聽一點就是毫無氣質,跟一般路邊的野ㄚ頭沒啥兩樣。而且好 死不死,這個團長之女偏偏有著遠勝於一般ㄚ頭的強烈好奇心,老是喜歡在他們出任務實偷偷跟在一旁。為此,他們這幾個百人隊長不知挨了團長多少罵。誰叫她長 相可愛又老是鬼靈驚怪的?提瑪等人也只有自認倒楣囉。不過還好,絲雷雅這和實際年齡不成比例的腦袋,有時也會說出出人意表的話來,像今天的情況就是如此。

「哎呀,有什麼好可是的,妳就說來聽聽吧!」

「說的也是,提瑪。妳除了他毀了盜賊團外什麼都沒說。既然委託者已經叫我們把目標改成他,妳就說出來,就當作給大家的情報也好。」

另一個同伴說道。

「…好吧,那我就說囉,看你到時候還笑不笑的出來。」

看著眾人都準備好洗耳恭聽的模樣,下定決心要開口的提瑪,還不忘挑釁似的拋給希爾一句。卻不知,在她傳述故事的同時,那故事的主角,也在一旁豎耳傾聽著。


午夜十分,負責點綴黑夜的點點繁星與紅藍雙月,將這片曠野染上了屬於它們的淡淡銀白。

「大概還有二三十里路吧…算了,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好了…。」

說出這段話的,正是接到由傭兵團--風炎聖火團本部的通知,由位於城市泰落亞的分部所出發,正在前往翠耀城途中的提瑪。

「竟然招集了七個百人隊長…這個委託人真的那麼重要嗎?」

想起了通知上隱約透露的任務內情,提罵不禁抱怨道。這雖然比不上前年的千人隊長大集合,但平常頂多聯合三四個的百人隊長,這次竟然一口氣來了七個,也絕是不容小看的。

因為,風炎聖火團的階級制度分為兩種。一種是普通的軍隊制,另一種是級長制。

軍隊制就是很平常的先是正副團長,再來是個個大團長,大團長下面則是小團長再來數個隊長、組長。每個階級都有特定的據點、部下。但級長沒有。

在 傭兵團中最普遍的任務---協助打仗或保護商團之一類的工作中,行動與指揮大都是由當時被派遣的組長或隊長負責。不過有時候也會加入一兩個級長。級長雖然 沒有固定的士兵可領,但最小的十人長的身分地位都可直比對長甚至小團長,可見級長在風炎聖火團中,也算是幾個大家擠破頭想擔任的熱門職位。

而他們的資格除了功勞與資歷外,最重要的考核就是實力。所以如果傭兵團在出任務時多加了級長等級的人物,那就表示這次任務鐵定會遇到特別麻煩的人事或另有內情。

而像這次只有級長,則是屬於要單獨對付厲害人物或暗中動作的情形。而委託者大都會是與團長有一些交情的老主顧。所以團裡一直流傳著:若是那天三個萬人隊長會合,不是新年聚會就是風炎聖火要滅團了。

不久,在這只有岩石沙土的曠野中,提瑪遠遠看到了地平線上,閃耀著若有似無的火光。再往前走,還有馬車貨櫃等東西坐落在一旁。

「是商隊嗎…」

想了一下自己所在座標的提瑪,做出了這樣的猜想。這裡位於翠耀城與自己上一個出發點斯羅克姆兩個商業要城的中央地帶,雖然這裡並不是常有人煙的大道,但就算有些小商隊實在也不足為奇。

跟他們打聲招呼借住一晚吧,有個照應總是比較好。而且憑自己風炎聖火團的行頭,他們應該也不敢對她打什麼主意才是。

決定了休息之地,提瑪提起角腳步以比剛才稍快的腳步往那兒走去。可是走不到一半,提瑪連忙躲進岩石的陰暗處,悄悄前進。因為映入他眼簾的第一群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商人。

七八個彪形大和正圍著一團火坐著,高分貝的談論生與豪放的笑聲,不絕於耳。其他人提瑪不確定,不過看那些大口大口的喝酒,還不時的拿出傢伙來筆劃個兩下的大漢,怎麼看都跟商人旅者沾不上邊,都只像是一群流氓罷了。

商團傭兵?冒險者工會換了集會地點?

不管真相如何,提瑪的猜想,就在她離他們四尺遠的岩石後方給遏止了。

一個灰藍色的身影,由與她相反的方向往這個團體前進。

他並沒有刻意隱藏自己,隨意的讓自己完全暴露在眾人的眼目中。

他從頭腳完全被斗大的灰藍色披風裹的緊緊的,一幅歷盡風霜的模樣。

隨著這位旅行者的出現,剛才還在高聲談笑的大漢們全都不約而同的閉上了嘴,打量這位不請自來的陌生客人。因為,這位旅行者的身上,所隱約發出的肅殺之氣,已深深坎入了眾人心裡。

「你是誰?」

其中較靠近他的一位大漢版著臉,拿著舉到一半的酒杯問道。但那名旅者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冷聲問道:

「你們是不是兩天前,攔下由希爾頓出發至斯羅克姆商團的盜賊團?」

盜賊團?

的確,仔細瞧瞧,這不下百人的團隊裡,各各不是高大雄壯、滿臉橫肉,就是看來尖眼猴塞、獐頭鼠目之一類的人物。而且每人都是夾槍帶棍。

一個不過三四輛馬車的小型商團,需要這麼多似武人之流當護衛嗎?光是他們喝的酒就夠商家虧了吧。

聽到旅行者的話,那個男子先是一楞,隨即站起來大笑道:

「喂喂喂,你們大家聽聽。這傢伙竟然問我們是不是盜賊團耶?」

隨即,哄堂大笑。

的確,別人通常看到三五盜賊不是逃跑就是先溜,更不用說這一大群了。要是弄個不好,自己連骨頭都會被啃光。而這一人竟敢作如此之問?不是楞子傻子就是想死。

笑聲漸緩,另一人站起來道:

「小子,你很有膽嘛。我們就是劫了希爾頓商團的庫坦盜賊團!怎麼樣,要是你把東西交出來,然後跪在地上磕三個響頭,我們就考慮讓你做小弟!」

又是一陣哄笑。但那人並無視於此,又問道:

「你們搶來的東西中…有沒有被符咒捆住的黑色金屬?」

那盜賊見旅行者無視於他,火了。大叫:「喂,我們搶了什麼東西關你屁事啊?還不快給爺們磕頭,不要命了?」

其他人也開始語出威嚇。

「哼,少跟這個白痴多說,把他一刀砍了算了!」

「說的對!我看這小子是活膩了,懶的呼吸!我們就幫他一把吧!」

叫罵聲此起彼落,甚至還有人已經把刀都給抽出來了,看的躲在岩石候的提瑪不禁為他捏了一把冷汗。要去幫他嗎?別開玩笑,對方可是整個盜賊團啊!就算她在傭兵團十個百人隊長裡,實力還可排到前三,但在毫無支援又那麼近的距離下以一敵百,她可能得付出極大的代價才做得到。

但是,她的自尊心與良心不允與自己就這樣一走了之。

還是先看看情況再說吧……


旅行者並沒有說話,更沒有跪下來磕頭。他只是靜靜的站著。

「媽的,你是耳朵聾了是不是?」

一個滿臉鬍渣的男子向是受不了似的,長刀一揮指向那名旅者的鼻尖。提瑪除了暗罵這旅行者白痴之外,也開始慢慢集起了魔法能量,打算在他的頭被砍下來之前攻擊盜賊,再抓旅者試著逃之夭夭。

但是,提瑪沒多久就會發現,她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那名男子面對一群窮凶惡及的盜賊,而且還被刀子指著,卻照樣面不改色,態若自如。

旅行者用跟剛才一樣非常平緩的聲音,淡淡說道:

「看來…就算跟你們這些鼠輩說再多也是沒用的。」

他自始至終沒有一句話是用來回應這些盜賊的。就連這句也不例外。那名把刀擺在他面前的盜賊一聽,大腦兩側立刻爆出了青筋,大喊一聲:「你找死!」大刀立刻往那名旅者的脖子揮砍而去。

磅啷!

就在提瑪就要衝出去將那排盜賊全都變成冰雕的那一瞬間,一陣響亮的金屬碎裂聲,讓提瑪在驚訝的同時本能的縮回了岩石後面。

因為那名旅行者就在下一秒,把不知什麼時候伸到胸前的右手掌張開,另一半長刀與剩下的鐵片,自他裹著漆黑金屬的怪異手套中落下。團圍在旅行者身邊的盜賊們,個個張大了嘴巴,盯著那鬍渣盜賊手裡上一秒還是長刀,現在已經化為一片片廢鐵的碎片直瞧!

雖然因那名旅者裹著披風,看不清楚他的臉,但眾人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自旅者臉上浮出的,那抹參著輕視,且冷酷至極的微笑。

兩個令人為之顫寒的字,由他笑容忽斂的嘴角中吐出:

「死吧。」

看到同伴的長刀被旅行者空手捏碎,眾人雖驚於他的力量,但依然掩不住心中的怒火,全都拔刀往旅行者砍去。

瞬間,兩把大刀深深砍進旅者的灰藍色披風。但就在這一刻,那些比那兩把大刀的主人稍慢的幾個盜賊,都睜大眼睛驚叫了起來。因為,那兩個搶先砍向旅行者的盜賊不但雙雙倒地,他們肩膀以上的部位也就是脖子的地方,起碼被扭轉了兩圈不止!臉上更是掛著一般死者所沒有的驚駭神情。

這下子,整個盜賊團都被驚醒了。雖然剛才早有大半的人已經注意到這一團夥伴的異樣,不過大都不當一回事,照樣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

現在眼看夥伴被殺,所有人都拔出了刀劍,準備給這個不知好歹的入侵者,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而旅行者則是早在扭斷他兩脖子時,就已甩開披風,脫離了攻擊他的第一波人潮。他的兩隻手,還依然保持著虎爪微彎的模樣。

但就在提瑪初次看到那人的臉龐時,不禁呆住了。

那人看起來頂多只有二十來歲。但他的眼神中,卻完全找不到一般二十來歲的年輕人該有的輕浮與挑釁。

那只是一對平淡、無情、充滿了肅殺之氣,不像人類的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