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幻魔風雲(8)獵人凱爾

入夜了。夜晚的繁星,給這座不知名的小森林添了幾分詭異。

在森林的某處,然著一個綻放著橘黃色光芒,很尋常的火堆。而升起這個火堆並坐在一旁的,是一個在常人眼中看來較不尋常的那一位。

那人再次理了理經過洗淨,已經變回燦銀的長髮,轉頭望了望被他掛在一旁那些濕漉漉的未乾衣物,又將眼光調回正前方。

隔著火堆,那人的前方躺著一位包著灰藍色披風的少女。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救她呢?他想。

她只是個偶然跟過來的倒楣鬼,不是嗎?

那我幹麻還要跳下水去救她,還把自己的披風給她當睡袋?

他搖搖頭,再次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裝備。他重新穿上付了亞塔的手套,一部份的亞塔已經拿去充當曬衣繩了,等會兒再拿下來弄回練甲的形狀好了。

絲雷雅發出呻吟。

她把注意力拉回絲雷雅身上。

對了,我是因為如果自己還在斯泰達帝國,有的團長之女在身邊會比較有利才救她的……

算了吧,別自欺欺人了。

絲雷雅睜開眼睛,第一眼就看見火堆另一頭,凝視自己的黑色身影,立刻嚇的瑟縮了一下。不過這似乎無法引起他的多大注意,那人連個『你醒啦』都不說就低下頭,繼續把玩著自己的手套。

絲雷雅緊張的望著四周,正想開口,卻突然驚覺自己披風下的身體怎麼涼颼颼的?一看,他立刻尖叫出聲來:

「我我的衣服呢?」

頭也不抬的,那人下巴一揮,絲雷雅轉頭看見跟一堆深色衣服掛在一起的,她那件淡黃色佯裝。

「你怎麼亂脫人家衣服啊!」

「難不成妳想穿著濕衣服睡覺嗎?」

就像是早已準備好回答一般,那人不及不徐立刻道。這下絲雷雅楞了。對啊,穿濕衣服可是會感冒的!但他還是不甘示弱道:

「那你不會先叫醒我嗎?」

「沒必要。」

「啊?」

「反正我在衣服乾之前也走不了,你睡著了我也省的麻煩。」

這是以一個綁票犯的觀點說的話--絲雷雅這麼想。

望著不語的那人,她道:

「喂這裡是哪裡啊?」

「不知道。」

咦?不知道?你不是用卷軸來的嗎?」

「那是失敗品,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會到哪。不然你以為我幹麻不一開始就用那玩意兒?」

那人還是用始終如一的平淡聲音道,但絲雷雅卻照樣能感覺到他語中透露的不滿與嘲笑。

她吐了吐舌頭,兩人沉默了許久。

雷雅靠著樹幹捲縮著,有意無意的看著他。

她還是沒有任何動作,就像在等待著什麼。不,搞不好真在等著什麼,比如說等衣服乾之類的

那人現在穿的是乾的黑色無袖布衫,看來是藏在行囊裡的換洗衣物吧。寬鬆的領口下好像還有著橫橫豎述的幾條疤,仔細一看,手臂上也有!看的心理有點毛毛的絲雷雅趕緊移開視線。

自己將來會怎樣呢?她抓自己要做什麼?應該是為了贖金吧……不管怎樣,自己短期內要想回家是不太可能了。因為就連綁架她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你真奇怪。」突尤的,那人道。

「咦?」

「我還以為你會大吵大鬧呢。妳難道沒想過妳可能回不了家了?」

抓抓頭,絲雷雅也對自己的冷靜感到奇怪。是啊回不了家啦!但是為什麼自己卻一點都不驚慌呢?

或者說就算能回家又怎樣呢

「我不太想回家。」絲雷雅道:

「我沒有媽媽。爸爸好忙,每次都不理我。提瑪姊他們被派到別的分部去了,好久才能見到一次。又沒有同年的人可以跟我說話每天還要上無聊的課煩都煩死了。而且既然你要綁架我,拿了錢應該就會讓我走吧?反正我對你來說也沒什麼用啊。對不對?」

那人楞了。綁架妳?喂喂,大小姐,妳搞錯了吧?

還不等他否認,絲雷雅又道:

「既然你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我們要一起走上很長一段時間了吧?我叫絲雷雅,你呢?」

那人又是一楞。這ㄚ頭,還會問綁自己的綁匪叫什麼名子?不想回家想到不知死活啦?

不過想想,那人沉默了。名字?是啊,自己的名字是什麼呢?我有我曾經有被賦予『名字』過嗎?

那些那些在他記憶深處的白色人影都是怎麼稱呼他的呢?

很辛苦的,他拼出了那個字:

Swo…Sword……

「索爾特?你叫索爾特啊!那我就叫你索爾叔吧。等等,你好像沒那麼老喔?那我就叫你索爾哥吧。你可以叫我絲雷雅或小雅都行,今年十七歲,請多多指教!」

「指教...?」

索爾特的臉上浮出難得一見的痴呆像。這他實在很好奇眼前這丫頭的神經到底粗倒什麼程度。普通人就算再怎麼沒戒心也不會說出像『指教』之類的話來吧?

絲雷雅大聲道:

「索爾哥,提瑪姊他們都說你殺了很多人,是真的嗎?奧爾叔也是你打傷的啊?為什麼呢?他們都說你是魔獸,都好討厭你呢!」

不知絲雷雅是不是因為熟悉了環境還是怎麼的,開始露出本性吱吱喳喳的直講。索爾特本來就非常討厭人家對他問東問西,用不難煩的語氣冷道:

「這不關妳的事吧。」

「怎麼會不關我的事?奧爾叔叔可是我的好朋友耶!他們都說你偷了東西,是什麼啊?很重要嗎?」

「吵死了,妳就不怕我殺了妳?」

索爾特兩眼一瞪吼了起來。沒想到絲雷雅不但沒閉嘴,還更加滔滔不絕:

「要是你想殺我,當初就不會救我了啊!而且我這個人質死了,你也拿不到錢了吧?奧爾叔說過,用即將要做的事來脅迫人通常只是試探性或恐嚇性,根本就不會實行。等等這也算是即將要做的事嗎?算了,反正我也聽不懂。不過你看來好像不是壞人吧?雖然看起來很凶。你在前幾天成裡做了什麼啊?提瑪姊們都不准我去城主府那裡ㄝ!他們回來時臉色都好蒼白喔。對了,你是怎麼讓眼睛變色的呀?你……

其實索爾特只要擺出當時砍警衛或盜 賊的那副狠樣,立刻就能把絲雷雅嚇的乖乖閉嘴。只是看她開朗的臉龐和一看到她就不知打那兒來的一股熟悉感,使的他下意識的怎麼也拉不下冷臉。而他剛才又好 死不死給絲雷雅瞧見剛才的痴呆相,更是蒂固了絲雷雅『他好像沒那麼壞』的想法,變得更加天不怕地不怕。

眼看自己的絕招對他沒用,索爾特乾脆兩眼一翻跳到背後的樹上『避難』去了。下面更是傳來了絲雷雅不滿的叫聲。

看來在擺脫掉這丫頭之前,自己大概別想再過清靜日子了吧索爾特想。





「索爾哥,我肚子餓了。」

……

「索爾哥,我肚子餓了啦!」

………

(青筋)我肚子餓肚子餓肚子餓肚子餓我肚子餓肚子餓肚子餓肚子餓我肚子餓肚子餓肚子餓肚子餓!!」

兩人漫無目的的走在這不知大小的樹林中,眼看叫了好幾次索爾特都沒得到回應的絲雷雅,氣的大聲重複叫嚷著。只是走在前面的索爾特就像是聾了一般,對於絲雷雅的抱怨完全充耳不聞。

「喂!有沒有東西吃你也回答一下啊!你是旅人,身上總有些乾糧什麼的吧?」

叫了半天,失去耐性的絲雷雅終於停止前進大聲叫罵。其實她也不是常發這種大小姐脾氣,但對於索爾特怎麼說都沒反應,像個木頭似的行為才是惹絲雷雅發飆的主要原因。

不過她這一吼算是白吼了,索爾特對於她的抗議照樣採三不理政策,頭也不回的前進。

發現瞪眼對他沒用的索爾特懶的再去威嚇,任由她叫著。反正她的死活又不干自己的事,只是疑惑她幹嘛花那麼多精力在講話上。至於絲雷雅愛走不走那更是她家的事了。

見索爾特不理,絲雷雅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藉此抗議。只要索爾特停下來,就算只是說個『你走不走』,她也有辦法再跟他吵起來。起碼還確定了他聽進了自己的話。但非常不巧的,索爾特當然懶的鳥她,自顧自的漸行漸遠。

『他只是嚇唬我的再等一會兒他就會回頭叫我了。再等一會兒……』抱持著這個想法,絲雷亞嘟著嘴賴在地上。可惜她猜錯了,一直到索爾特的背影越來越遠,甚至快要消失不見時,絲雷雅瞬間有一鼓恐懼湧上心頭。

他是真的不在乎自己。就連就連陌生人與陌生人之間那一點最起碼的關心都沒有。

不會吧,開什麼玩笑!要是就這被扔在森林還得了啊,一個少女獨自迷路在森林可不是鬧著玩的!

硬是吞下悶在胸膛的那一口氣,絲雷雅終於站起來,快步奔向索爾特。

「喂--!等等我啦!你這個啊---!」

絲雷雅本該罵出口的話被一聲尖叫所取代。

不知是不是發覺絲雷雅的異狀,索爾特總算停下腳步回頭張望。他與絲雷雅的中間,見多了一隻體型稍大的青色雄獅,正垂涎似的盯著絲雷雅直瞧。

索爾特挑眉。他才遠離個幾公尺啊,這麼快就有東西上勾了。看來下次直接把她綁在樹上好了。

不容遲疑的,索爾特右手一伸,純黑的亞塔短劍便出現在他的手中。

瞬間越過數公尺的距離,索爾特出現在雄獅的正上方正想往下一刺,雄獅卻一個側翻閃過,直朝索爾特撲來。

冷哼一聲,手中的短劍竟逐漸變的細長,立刻刺穿了煞車不及的雄獅的腦袋。

絲雷雅發出一聲讚嘆。

「生火吧。」

「咦?」

「妳不是想吃東西嗎?」

張大了嘴,以為他在嘲弄自己的絲雷雅總算了解他的意思,但還是忍不住道:

「什麼嘛!沒東西所以得抓動物來吃你好歹也說一聲啊,還讓我在那邊大吵大鬧!」

「妳不吵我怎麼把野獸引來?別說廢話了,去撿樹枝吧。」

「你

這下絲雷雅真的楞了。原來他要把自己當誘耳?低頭看了一下倒在腳邊的雄獅,看來好像不是普通的動物,應該是比較低等的魔獸吧這種智商不高壽命短的低等魔獸在十年前並沒有被列入討伐的名單。不過也是啦,這種魔獸數量只比一般動物少一點,要殺還真不知要殺道何年何月呢。

可是重點是這傢伙也太沒人性了吧?有些特定種類的魔獸有時會以聲音判斷獵物,在捕食的時候最喜歡靠近吵雜的地方,然後再隱身於某處判斷要不要抓。從一開始就吵個不停的絲雷雅當然會引起牠的注意,又加上她剛剛自己一個人坐在那裡,不成為下手的目標才怪!

滴咕著,絲雷雅一肚子氣的檢著柴火,索爾特開始解剖著獅子拿來烤肉。

吃著魔獸的肉,絲雷雅還真有點食不下嚥。不管自己有多餓都一樣。更何況那隻魔獸的屍體就血淋淋的攤在她旁邊,這真是……

不過索爾特就像是一點影響也沒有的靜靜吃著,魔獸會吃魔獸嗎?這是絲雷雅這時心理的疑問。

吃完烤肉的絲雷雅有些口渴,但索爾特的態度已經讓她不太想開口要求。算啦,等到忍無可忍的時候再說吧,他的身上好像也沒帶水壺嘛,應該很快就會去找的。

索爾特熄了火堆。

「咦?你不帶著牠嗎?」

絲雷雅指著地上的魔獸屍體道。

「怎麼帶?」

絲雷雅的下巴就這樣懸在半空中。對喔就算只割點肉帶著也會壞掉吧就在這時,兩人左邊的樹林傳來了樹木沙沙的搖擺羽像是腳步聲的聲響。

絲雷雅一驚,緊張的盯著樹林。但就在下幾秒出現在兩人面前的,竟是一個獵人裝扮的年輕男子,而且一出來就大叫道:

「啊~~果然是青藍魔獅~~!可惡,我可是追蹤追了一整天耶!竟然……喂,是你把牠殺掉的吧?」

男子指著索爾特大聲道。

「你要就給你吧。」

踩著火堆,這在確定火是否已經完全熄滅的索爾泰聯頭也不抬的道。男子驚叫了出來:

「什麼?你要給我?真的假的?」

「不要就算了,走了。」

招呼一下絲雷雅,索爾特繼續前進。但絲雷雅卻上來拉住所爾特一邊道:

「你等一下嘛!大哥哥,你知道出森林的路嗎?告訴我們好不好?」

索爾特停下。對啊,都忘了還可以找人引路。不過看那個獵人的個性八成和絲雷雅是同一類型的,要是連他也跟了上來那還得了?

還不等他說話,那個獵人立刻道:

「出森林啊?放心,就包在我身上吧。有了這頭大傢伙我也好交差了。你們是迷路了嗎?算了,我叫凱爾,要出森林只要往東走半天就到了,我們走吧。」

果然是同一類型的看來以後想清清耳根子可難囉……搖搖頭,索爾特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