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幻魔風雲(6)亞塔秘辛

算了,在怎麼說他好歹也是個級長,最起碼的實力還是有的。與其在這裡先被他氣死,還不如當作沒這回事。

警備隊長開口:

「這個他們剛剛才問到城主大人所遺失的隨身物,我想對於這個問題您可能比較清楚。」

梅德點頭,擺擺手叫隊長坐下,自己也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

「關於城主的隨身物,事實上,城主大人當時所戴的隨身飾物物只少了一樣。」

「哪一樣?」

「嗯那是城主前幾天才特別請人定做的。據我所知,似乎是個鍍金手鐲。」

「他什麼都沒拿,卻只拿了個鍍金手鐲?不是純金是鍍金?」希凱叫道。

梅德還是點頭。

「奇怪了他既然有時間摘手鐲,還不如直接把戒指扯下不是比較快嗎?就算他看不出那是鍍金,它的價值還不一定比戒指貴重咧。那個手鐲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不知我們可否先聽一下有關那名兇手的狀況。」

梅德並沒有回答提瑪的疑問,搶先問道。

「當然。提瑪,你對那名兇手比較熟悉,還是由你來說明好了。」沃爾道。

提瑪聳肩,並開始針對他所知道的部分詳加描述。

「事實上,我們當初所接到的任務內容本是搶回一樣東西,但當我們找到搶走那樣東西的盜賊團之時,那樣東西已經被一位銀髮男子奪走。嗯說起來你們可能難以相信,在那名男子搶走東西的同時,還連帶將強盜共計一百多名給屠殺殆盡。但令人不解的是,我們曾追他追至翠耀城,但他僅僅只是傷了我們一名同伴後逃逸。我們也曾清楚的看過那人的面貌。他很有可能與殺害貴城主的兇手是同一人。畢竟,銀髮紅眼的人並不多,甚至可說是前所未見。」

「妳說的沒錯。我想我們光根據這些特徵就足以對他發出通緝了。既然它可以單人連續殺害百名盜賊,我似乎也沒什麼判定警衛失職的理由。我們會盡力在短期間抓到那名兇手,當然,各位若有協助的意願,敝城將感激不盡。」

梅德起身說道。沃爾也起身擔保全力協助逮捕行動。看似就要結束的會議,突然插進提瑪有些突尤的喝止。

「請等一下。」

「妳還有什麼問題嗎?提瑪。」

「當然。我們是否忘記一件事了?為什麼他別的不拿,偏偏只拿了城主的手環呢?先不論價值。若他是為了脫逃所以才不拿太多財寶,戒指的體積可比手環小多了。他有沒有可能就是專門為此而來的呢?」

聽到提瑪將矛頭指向城主的手環,梅德楞了一下。他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很成功的將事情一語帶過。

希凱奇道:

「妳在說什麼啊,提瑪?他的動機有那麼重要嗎?」

「如果城主手鐲裡藏的東西和我們所要奪回的是同一種東西的話,我覺得很重要。」

梅德的臉變的鐵青。他揮手叫警備隊長先出去,道:

「妳想說什麼,提瑪小姐?」

提瑪看警備隊長已經把門關上,同伴也沒有誰露出反對的臉色,帶點質問的口氣說道:

「我並不是想說什麼。但如果執事大人不想說的話,那就由我先說好了。我們要找的東西是什麼,老實說我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的是,我們要找的那樣物品的特徵是『被符咒捆住的黑色金屬』。請問,世界上有哪一種金屬是黑色,又需要以符咒加以綑綁封印的呢?」

梅德睜大了眼,道:「亞亞塔?」

「沒錯。那個兇手所奪走的東西就是亞塔。當初那名兇手在被搶走的貨櫃中除了亞塔外什麼都沒拿,現在城主府的狀況野是一樣。這其中若說沒有析翹,我看應該沒人相信吧

聽見不該說的都被套出來了,梅德只得舉雙手投降:「夠了。我招、我招。呵想不到妳連這都想的出來,小姐妳別當庸兵了,改行當偵探好了。」

「我的隊友也這的說過我。」提瑪笑道。

「呃我可以請教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沃爾滿頭霧水的出來道。

「他的目標是亞塔,隊長。那個人因了不明原因在到處收集亞塔。看來這次我們想完成任務可難囉。」

「亞塔?你說的是在神秘金屬中排行第一的亞塔?」隊友中的威斯特首先叫了出來。

提瑪點頭。

「等一下,你們說什麼亞塔?那東西很有名嗎?」希凱舉手發問。

威斯特的嘴張的更大了。他拍拍發言者希凱的肩膀道:

「希希凱兄啊要是別人這麼問我我是不會太吃驚啦。可是、可是你是魔法師耶!身為魔法師你竟然不知道什麼是亞塔?」

希凱瞪了威斯特一眼道:「我就是不知道,不行嗎?」

威斯特一臉想死的表情。這時克佛德的手也舉起來道:

「這個亞塔我是聽過啦不過我也不太清楚那是什麼耶。」

………………………

提瑪嘆了一口氣,叫威斯特將亞塔的特性說一便給眾人聽。只見威斯特用一種很受不了的聲音道:

「你們啊亞塔金屬又稱魔法金屬。自從被發現以後,就一直在大陸七種神秘物質中排行首位。因為很奇怪的是,固體狀的亞塔無論你怎麼敲,怎麼打,都無法動他分毫。反而是敲打它的器具都快被它弄爛掉。甚至你把它丟進幾千度的高溫裡燒,別說熔化它了,想把它的溫度升高點都辦不到。

他很奇怪的一點就是,不管什麼屬性,亞塔只要碰到一定份量的魔法能量就會攤化成液狀。變成完全可塑的物質。現在亞塔的用途大都是拿來做武器或防具,但因為量實在是太少了,所以就連一點點亞塔,都足以賣到數十萬尼爾的天價。

他的定型方式只需一邊灌注魔力邊思考你要它化成的模樣,然後用附加特殊符咒的物品繫在亞塔上,要不然就是直接對部分亞塔下刻印。我們比較常用的則是屬於第一種。所以給亞塔定型,也可說是我們法師的老本行。而被請來給亞塔定型的法師大都擁有非常深厚的魔力。因為亞塔的封印只需再灌注更強的魔力就可加以破解。

順便一提,隱為亞塔實在太過珍貴,所以那種所謂亞塔製的武器防具頂多只是鍍上一層亞塔,要不然就是用亞塔做成鑲邊的刀刃罷了。」

威斯特說完,聽到這篇可稱的上演講的長篇大論,提瑪道人出自習慣的有種想給他拍手的衝動。

沃爾點點頭,說:

「真是不錯。你對亞塔了解的很透徹。提瑪,我還不知道原來妳這麼有推理的天份。雖然這事我早就想到了。我之所以沒說出來,是因為我覺得那個人是不是針對亞塔並不重要。」

「我覺得很重要。」提瑪一字一句硬聲道。

「你既然推的出來他針對的是亞塔,難道你從來沒想過嗎?不管是城主手環裡的亞塔,還是委託者要我們找回來的亞塔,它們十之八九都被弄成液狀混在一塊了!我們也很難擔保那人身上原本有沒有亞塔。

而且,我覺得那人不會沒能力破解亞塔的封印。要不然他不會連續兩次做出這種有可能丟掉性命的舉動。而如果他有能力解亞塔事情就大條了。因為他的魔力竟然超過出的起五萬尼爾聘金的希爾頓富商,與一城之主所重金請來的高級魔法師!而他又可以徒手殺害那麼多人。想想,大陸上有誰可以魔武雙修到這種程度的?」

聽了提瑪的話,眾人不禁一陣寒顫。

人類的生命與能力可是十分有限。足以魔武雙修的,只有那些壽命較長的非人種族了。

不可能是精靈。雖然那人是長的很帥沒錯,和集智慧(?)與美貌於一身的精靈形象符合。但他們同樣也是以和平與善良為稱號,不可能連續做出殺害那麼多人類的事情的。

龍族?修練千百年的龍會化為人型並不稀奇。但亞塔金屬和人類在牠們高傲的眼前都被視為廢物,牠們可是萬萬不會去幹這種無聊事的。

難不成

這時,在眾人的腦海裡,浮出了一個令全大陸聞風喪膽的種族名稱。

魔族。他是魔族。

這麼一來,好似所有事情都說的通了。牠們以人類為食,是既殘暴又噬血的種族。數量多時還曾經吃人屠村,連續殺害十人百人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可是,為什麼?牠們要亞塔做什麼?

拉德首先出聲:

「這不可能吧,魔族要那麼多亞塔幹嘛啊?況且那人除了瞳色稀有外,看起來跟平常人沒什麼不同啊!」

「關於這個問題,魔族想化身為人類也不是什麼困難事。以前不是也有魔族化身成人住在人類世界的案例嗎?牠大概只是還沒有找到改變瞳色的方法吧。好了,不管怎麼說,如果牠真的是魔族,我們想抓牠可是比登天還難。牠八成早在昨夜就已經溜出城外了吧,我記得魔族也會飛不是嗎?」

提瑪說道。

會議事的氣氛變得十分凝重。想到自己的對手是魔族,梅德執事開始慶幸只死了城主外加幾個警衛。那傢伙他沒來個屠府屠城就該謝天謝地了。

但這畢竟只是猜測,該做的再怎麼說還是得做。他沉思了一下,道:

「再怎麼說,我還是讓警備隊搜查幾天好了。城門也不必關了,但還是得詳加盤問。死了那麼多警衛我想是瞞不住了,但要是傳出殺害城主的是魔族,別說這城了,搞不好整個國家都陷入恐慌。畢竟自從幾十年前討伐魔族的隊伍歸來後,就一直有人擔心倖存的魔族會回來報復。」

「這樣應該會比較好吧。我們下一不該怎麼做,隊長?」

提瑪轉頭問。

「這個嘛小雷雅,這幾天我們都在開會,很無聊吧?」

不知怎麼的,沃爾先一步詢問了在一旁悶的發荒的絲雷雅。絲雷雅點頭。

說她喜歡跟在提瑪旁邊『學習』,其實還不如說她是來湊熱鬧、解解悶的。誰知道這幾天哥哥姊姊叔叔阿姨們,不是到處跑來跑去就是在開會,她無聊都快無聊死了。

沃爾嘻嘻笑著。

「小雷雅跟我出來可是要看好玩的事喔,怎麼可以就這樣空手而回呢?我們還是在找他個幾天吧,反正他是不是逃出城或是不是魔族都還不確定嘛。梅德執事,我們會在貴城搜查的時間給予全面協助的,但如果在一個禮拜內還找不出個結果的話,我們就真的愛莫能助了。那

「等等一下!」提瑪突然插話:

「我們要留在這裡幫他搜?還要搜一個禮拜?我們已經沒多少時間了啊!」

「是這樣的。梅德執事既然在城主謀害當晚就發布了閉關城門的命令,並到處派警衛去搜索,他是不可能跑的掉的。所以我們只要在所剩的一個禮拜內把他找出來就沒問題了。可是如果他跑掉了,也就是說他不在城裡了,那他十之八九就是魔族。就算不是魔族也不是我們所能敵的。這一個禮拜內他一定早就跑了,所以我們找也沒用了。」

提瑪等人的嘴巴張的老大。

不會吧,他剛剛是在做分析嗎?其實他並不是沒實力,只是真人不露像又愛現而已?

真人不露像又愛現?太矛盾了。他該不會真如他所說,只是想讓我們學著自己動腦罷了,先前都是裝的,謠言其實都是假的?

覺得還是說不通的眾人放棄了這個傷腦筋的猜測,摸摸鼻子執行命令去了。誰叫他說的真有幾分理?只是這次要是再找不到的話,風炎聖火的牌子八成要給他們砸囉。

沃爾看眾人都沒有反駁的意思,便對所有人道:

「好了,大家都沒問題吧?梅德執事,麻煩請你將搜索的計劃大略報告一下,我會在您的計劃中穿插人手。」

「當然、當然。真是太謝謝你了。」梅德應道。





「真是的,為什麼他們到處去找人,我們三個就得站在這站崗啊?」

被近午的烈日曬的有些心服氣躁的希凱坐出了第七十九次的抱怨。

而提瑪當然也就第七十九次的回應道:

「我是副隊長耶,我都沒抱怨了你在抱怨什麼啊!就跟你說過誰叫只有我們三個看過傢伙的樣子嘛!」

「媽的,沃爾那傢伙,等任務結束後我一定要他好看。」

「別抱怨了,那傢伙說的話也不是完全沒道理。」

「怎麼,反抗不成妳想投到他那兒去啊?」

「你說這是什麼話啊?我只是覺得那些流言有再確認的必要。說實在的,它除了性格上讓人受不了外,其他都是我們給他加上去的。漲樣一來不就變成了我們故意跟他作對嗎?」

「喂喂喂,你怎麼越說越離譜啦?那種人就是欠揍,還有什麼好說的?」

「你這傢伙,我就是要你停止那種小孩子的行為!」

「你說什麼!」

「兩位先生小姐行行好,我們都快被吵暈啦!」

聽到城門警衛推出來的『代表』的抱怨,提瑪和希凱只好互瞪了一眼,站到各自的位子去監視著出入城門的商人或旅客。

根據他們前兩天討論出來的結果,決定由三個級長和沃爾各自跟著一支巡邏隊找人(絲雷雅由沃爾帶著)。而唯一見過旅行者的提瑪、希凱、克佛德三人則是被派到城門口去站著,以防那人從城門偷溜出城。

但是這個任務對提瑪三人來說無非是一種酷刑。先論白天的太陽不說,光是站在城門口一整天就夠他們受的了。而且為了對和那人作直接衝突做好萬全準備,他們三人可是不能輪班,得一值從清早站到太陽下山,這可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的。更不用說他們還得這樣站一個禮拜。

「提提瑪

被太陽曬到快中暑的克佛德蹲在陰影處對提瑪發出呻吟:

「拜託妳弄個冰塊來吧,我快熱死了……

「弄小冰塊有點困難,不過要是你想變成冰柱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不過你難道就不能站來嗎?我們的臉都被妳丟光了!」

………

啪。提瑪的背後傳來頓物落地的聲響。只見希凱把他寬大的巫師長袍扔在地上,只穿一長褲外加無袖襯衫站在那搧風著。

「希凱,你……

「幹嘛,有問題嗎?這種鬼天氣套著長袍妳想笑死人啊。沒看到那些警衛穿什麼嗎?短袖,短袖的耶!」

「可可是……

提瑪正想辯解,克佛德立即搭道:

「就是說啊,別再固執了,提瑪。已經快到火之日份了,穿那樣反而比較奇怪。」

提瑪漲紅著臉,說出一句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話:

「你你們,要是能脫我早就脫了,幹麻還等到現在啊?」

「什麼?提瑪,你該不會……

「妳裡面該不會什麼都沒穿吧?難怪,我看你從早上到現在還都跟個沒事人一樣。」

克佛德卡在喉嚨的話由希凱代替說出。提瑪發出一聲怪叫。

「夠了,還叫!有人來了啦!」

不理會竊笑的兩人和不知所措的衛兵,提瑪自顧自的往前方要出城了人們迎去。





盤問的工作是交給警衛來做的。

這是一隊只有一輛車的旅行商人。裝載推車上的貨物用馬拉著,商人成員只有四人。一個是衣著較華麗的中年人,還有兩個普普通通,看來是兄弟的年親人。還有一個是包著土黃色披風,跟三人比較起來好像較無關係的人。

問了一下,這商隊是由他們父子三人經營的,後面那個則是昨天救了他兒子一命,新加入的人。

新加入的?帶著幾分疑惑幾分謹慎,提瑪提出了要看那人面貌的要求。

那人點點頭,將蓋著頭的披風微微上拉。
< !--[if !supportLineBreakNewLine]-->
< !--[endif]-->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