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幻魔風雲(5)盜獵亞塔-下

「不不要殺我。我知道了,我帶你去我帶你去……。」

城主的聲音在顫抖。

那人將他一把抓起,還反扭他的手在背後,一面用刀尖底著他脖子。

「帶路。」他道。

被那人緊緊控制住,城主絲毫不敢妄動。他略帶肥胖的步伐,帶那人避開所有警衛,走到庭院一旁一個類似地窖的地方。

「在在那下面。」

那人打量了一下地窖。這地方並不引人注目,大概是用來當作糧倉之類的地方。

他還是感覺不到波動。

難不成這次真的少到這種地步嗎?還是它的波動被特殊魔法封住?還是這傢伙騙他?

哼,就不信這傢伙有能耐欺騙自己。要是有個什麼萬一想宰了他或抓他做人質都是輕而易舉的事。

推了推城主,他道:

「你先下去。」

城主屈膝蹲下,用顫抖的手拿出掛在自己胸前的鑰匙串,挑出其中一隻打開了地窖的鎖。

地窖的鐵製門版下,出現了一條石鋪的樓梯與窄路。因為地窖的入口尚窄,像城主這種體型的人一進去幾乎將整個入口都塞滿了,那人也只好暫時鬆開他的手,單單用刀指著他。

可是就在城主的身影完全沒入地窖,那人也準備跟著進入其中時,城主的手竟快速敲了一下旁邊的石磚,地窖鐵們就像拉緊的橡皮筋突然放鬆一般,砰的一聲遽然關上,讓那人的手不得不立刻抽回以免被鐵門夾斷。

下一秒,如千百個鈴鐺同時奏起般,叮叮噹噹的聲響充滿了整個城主府。

那傢伙地窖裡竟然會有可作警鈴的聲音魔法!

那人這時已經可以看到城主府的燈光一個接一個的亮起。夾雜著鐵器沉重碰撞聲的腳步向他襲去。

他舉起手,凝聚力量向下奮力一揮!風之魔力立刻將鐵門往兩邊炸開。

他縱身鑽進地窖。

跑在地窖狹窄的通道,看著他跑到哪就自動發出淡黃白光的燈狀物,那人深覺這裡決不是普通的穀倉糧倉或為了亞塔特別建造的臨時藏寶庫。反而像工程浩大且特別建來收藏貴重物品的地方。

管他的,那死肥豬到底鑽哪去啦?

那人在心底暗暗咒罵。

豎耳聽著背後傳來的腳步聲,看來警衛已經追到裡面來了。真是一群沒大腦的傢伙。

憑感覺跑過一條又一條的分岔路,反正思考也是多餘的,大不了把這的石牆全炸了。

讚嘆著這迷宮的空間分佈,岔路不但多還會讓人覺得自己老在同一個地方打轉。那人對著小刀柄後的圓球一個施咒,圓球上的白色刻字就像備硬生生打碎般消失四散,黑色的刀立即化為液狀物,依附在他手套上的黑色金屬,並沒入其中。

他手套上的金屬變得更加柚黑、閃亮。

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的擅長可不是耍刀啊。

一個轉彎,他忽然覺得金屬碰撞的腳步聲瞬間與他拉近了距離。數個衛兵從他前方的轉角一湧而出。

那人是不知道那些衛兵清不清楚迷宮方向,但那些衛兵瞧見他,臉上立刻閃過一絲疑惑,又全部向他衝去。

可惜的是,這裡的空間十分窄小,通道擠的下兩人就該謝天謝地了,根本無法讓衛兵拿出最擅長的圍包。那個舉起劍打頭陣的,連揮都還沒揮下去就讓那人一步跨前一拳倒地。

見同伴被打倒,其他人怒吼一聲就想衝上去,但卻有種被拉住的感覺使他們停下了行動。

一看,想一湧而上的所有人都被相互卡死、擠在一團,根本就動彈不得。更別說什麼打倒敵人了。

那人就像是取笑警衛的愚昧一般抬起頭。他雙手一伸,手套上的不明文字發出淡淡白光,沾附在手套上的黑色金屬有如活物一般扭曲延伸,足足二十公分長有如虎爪般的刀狀物出現在那人的手背上。

就在這時,那人發現,整天站在太陽底下的士兵,他們的皮膚竟然可以變的比城主還白。





城主蹣跚的步伐踏進一個堆滿寶箱的房間。他所住房間後後的鐵門,靠在寶箱上呼呼的喘著氣。這裡是他堆放財產的房間。

開玩笑,亞塔可是我得來不易的寶物,要是呈到國王面前自己的官位肯定扶搖直上,怎麼可以輕易的把他讓給你。你就跟警衛們玩玩去吧。

城主想著,並暗自竊喜。

那個不知死活的入侵者,闖進這迷宮不被警衛殺死遲早也會待在這裡餓死!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無情的推翻了他的想法。

碰!

在他對面的,那扇巨大的鐵門突然飛出,重重在砸城主的正右方。

一個漆黑的碩長人影出現在他面前。

大概是因為已經被發現,所以他並沒有繼續隱藏他那在黑暗中太過明顯的長髮。那人的黑色頭巾早已不知去向,只見一頭銀色長髮隨意的灑落在他的背後、肩上。

他把他手中似乎是抓來帶路的士兵往牆上一摔,慢條斯理的踏至城主面前。

冷冷的瞪著因驚嚇過度而張大了嘴瞪著自己的城主,那人將他一把抓起,用那有如萬年不變了冷硬聲音道:

「以一個城主來說,你還算有趣。不過我想我已經告訴過你,要是你不把亞塔交出來的話,你失去的可就不止這些了。」

緩緩的,那人的爪緩緩刺入城主手臂,似乎是想用疼痛來威脅他屈服。

城主恐懼的看了一眼那人的武器,隨即睜大眼睛叫道:

「什麼?亞塔!你你有亞塔!那為什麼……

「這不關你的事!」

那人的耐性已被城主蒸發。他怒道,虎爪一舉刺穿了城主的手臂。

「你是說還是不說?」

利物穿過手臂的焣痛讓城主發出一聲慘叫。他直叫:

「啊啊啊不要殺我它在這,他在這啊!」

那人撇見的,是城主高舉的右手上所依附的金黃色手鐲。

仔細瞧瞧,那手鐲雖然雕的美輪美奐,但他的寬度卻直比一般冒險者帶的市售護手。而且以手鐲的寬度來說實在是太厚了一點。難不成亞塔被裝在這裡面?

那人抓著手環,魔法能量灌入。就如他所想的,手環金黃色的外殼硬聲碎裂,露出的則是一圈柚黑。

破解上面作為定型用的白色刻文,那被稱為『亞塔』的黑色物,就如那把小刀沒入那人手套上的金屬消失無蹤。

「你你竟然有亞塔,而且還那麼多!為什麼為什麼你還

城主握著被刺穿的手臂,用著不可思議的表情問到。

「我說過這不關你的事。而且我也不打算留下你的命好讓你拿來通緝我。」

「什麼!你

那人手一揮,又一道風柱往城主砸去,他的腦漿立刻灑了一地。

就在他轉身想走出這裡時,他聽見了陣陣急促的腳步聲,接下來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張張帶著頭盔,滿懷驚愕的臉。

那人暗嘆了一口氣。早知道就晚點再殺他了,這樣還可以把他當人質先離開這兒,省的麻煩。

但這並不表示他就怕了警衛。這種強迫一對一的地形再加上他們絲毫不值一提的鱉腳劍術,來幾百個都沒問題。

他一個躬身,朝警衛們撲去。





「什麼!」

這是提瑪一行人在到達耶西里市時,當地警衛給他們第一個消息所做的反應。

「是的。城主在昨夜死於自家宅邸,兇手殺害數十名警衛後逃逸。至於你們所說的人的特徵據倖存下來的警衛來說,他的確是銀髮紅眼睛沒錯。所以在調查有個眉目之前,我們都得封鎖城門,不許任何人進出。抱歉啦。關於他身上的東西在我們抓到他之後就能分曉了。他應該還潛伏在城裡才是。」

警衛說完後,轉身就要進入城門旁邊的小門。

「等一下!」

提瑪先一步喚住警衛,道:

「這關於那個人,我們知道他的長相也跟他交手過,我們可以協助你們調查。這樣行嗎?沃˙˙˙長?」

提瑪想到了沃爾的個性便在話尾又加上了一句。

「行,當然行。妳都有照我的話去做,提瑪。不知警衛先生你意下如何呢?」

照你的話做?誰照你的話去做啦!你有跟我說過什麼嗎?

不顧一臉莫名其妙的提瑪,沃爾走近警衛說道。

她身旁的隊友嘆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肩膀幫她克制怒火。

「這要問我的長官才行。」

「沒關係,我在這裡等你。」

警衛點點頭,轉身跑進小門。

「提瑪姐

就在提瑪正想衝上去找沃爾算帳時,絲雷雅拉拉她的長袍道:

「那個打傷奧爾叔叔的人士不是在裡面啊?他殺了很多人嗎?」

提瑪只能點頭。

「是啊所以妳一定要跟緊我們,知道嗎?」

「嗯!」

一會兒,城門開了。剛才那個守門警衛出來請他們進去裡面詳談。

警備總部位於城主府旁邊。提瑪等人被警備隊長請進一個較大,似乎是會議室的地方。

這次他們學乖了。不說話,一切讓沃爾解決。

就如眾人所想的一樣,沃爾在發現沒人有說話的意願時,開始亮出自己與眾人的名號,請警備隊長描述當時的情形。(這時候坐在提瑪旁邊的威斯特細念一聲『我贏了』,並從臭著一臉的拉德手上接過兩個硬幣。)

大概是為了風炎聖火團的位名吧,警備隊長毫無保留的,將昨晚發生的事詳細敘述著。

據警備隊長描述,他們在午夜近臨晨的時候聽見由城主府內傳出的警鈴聲。他自己帶了一些人手出動,只留下一些人留守。

當他們跑進城主府時,立刻往城主府警衛所聚集的地方趕去。

那時,城主府的警衛已經一批批的鑽進城主的地窖,一問之下才知道有人闖進了城主的倉庫,他們正準備進去逮捕。

因為城主的倉庫最出名的就是那的迷宮,只有城主本身或城主聘請的侍衛長之類的人才知道迷宮的構造,所以他們並沒有跟著下去,只是留在外面等他們把人抓出來再說。雖然那些人不太可能聽他的話去留入侵者的活口。

奇怪的是,當他們等了許久,出來的竟是一些渾身是血,慌慌張張的衛兵們。還不等他問,尾隨著那些劫後餘生的警衛出來的,是一個銀色頭髮的黑衣男子。

他所持有的,是爪子之類的武器。衣服上是看不太出來,可是他的頭髮很明顯的沾附著血滴。

他的第一個反應當然是想將他拿下。可是念頭一轉,不對啊!衝進地窖的警衛少說也有三四十名。可是除了剛才逃出來的那幾人之外,沒有在看到其他警衛的影子。

難不成……

那人並沒有對他們展開攻擊。他瞄了一眼警備隊長,而當時警備隊長只覺得一陣寒風穿過他的衣物、皮膚,直接掠過他的骨頭。

他發現他拿劍的手在顫抖。

那人往前走,一個翻身穿越圍牆,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而他們只能站著,好不容易才能從那人的眼睛所造成的恐懼中掙脫。

他招招手,拉了一個精神比較正常的警衛叫他隨著進入迷宮。可是他馬上發覺已經沒有再抓他當路標的必要了。

從入口至堆放財寶的地方,是一條用屍體所鋪成的血路。

警備隊員們忍著腥味,沿著屍體,不。應該說踩著屍體比較恰當。因為狹窄的路上連清出可讓人走路的地方都沒辦法。

而迷宮的終點,他們看到的是一箱箱的寶物,與城主慘不忍睹的屍體。他將這事通報後,城主旁的執事立刻發出了關閉城門的命令。並叫所有的警衛立刻搜索整個城鎮。

但最奇怪的是,經過他們的點算,城主被謀殺的地方滿滿的寶箱中,那的財物竟然分文未少。使他們完全無法猜出兇手的動機。

聽了隊長的敘述,提瑪也忘了沃爾,發自習慣的問道:

「什麼都沒少?那城主我是指城主他有沒有習慣戴像戒指之類的隨身飾物啊?」

隊長想了一下,正要回答時,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一個看來嚴肅,約五十上下的中年人進來道:

「這是怎麼回事,韓克?我記得我已經說過在逮捕到兇手前不要讓任何人進城的,而你還在這兒跟他們討論案情?」

韓克一驚,站起身道:

「這個執事大人。這幾位是風炎聖火傭兵團的級長們。他們似乎知道有關那個兇手的事情,所以

「風炎聖火團?」

執事先是吃驚了一下,隨即換了一幅恭敬的嘴臉。

風炎聖火雖然是個傭兵團,但好歹也掌握了斯泰達帝國三分之一的兵力,連國王都不太敢輕易得罪的團體。而在他們眼前又是特別以實力號稱的級長們,當然怠慢不得。

「原來如此。我是這裡的執事,夏洛˙梅德。關於緝抓兇手之事,不好意思竟還勞你們費心。」

「梅德執事您客氣了。因為殺害貴城主的兇手與我們要找的人相貌雷同,所以我們才想進一步確認並協助你們捉拿元兇。」

讓提瑪等人失望的是,沃爾面對這場面,倒也是輕輕鬆鬆,應對如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