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幻魔風雲(9)追逐行動

「你不是說走半天就到了嗎?」

「呃本來是這樣沒錯啦,我是指如果沒迷路的話……

「啊~~我走不動了啦。」

「哼,你們生火紮營吧,從現在開始我來帶路。」

看看已經接近傍晚的天色,索爾特不耐煩道,隨即鑽進樹林不見了影。

「哇哇,看不出這傢伙動作還真快。他要去哪啊?」望向索爾特消失的方向,語帶驚嘆的道。

絲雷雅聳肩。

「什麼他帶路,這傢伙該不會是想把我們扔在這吧?」

「不會啦,索爾哥不是叫我們生火嗎?我們就先在這兒等他吧。」絲雷雅道。凱爾聳聳肩,只好照作。

絲雷雅收樹枝並用魔法生了火(在讓凱爾的獅子皮與眾人的行囊差點燒光之後), 凱爾則是開始細心處理從青藍魔獅身上扒下來的皮。

因為路程比預期來的長了些,獅子本身已經讓大夥給扔了,只剩下一張皮帶著。據凱爾所說,青藍魔獅的皮在專門的市場上可是可以賣到三十金幣的天價。不過索爾特好像並沒有打起要回獅子的念頭。

不再想這麼多,絲雷雅百般無聊的拔著腳下的草,道:

「凱爾哥,這裡是哪裡啊?我是說這裡在大陸的哪個地方,越詳細越好喔。」

「大陸的哪個地方?哈,這裡是世界中央奧亞迪瑪大陸的東方,位於迦達泰利帝國西方右龍山脈的亞凱村旁的某座小山的樹林中。夠詳細了吧。」

本是針對絲雷雅那句越詳細越好而開的玩笑,卻讓絲雷雅的嘴巴張的比拳頭還大。

她沒聽錯吧,迦達泰利帝國?不是斯泰達?怪不得她覺得這人的口音有點奇怪,原來是根本來自不同國啊!

看見絲雷雅的反應有些奇怪,凱爾疑問道:

「怎麼啦,有必要那麼驚訝嗎?」

「呃凱爾哥,妳知不知道一個魔法卷軸最多可以飛多遠啊?」

一聽到自己不在斯泰達,絲雷雅急道。

「能飛多遠?我以前也問過相同的問題耶。不過我聽道具店老闆說過,只要定了位,不管你在哪裡魔法卷軸一定老老實實把你送到,它應該不是按多遠來計算的吧。」

「那那如果是沒定位的呢?」

「沒定位?那不就等於失敗品了嗎?沒人在賣這種東西啦。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種東西用了只會耗光你的魔力,更慘的是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去哪裡。」

「喔……

「妳那是什麼表情啊?該不會是在懷疑我這個小獵人哪裡懂這麼多吧?告訴妳,對於魔法這種東西我可是小有研究的唷,只是長大以後看獵人這職業比較帥氣點,所以我就轉行啦。所以雖然有些概念但完全不會用

彷彿沒聽到凱爾拍胸脯的保證,絲雷雅皺著眉頭想著。以法師的魔力來計算嗎?認為自己並沒有什麼地理概念,可是以魔力來計算的卷軸,不就幾乎等於飛行術了嗎?用飛行術穿越一個國家,有可能嗎?

「那那從斯泰達飛到這兒有沒有可能啊?」她又問。

「斯泰達?妳說北方的那個國家啊?應該不太可能吧。等等,妳不是魔法師嗎?這種事妳應該比我清楚才對啊。」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啊,索爾哥!」

聽見絲雷雅似乎是高興的叫嚷聲,凱爾正想回頭,卻立刻感到有什麼東西砸在他臉上。

「拿去烤吧。」

把自己剛獵到的兔子,看都不看的網凱爾那一扔的索爾特淡淡說道,便在一旁找了個位置隨意坐下。

「喂,不要連這種東西都拿來砸人好咦?這是」看見兩隻兔子的頭上各有一個小洞,凱爾坎住了,驚訝道:

「這是什麼傷啊?你的武器是錐子嗎?不可能吧。還是十字弓?

哼,不回答就算了。小雷雅,敢看看大哥剝皮嗎?」

看索爾特沒有回應,甚至還閉目養起神來了,凱爾不滿的一哼,招呼絲雷雅開始以熟練的動作處理起兔子來了。不到一會兒,他又想起什麼似的起立道:

「真是,差點忘了。來,把兔子拿著,別讓牠掉到沾到泥土,我去撿樹枝。」

說著,彷彿是刻意跟索爾特比速度似的,凱爾也咻的一聲消失於樹林中。見凱爾一遠離,她輕聲喚道:

「索爾哥、索爾哥?」

「嗯?」

「這裡這裡好像不是斯泰達耶,這裡是

「迦達泰利。」索爾特接口:「這種事,聽口音就知道了。」

「咦?你知道嘛。怎麼辦,這裡離斯泰達會不會很遠啊?」

「出森林後找人問問不就得了。」

「說的也是」絲雷雅聳聳肩不再說話。因為她知道,就算再說下去也得不到任何回答。

不久,凱爾手提了兩跟分岔的樹枝回來,將兔子用自備的鐵棒穿過,就這樣烤著,解決了眾人再森林裡的第一餐。




索爾特將雙手交岔在胸前,注視著躺在他前方正熟睡著的兩人。

現在是他守夜的時間,但他卻一點也不想替他們守到最後。他在獵食時竟發現了一條似乎是人為闢成的小徑,這可是擺脫他們的大好時機。既然知道這裡不是斯泰達,留著絲雷雅也沒什麼用處,還是早早拍拍屁股走人的好。

他以輕微的動作站起。

「你想去哪裡?」

才轉身踏出幾步,凱爾的聲音竟在索爾特耳邊響起。一回頭,他正冷冷的瞪著索爾特,眼人十分清醒,完全看不到一般剛睡醒之人特有的惺忪樣。

「到附近走走。」他隨口道。

「在這三更半夜而且又是你負責守夜的時候嗎?別開玩笑了,我們亞凱村獵人的耳朵可是很靈的。你剛才還靠過來確定我們睡了沒有,對不對?」

……。」

「也許我對你們來說是個半路殺出來的包袱,你想丟掉我我絕不會有意見。可是你連這個小妹妹都想扔在森林裡不管嗎?」

「她跟我沒有關係。」

「這不是有沒有關係的問題!她問過我,她問我一個魔法卷軸能飛幾里,還有這裡是不是斯泰達這些莫名其妙的問題。是你帶他來的吧,是你從斯泰達用魔法卷軸帶她來的對不對?」

被索爾特的冷言冷語氣得怒火中燒的凱爾忿忿站起低語道,心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人啊?要不是顧慮到一旁還有人在睡覺的話,他搞不好會氣得大吼出聲來。

而不知道凱爾在生什麼氣的索爾特照樣平靜道:

「是又怎樣?要不是她……

「我管你有什麼理由,只要是你造成的你就得對她負責!我是不知道你們倆人有什麼關係,但我知道,她很相信你。把這樣的女孩子隨意棄於異國的森林中,你還算個人嗎?把她送回去!」

負責?我要負什麼責?我眼睛差點瞎掉的帳還沒跟他叔叔阿姨算呢。

可是這真構的成把她丟在森林裡的理由嗎?

把她丟在這

索爾特突然發覺自己竟對這個行為感到深深厭惡。為什麼呢,她又不一定會死,就算死了也不關自己的事。

但他卻怎麼也不想讓自己這麼作。

「你真奇怪,跟她最沒關係的人應該是你吧,為什麼你要這麼大費周章替她話?」

「奇怪的人是你!普通人要是遇到這種事,不管誰都會這麼做的。」

「不管是誰?」

凱爾用力點頭。這種事,起碼在他們村裡是如此。

索爾特又陷入沉思。是嗎只要是人都會這麼作嗎?真是這樣嗎?可是為什麼自己好像打從心底否認這句話?

只要是人

「我帶她回去。」語畢,索爾特坐下。凱爾似乎是滿意的點點頭,也跟著坐下還一邊道:

「這還差不多。可是你們到底是怎麼來的啊?實驗失敗嗎?」

「睡你的吧。」不想搭理凱爾,索爾特冷聲道。

「什麼睡我的?喂,從沒看過有人像你這麼冷的,不怕娶不到老婆嗎?」

索爾特照樣話也不答的兩手交叉,恢復了原來的坐姿。就猜到它會這樣的凱爾哼了一聲左右瞧著,心想這傢伙是不是睡著了,只好搖搖頭靠在一旁的樹半躺著。





「還是沒有嗎?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喚走了前來報告的侍從,提瑪嘆了口氣,攤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

已經五天了,憑他們風炎聖火團的情報網來說,這麼久都沒一個人的消息,這種事還是有史以來頭一遭。而更令他感到奇怪的是,當她們把任務失敗的消息報告上去時,團長對於目標逃走的反應遠比自己女兒失蹤大的多。沃爾自然也沒因這事受到太多責罰。

不過還好,團長在收到耶西里市所提供的資料,知道自己追緝的目標竟連續殺害數十名訓練精良的警衛後,倒也真正領悟到那人的可怕。本來提瑪說他殺了百名盜賊時它還不太相信咧。所以提瑪等人只受到了減薪的處分。

這時,提瑪桌上一個爬滿不明紋路的隨圓形石頭竟震動了兩下,相於其中的紅色晶石射出一道淡紅的光束。一張染上紅色的大臉出現於那到紅光之中。

「奧爾!你沒事了嗎?」看見那張在熟悉不過的臉,提瑪不禁叫道。

「當然,在醫務室賴了那麼久真不好意思。你們這次行動真的是給沃爾帶隊嗎?總部那麼多人團長偏偏挑他?」光束中的奧爾說道,提瑪一臉無奈的點點頭。

「是他沒錯。不過最過分的還不是他,是那個強盜!」

「是嗎?關於他你們寫的報告團長給我看過了,他殺人不說,竟然連大小姐都抓走,這傢伙實在是越來越囂張了。」

「沒錯。我曾針對亞塔這點作過調查,可惜有關亞塔的情報不但稀少又十分機密,就連我國傳出發現亞塔的次數也不過寥寥幾件,實在不能當作一條線索。」回想自己在調查時碰了無數次的壁,提瑪除了搖頭還是搖頭。她實在想不透,為什麼區區一個無名男子竟會這麼難以捉摸。

「妳說的是。可是他要亞塔做什麼呢?為了錢嗎?但以他的身手大可去偷些更加值錢的寶物啊。還是想盜來自己用?這又更不可能了。憑他的身手根本不需要這麼多亞塔,而且將一把普通劍鍍上亞塔劍刃就能得到和整把純亞塔一樣的功效啊。他堅持收集亞塔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比起索爾特本身,索爾特的動機更叫這兩位百人長傷透了腦筋。提瑪沉思了一下接口:

「奧爾,你記不記得他曾說過,他只是拿回自己的東西罷了,你覺得呢?」

「自己的東西啊事實上亞塔被發現的歷史不過十年,除了有關它現有的知識外沒有人再研發出它的其他功能了。難不成亞塔這東西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在嗎?與魔族有關的秘密?」

「天知道。總之一切謎底都在那個人身上,抓不到他,說再多也是白搭。對了,你知不知道替城主幫亞塔定型的那些法師他們的功力如何?」

「我沒查過。怎麼了嗎?」

提瑪又翻了一下情報網的報告,說:

「這個嘛我們的情報組到現在都還沒消息,恐怕只有一個原因。」

「妳是說,那傢伙已經不在斯泰達境內了?不會吧?他的魔力有那麼強嗎?」奧爾失聲。耶西里市算是斯泰達一個較偏北的國家,西南方向最近的國境少說也有數千公里。若他真的用魔法飛過去的話,他的魔力絕對可以排進人類史上的前十名。

「我也很不想相信,不過這是最貼近的答案了。我們當初征討魔族,犧牲了千百名的魔法師來封印魔族的魔力才得以成功。他不但是魔族,而且一定是上級魔族,這是我們討論出的一致答案。」

奧爾點點頭。他不是笨蛋,一個二十幾歲的人竟輕鬆擁有大法師般的魔力,那他們這些一輩子都在苦練魔法的風炎聖火全體人員還不如去跳樓比較實在一點。

但如果真是這樣,事情決對比他們所有人想像的還要大條。他臉色凝重道:

「如果真是這樣,他將不再是風炎聖火團的問題而是全大陸的問題了。西南方啊那不就是迦達泰利了嗎?只可惜無論我們是進入調查,還是請他們協助調查似乎都不太可能。」

「就是說啊」提瑪嘆了口氣。迦達泰利與斯泰達的不合在全大陸可說是眾所皆知的。事實上,自從特落瑪之戰後迦達泰利與拉佛兩大強國雖放棄了以武力攻擊對方,但卻依然像個輸不起的小孩在鬧脾氣似的。無論內政、經濟什麼都有的拼,而且還有種非得拼個你死我活似的威勢。

而他們現在所爭的竟是誰的國土大,十年來併吞的小國不計其數,搞的全大陸分的分、合的合,算算除了他們兩國外,就只剩有兄弟幫之稱的斯泰達、克羅達,幾乎佔有全大陸二分之一海岸並以貿易海軍稱雄的蘇伊卡,和夾在兩國與蘇伊卡之間用每年進貢的方式自保的幾個小國家。

因兩強國與蘇伊卡中間隔了一幾個國 家而攻打不易,所以就自然而然的將矛頭轉向北方的兩個兄弟幫了。加達泰利的上頭是斯泰達,拉佛則是克羅達,兩國就像是在比誰先把自己的北方稱霸誰就贏似向 上侵略。雖然兩強國在侵略的同時也一直想拉攏蘇伊斯,讓蘇伊斯斷絕與斯泰達兩國的貿易。但蘇伊斯似乎明白當兩強國打下北方時下一個就是自己,便遲遲未給兩 強國明確答覆,以一個中立國的角色立足著。


斯泰達之所以能稱到現在,絕大部分 是因為與兄弟幫的互助與風沿聖火團的全力支持所致。這個本因是中立的民間傭兵團竟全力導向政府,使的迦達泰利的國王對此感到相當不滿。他們國內的血武兵團 可是全大陸排名第一的傭兵團,但血武團的團長可絲毫沒有給迦達泰利的皇帝打折扣的意思。

為此,迦達泰利更是下令禁止國內的商團僱用風炎聖火團的傭兵,使的傭兵這個可說是國際性的職業開始出現了隔閡。總之,若以風炎聖火的名頭去和迦達泰利溝通,怎麼想都不太可能成功。

「但我們總得試試啊。先不論任務,我們決不能將小姐棄之於不顧。天知道那傢伙會對她做出什麼事情來。」

「沒錯。對了,團長與國王的關係似乎還不錯,我們何不建議一下,讓他請國王考慮與迦達泰利的外交呢?」

「說的對,那人的身上有一堆亞塔,絕對能引起迦達泰利國王的興趣。更何況那傢伙一定也會開始收集迦達泰利的亞塔,咱們就撿個順便吧。」

達成了共識的兩人立即開始撰寫報告,準備送到團長面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