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幻魔風雲(3)誇口傭兵

「找的到嗎,克佛德?」
「不知道,我試試看。」
在用加速魔法衝出酒店後,四人鑽進了一個路邊的小巷口,其中的克佛德閉上眼,口中吐出一句:
「鷹瞰術!」
沒有聲音,沒有亮光,但在場的四人都可以感覺到由克佛德所發出的魔法波動。
顧名思義,鷹瞰術的功用就是可以讓施法者看到一定範圍內的一切事物。
半響,克佛德突然睜開眼睛,大喊一聲找到了便立刻轉身衝出小巷外。奧爾等人互望了一眼,也尾隨著衝了出去。
就這樣,四個以龜速聞名的魔法師,正以百米的速度向前奔馳,使得路過的人們驚嘆連連,而且看來非常顯眼。
「真是的,為什麼克佛德每次都這樣?把我的加速魔法練到連咒都不用唸了。」
聽到提瑪的抱怨,奧爾不禁微微一笑。加速是克佛德最善長的技兩之一。雖然並不是個困難的魔法,但要到達不需唸咒也能收放自如,卻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而且平常根本不會有人刻意去練加速的。眾人之所以能把加速練到這麼熟,完全是拜克佛德一找到目標就不顧一切衝出去之賜。
「呵呵…這也算是一種好處吧。」
「好處?算了吧,用這種跑法找到目標前自己就先累倒了。」
奧德聳肩。
幾分鐘後,四人越跑越感覺不對勁。因為自己身處的地方不但讓人覺得很偏僻,而且環顧四週,要是在這樣跑下去,附近將會連一點遮蔽物都沒有。而跟在後面的三人更是緊張,深怕這一跑就直接跑到目標前面去了。
但現在的克佛德只顧著跑,把奧爾等人遠遠的拋在後頭。要追上牠,不是三秒兩秒便可以辦到的。
想到這裡,希凱乾脆不耐煩的縱身一越,想先追過去一把抓住他。但在他的手就要碰到克佛德的那一瞬間,克佛德竟毫無預警的突然停下,與煞車不及的希凱撞個正著。
碰!
「嗚啊!你…你幹麼啊?」
克佛德摀著後腦對希凱慘叫。
「你才幹麻咧!突然停下來想害死人啊!」
「是你自己先撞過來的耶!」
「你們兩個夠了!」
乒乓兩聲,提瑪的法杖各自在他們兩頭上狠狠敲了一記。
這次輪到希凱慘叫:
「妳幹麻打哪人啊?」
「不想挨扁就給我站起乖乖閉嘴!」
說著提瑪又舉起了法杖。希凱和克佛德只好嘟著嘴拍拍屁股站了起來。
「哼…雪巫婆……。」
這是希凱的喃喃聲。
「妳有種再說一次!」
提瑪大叫。
接下來是一陣冰與火的大會戰。
奧爾已經司空見慣似的不想再搭理兩人,摀著耳朵直接問克佛德:
「怎樣,他在哪?」
克佛德搖頭:「不知道,我的確是追他追到了這附近,可是卻突然失去他的蹤影。我想對方大概已經發現我們在跟蹤他了吧。再加上這兒又太過偏僻,所以還是停下來慢慢找會比較安全。」
「是嗎…那就隱身起來慢慢找吧。要是跟丟了,我們跟其他夥伴可就沒的交代了。」
「你們不會沒的交代的。」
一聲不知從何發出的話音響起,阻止了奧爾要隱形的施法動作,也瞬間定格了和希凱打的火熱的提瑪,任由一顆火球從她右方擦身而過。
這裡表情最誇張的就屬克佛德了。要知道,這裡離目標消失的地方少說還有二三十尺遠。他之所以提前停下就是為了不被對方發現。可是他所追的目標竟反而出現在他們後面,怎能叫他不吃驚呢?
奧爾呼了口氣,道:
「既然你來了,那我們就把事情說清楚吧。」
沒錯。說出那句話的,就是那有著一頭銀髮,裹著灰藍披風的神秘旅客。
希凱瞧了提瑪呆若木雞的模樣,發出了不屑的鼻音道:
「哼,有什麼好說的?我們四個一起上,就不信搞不定他!」
奧爾急忙喝止:
「別鬧了,希凱。聽好,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連我們的談話都聽到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們是風炎聖火團派來的,為的是拿回前幾天被你殲滅的盜賊團所劫走的東西。只要你把那東西還給我們,我想我們不必大動干戈。」
奧 爾說道。事實上,他們任務的原案本是拿回被盜賊團劫走的東西。但因為第一個和委託者碰面的是提瑪,她為了保險起見,說出了在曠野看到有盜賊團被滅團的情 形,當委託者聽見旅者要的東西是「被符咒捆住的黑色金屬」時,立刻一口咬定那就是他運出的東西。於是任務很自然的由追蹤盜賊團,改為追蹤消滅他們的旅行者 了。
「是沒麼好說的,我只是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罷了。除此之外我一概沒取。」他說。
自己的東西?
在提瑪的腦中,委託者在到達出事現場時,並沒有被遍地的屍體駭著。反而急著鑽進了馬車裡東翻西找,直叫著不見了,最重要的東西不見了。
雖然委託者並沒有說明那是麼東西,但由「被符咒捆住的黑色金屬」這一項,提瑪已經可以猜出個大概。
可是,這可能嗎?
「不管那是誰的東西,你那種行為和強盜有何不同?拿回所有權的方式有很多,但並不包括用搶的。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把那樣東西還給他原本的主人!你還是交出來吧。四對一,你沒有勝算的。」
原本的主人?那不就是我嗎?
旅者冷哼一聲。
強盜。真要說的話,哪東西在他拿到之前就已被劫走。他還是殲滅盜賊的功臣呢。他拿了寶物,充其量不過是拾金而昧罷了。雖然他是主動去找盜賊的。
再者,如果消滅奪走它的人作為找回自己東西的手段叫做搶的話,那哪個委託者不就做了和他一樣的事了嗎?
差不過在自己去還是顧人去罷了。
但旅者現在根本懶的跟他辯論。更沒有真的把眾人說的「那東西」交出去。
他看出了,他們怕他。
要是他們真的有勝算的話早就殺上去了,哪還會跟他說那麼多廢話?
旅者並沒有牽動嘴角,但魔法師們還是從他眼中看見了輕視與嘲笑。
眾人頓時怒火中燒。
奧爾轉頭望向夥伴,大夥在眼神交會中互點了頭
咻。
四人加速魔法瞬間運起,立刻出現在旅者的四方將他團團圍住。環視一遍,提瑪剛才慌張的神態也鎮定了不少。
為什麼呢?
四人將自己圍住也許是出自於默契,但旅者可不認為默契還能拿來安慰人。
能使失去戰意者再重回戰場的--只有力量,只有計策。
他剛才用了傳訊術吧。
旅者心想。
魔法師互望的時間才不過幾秒,不可能有麼嚴密計劃。而基於上面理由,也不可能單單只是「圍住他」而已。
他們要做的,一定是某個有固定名稱的陣形招式--與魔法。
這些思考在數秒內結束,法師們不給旅者任何動作的機會,如浪濤般的魔法能量被法師們速速捲起,只聞奧爾高聲道:
「光明之神賽加斯啊,請您賜下封印黑暗的鎖鏈賜與我吧。光之鎖…」
碰。
奧爾並沒有再唸下去。提瑪等人奇怪的睜開眼睛,看到了他們幾乎無法至性的景象。
那被他們圍在中間,不知所措(在他們看來)的旅行者,竟在咒語只差一字就要完成之時,用他那屠盡盜團的驚人速度竄道奧爾面前一拳往他胸口狠狠桶去!
奧爾立刻往後倒飛。
沒了控制魔力的施法者,四人所聚集的光之魔力立刻如脫韁野馬般朝四面八方爆開。剩下的三人照樣被四散的魔法能量彈個老遠。
怎麼會呢?
光 之鎖鏈是用來鎖住個人行動的光之魔法。平常至少需要三個人以上來輸送能量,還要一個主導者來抑制能量並使其平均。以剛才的水準來說,奧爾的咒語唸的已經算 是非常簡略且快速了,而旅行者竟能在完成的前一刻,能量漲道最高點的時候一拳揮向主導者,這需要怎樣的瞬間判斷力與反應力啊!
「知道了吧,你們的小技兩對我是沒有用的。把任務駁回吧,我要說的就是這個。要是你們再糾纏不清的話,休怪我無情!」
撂下狠話後,旅者再次消失了蹤影。三人掙扎爬起,只有提瑪一馬當先的往奧爾衝去。
因為,盜賊們被旅者打到胸部凹陷吐血倒地的畫面,還清晰的烙在他的腦海裡。不過奧爾發出的,夾雜咳嗽的呻吟聲,讓她停下腳步並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隨著放心,滿腔疑惑立即由然升起。
他沒下殺手?為什麼?
他絕不是沒有能力。而當時在唸咒的奧爾也不可能出力抵擋。他可以連續殺上百人而面不改色,卻對一個無抵抗之力的法師手下留情?
儘管腦中還有千百的問題揮之不去的圍著提瑪繞,但現實的情形並不容她多想。在夥伴的催促下,他用冰將奧爾固定後,似都給克佛德用瞬間移動送回本部了。


「混帳!」
碰!一隻握拳的手與憤怒的話語,同時重重的砸在一章石質方桌上與提瑪的耳中。
「七個百人級長竟對付不了一個沒沒無聞的流浪漢,你們是怎麼辦事的啊?」
「這個…」
提瑪將他們在翠耀城發生的事,一五一時的向坐在石質方桌前,頭髮以有些般白,看來約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詳細報告著。
在世上,除了提瑪的父母外,唯一可以把她罵的狗血淋頭卻不會遭她當面回嘴的,只有這位風炎聖火團團長才有這個能耐。
團長聽完了提瑪的敘述,又道:
「所以你們直接落跑,放他隨意潛逃,是不是?」
聽了團長的話,提瑪的頭更低了。她吱嗚道:
「是…因為當時只剩四人,奧爾又身受重傷,所以……」
不等提瑪說完,團長擺擺手道:
「罷了罷了。聽好,我給你們兩個禮拜的時間,一定要把那東西給找回來,知道了嗎?」
「知道就好。妳去通知負責個據點的級長們好好注意他的行蹤。還有,叫沃爾來,我要他負責你們下一次的行動!」
「是。」
應了一聲後,提瑪離開團長室。
這一次的行動本是由奧爾負責。但因為奧爾肋骨斷了好幾根,還在醫務室裡躺著。所以團長砲轟的對象,自然就轉為處於第二負責人位子的提瑪了。
事實上,提瑪並不是一個干於受辱的人。不過有關捉拿旅行者之事,她自認自己實在沒理由去反駁。一個連站在獵物之前都會雙腳發抖的獵人又有麼好吹噓的呢?
令他比較不滿的就是叫沃爾負責一事。希里克˙沃爾是駐足在本部的千人隊長,總是擺著一幅自以為是的嘴臉,令提瑪等非常人討厭。
不過現在說這些有麼用呢?誰叫自己辦事不力把目標追丟了,害的剩下的夥伴得跟個討人厭的長官在一起工作。提瑪甚至已經可以想像沃爾那幅頤指氣使的嘴臉了。
算了,老想這些有什麼用呢?還是到傳送室那給各據點的級長發信息去吧。
就在提瑪到達傳送室門前,要推們進去之時,一聲活潑清脆的叫喚聲喚住了她。
「提瑪--提瑪姐!」
「小…小姐?請問有什麼事嗎?」
被稱為小姐的絲雷雅嘟嘴道:
「唉呦,不要叫我小姐了啦!奧爾叔叔他有沒有沒事啊?醫務室的阿姨好凶,我都不敢進去看叔叔說。奧爾叔叔還好吧?應該不會死對不對?」
提瑪微微一笑。
「放心吧,奧爾只是受了點傷而已,沒什麼關係的。反倒是妳,還好我們決定先把妳送回去,要是讓他看見妳,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下次決對不能再偷偷跟來了,知道嗎?」
「知道了!」
絲雷雅笑著高聲應道。
提瑪嘆了口氣。她一聽就知道,這個小妮子又沒把她的話放在眼裡。
沒辦法啦,無論如何下一次決不能再讓她跟去。提瑪才剛打訂主意,正在想預防辦法時,一個修長身影像他走去,一邊喊道:
「唉呀呀!這不是小雷雅和雪公主嗎?你們在這兒做什麼啊?」
「送信。」
看到那名身影,提瑪冷冷應了一聲便鑽進了傳送室。
絲雷雅看到他,竟也皺了眉頭跟著提瑪進去,可見那個身影有多討人厭了。
「唉呀,別那麼冷淡嘛~~」
那人在站在魔法儀器前,鎖定各個據點方位的提瑪耳邊不知羞恥道:
「要不要我幫你啊?唉呀呀…十個據點哪,要把訊息送到那麼多地方可麻煩啦。當然,我是不可能會法力不濟的。不過是同樣的信息發十次…真是叫人厭煩啊。聽說你前天被一個殺手嚇的連飛幾十里,這可不是什麼輕鬆事喔,還是讓我幫妳吧。」
看到儀器上浮出的半透明螢幕,顯示著風炎聖火除本部外十個分部的魔法座標,那個身影--希里克˙沃爾說道。
提瑪根本懶的理他,「團長找你」這四個字從她嘴裡吐出。
「團長找我啊?真的嗎?自從上次圍剿惡龍後我就再也沒碰到像樣的事件了。不知道至這次團長找我去是為了麼呢?」
又來了。自吹自雷的傢伙。
「咦?怎麼不理我啊?算了。來~~小雷雅,想不想看叔叔打壞人呢?」
絲雷雅眼睛為之一亮。
「沃爾!」
提瑪一急,大叫:
「你說的是什麼鬼話?他可是團長之女啊!要是出了什麼事……」
「有我在,不會有事的啦。小雷雅可是傭兵團的繼承人喔,不見見世面怎麼行呢?對不對呀,小雷雅?」
看絲雷雅如搗蒜般的點頭,提瑪知道,這一行,絕對不會有多平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