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幻魔風雲(10)本能驅使

「耶~~我終於回來囉~我的故像亞凱村!」

「亞凱村?這裡是坦貝爾城。」

一名村人冷冷的對一看見房舍,想都沒想的一股腦衝下山坡大叫的凱爾說道,並一副看見白痴的臉孔走掉了。凱爾定睛一看,這兒的規模的確比他所熟悉的家鄉來的大,一棟棟純樸的木造房屋也被看來堅冷的磚房給取代。
更慘的是,他的位置正是城市後方瀕臨山腳的一塊空地,在那兒來回巡邏的士兵與在空地嬉戲的孩童,都用著想同的眼光像他瞧去,讓他想當場找個地洞鑽下去。

「看來你又找錯了。」索爾特也跟著走下山坡,絲雷雅則是故意跟凱爾離的遠遠的,假裝不認識。

凱爾不服氣的冷哼一聲回答:「什麼嘛,至少我把你們帶出來啦。」

「是,又多花了三天。」

「喂,我早就跟你說過那條路早就廢掉不通了……喂,等等我啊!」

見索爾特不理睬他想拉著絲雷雅走 人,凱爾趕緊高呼一聲快步追上。在三天前,索爾特引著兩人到他找到的那條路時,凱爾硬是聲稱那條路是以前通往某個礦場的,早就廢棄多時了。又說那個礦場他 從小玩到大,附近的路他熟的不得了,一定能將他們帶下山。而他也的確下山了,只不過目的地跟三人所預料的不大相同就是了。

「不是下山了嗎?你還跟來幹什麼?」索爾特道。他的語氣雖然還是一模一樣,但不滿的意味卻明顯的滯留在他的赤紅雙眼內。看來他已經完全受夠了凱爾,恨不得早點把他一腳踢開。

凱爾一楞。在索爾特背後嚷著等等已經給他讓習慣了,仔細想想,他好像真的沒必要再跟下去了。

他尷尬的抓了抓頭:「啊對喔,那再見吧。」

「恩,凱爾哥再見!呃可是

絲雷雅揮揮手,隨即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見她加了個但書,凱爾又回頭問:

「咦?怎麼了嗎?」

「那張獅皮,你還是快點賣掉比較好喔。」

「賣掉?那太可惜了啦!我可是打算背回家好好炫耀的。妳為什麼這麼說啊?」

絲雷雅看看左右,又看了看凱爾背上的獅皮,小聲說:

「那個我很早就想說了。你那張獅皮好像臭掉了耶,好難聞喔。」

「難聞?哎呀,那是藥草的味道啦。我們家傳的防腐技術,絕對能讓這張獅皮過個兩次暗之日份都壞不了。」凱爾拍胸埔的說。絲雷雅一聽,睜大眼睛疑惑道:

「咦?凱爾哥你有做防腐啊?什麼時候做的?」

「哼哼當然是在咦?」凱爾楞了。一搬來說,他們若要將獵到的東西做防腐,都是因為要長途旅行怕東西壞掉所以一獵到就做的。但是這隻獅子是索爾特殺的,而他在索爾特的催促下匆匆割了獅皮就走人,那

想到這裡,凱爾一聲尖叫趕緊解下獅 皮,站在大街上就這麼檢視了起來。這一看,凱爾差點沒當場哭出來。一張好端端的獅皮竟然東禿一塊西缺一角,而且還發出陣陣刺鼻的異味。這下凱爾可確定這絕 對不是她家傳防腐劑的味道,這是腐敗的味道!路邊一些比較識貨的路人已經開始交頭接耳起來了。

「那不是藍獅的皮嗎?」

「怎麼會爛成這樣子啊?」

「那張皮一定是撿來的,能打敗魔獸的冒險者怎麼可能會那麼沒常識?」

「什麼撿來的?我追這傢伙追了多久你知不知道?」

人們的閒言閒語讓凱爾第二次有了挖洞的衝動。但就再聽見路人認定那張獅皮是撿來的之時,他也終於忍受不住而大聲嚷嚷著。可惜這具反駁也給輕而易舉的打了回去。

「是你殺的嗎?」

「呃要、要不是後面這傢伙多事,宰掉牠的一定是我!」

凱爾指著後大喊。

「去你的,騙誰啊?」

「一大早就遇見神經病,真衰。」

路人們罵了幾句就紛紛散開了。凱爾一楞,就算他這句話聽起來像是無謂的辯解,他們的反應也不太可能這麼惡劣吧?

他朝自己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絲雷雅一個人直挺挺的站在那兒,原本應該站在她身後的索爾特竟不見蹤影。見凱爾神情怪異,絲雷雅也跟著回頭一忘,咦的一聲叫了出來。他還在奇怪索爾特怎麼沒急著要他走咧。

左右張望了一下,確定不見索爾特的影子後,絲雷雅拉拉凱爾的衣服道:

「凱爾哥索爾哥不見了耶……

心裡早就對索爾特很不爽的凱爾此時終於發揮了他在村里的罵人本色:

「靠!那個渾蛋竟然給我落跑!妳知道嗎?妳那個什麼哥的實在有夠混帳,他在森林裡竟然還想丟下妳拍拍屁股走人呢!妳跟他到底是什麼關係啊?妳怎麼會交到這種爛人?這個死傢伙,要是在讓我看見他,我一定要

突然,凱爾說不下去了。一陣陰涼的寒氣由後方鑽入他的脊椎並且直達心臟,讓他整個人不禁狠打了個哆嗦。

索爾特的聲音傳出:

「要怎樣啊?」

「嗚啊!你這傢伙走路出點聲音行不行啊?對了,你才死到那兒啦?你剛才害我被當成白痴你知不知道?」

「他們只是說出事實罷了。」索爾特道。他直接穿過凱爾伸手就要帶走絲雷雅。絲雷雅知道索爾特是等著不耐煩了,便向凱爾揮揮手後轉身跟著索爾特走。

「吼~~你這傢伙真是呃啊啊啊!」凱爾一氣,一拳敲向索爾特的腦袋。但他怎麼也沒想到,就在自己的拳頭快要碰到所爾特之時,索爾特竟迅速的一個側身,瞬間反扭住凱爾的手向下一扯。毫無防備的凱爾當然只能被索爾特的力道拉的差點沒趴在地上,抓著八成已經脫臼的肩膀哀嚎。

感覺到索爾特突然停下腳步又聽見凱爾的叫聲,絲雷雅奇怪的轉過頭去立即尖叫了出來,快步跑向凱爾道:

「凱爾哥!你怎麼了!」

「你你玩真的?」

沒有回答絲雷雅,凱爾驚疑的吐出一句。他不是驚於索爾特竟能擋下他的拳並回及回擊,相反的,要是真打起架來,索爾特若躲不過那才真叫他稱奇呢。

他揮向索爾特的那拳,是專門給那些 老愛開他玩笑的夥伴幾乎沒有攻擊力的一拳。他難道感覺不出來嗎?不。他竟然能準確的抓住他的手,就表示他對於攻擊有一定的感應度,他不可能會不知道那一拳 對他一點殺傷力都沒有。像村里的那些人,若真要躲憑他剛才的速度打十個有十個都躲的掉。

但這並不是重點。令他駭到的是,在 他前面,拉斷他手臂的究竟是什麼人啊?他們三人好歹也在森林裡相處了三五天,雖說沒什麼深刻認識,但好歹也算不上是陌生人了,他竟然會對相處好幾天的夥伴 下此重手?他不明白,起碼他知道他絕對不會如此。就算夥伴真的突然攻擊自己他也不至於悶不坑聲的立刻反擊啊,起碼還會問問原因嘛。為什麼?

可能性有兩個。

要不是索爾特真的對他厭煩到極點,這個玩笑讓他終於忍不住想教訓自己一下的話,

那就是索爾特從頭到尾都用警戒的眼光看他,他對自己的感覺永遠都是一個生人,一個不知道何時會害他,攻擊他的陌生人。而他絕不認為他這幾天的表現足以讓他有這種體會。

天啊,現在的他還比較希望成立的是 第一個理由。不信任。這是非常刻意的一種不信任。是那種非我者皆敵的,相當可悲的一種性格。他小時後就碰過這樣的人,當時的他還真不知道這種人是怎麼活下 來的,沒有任何人或狀況能讓他感到放心,這光想就令他覺得恐怖萬分。雖然他也知道自己也不是什麼直得人家信任的人。

但凱爾並不知道,索爾特此舉並不是 出自信與不信,或者說他根本沒有這類問題。他腦中有的只是完全理性及精確的邏輯思考而已,他所謂的信任只停留在『要不要相信這人所說的話』那個階段,若沒 線索給他思考就只好二選一看運氣,而答案通常都是肯定的。所以以某個角度來說索爾特搞不好比絲雷雅還好騙。

他之所以攻擊凱爾,完全只是出於他天生的本能。或者說,他被刻意賦予的本能。他會對所有向他攻擊的事物反擊,不管對方是何種動機。

沒錯,只是本能。

「凱爾哥,有沒有怎樣?是你嗎?你為什麼要傷他?」絲雷雅驚疑的對索爾特大吼。他沒有任何回應,淡應一句「走了」,便轉過身。

「喂,等等,為什麼……

「算了,絲雷雅。這種人跟他說再多也沒用。」凱爾掙扎著站起。

「跟他走吧,我沒事的。再見。」說完,他也轉過身從反方向離開。見兩人離自己越來越遠,絲雷雅慌了。就這樣嗎?不對,結果不該是這樣的!她很喜歡凱爾哥,雖然認識的時間不太長,但起碼離別的時候要笑著揮揮手到別,這樣兩人不歡而散算什麼?

是不是凱爾的傷是不是所爾特弄的?為什麼?凱爾一句話也不說,為什麼?

「等等一下!你們……」她的語氣因焦急而結吧。沒有人裡她。

一邊是有點蹣跚的凱爾,一邊是憑經驗來說決不輕易回頭的索爾特,她覺得自己不該讓事情就這麼結束。

再次張望兩人,絲雷雅又對索爾特大吼:

「你你要是不帶他去神殿找祭司我就不跟你走!」

「隨妳的便。」索爾特回答的非常乾脆。絲雷雅見拖不住他又想再喊些什麼,凱爾的聲音傳出:

「你答應我要帶他回去。」

絲雷雅回頭,凱爾已經停止離去的動作望向索爾特。

他的話成功讓索爾特停下腳步。

「我是答應過,但本人若不願意我也沒必要強求。」

「我可沒要求你詢問本人意見。」

「這麼需要我?你連找神殿都要人陪?」

「媽的,我的意思是要你就算用拖的也要把這丫頭拖回斯泰達!」

這下凱爾是真的發火了。他轉身指著絲雷雅大吼。這下他才發現,他們的周圍又圍了一大群人。本來嘛,兩個男人隔著一大段距離講話當然算不上正常。

但他已經沒心情去覺得丟臉。他現在只是忿忿瞪著索爾特等待回答。

發覺索爾特很可能只是在想該怎麼拖他回家,絲雷雅急道:

「等等一下!你要拖我回去是不可能的喔!我會我會尖叫,還會逃跑。而且這裡人很多,我到處都可以求救。還還有……

「等等,妳別鬧了!還不快點跟他回去?」

「不要!這明明就是索爾哥不對嘛!」

「這不是對不對的問題!妳

不等凱爾說完,發覺索爾特正向他們走近的絲雷雅趕緊躲到凱爾後面,作出一個隨時都要跑掉的姿勢。

「人啊把阻礙的人全殺掉不就好了。」絲雷雅一楞。索爾特說這句話時,眼中完全沒有焦距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出,卻讓絲雷雅想起一件事。

對啊他可是提瑪姐口中的殺人魔。雖然不曾親眼看過,但她對奧爾當初被推進醫務室的慘狀,可是記憶猶新清楚的很。他絕對做得到。

不過幸好絲雷雅臉色發青的時間只有一秒。因為就在這一秒,索爾特的鋒頭變了。

「不過好像很麻煩的樣子又如容易被追緝。真的很麻煩。」

他來到凱爾面前,丟了一包東西給如臨大敵的絲雷雅道:

「右邊街角有服飾店,去挑一件。妳那標誌太顯眼了。」

絲雷雅又一楞,隨即意識到自己胸前可是繡著風言聖火團徽。在等於是敵國的迦達泰利頂著風炎聖火的標誌亂跑的確不是什麼好事。

「喔那你……

「我帶他去神殿。」不給絲雷雅任何接口的機會,索爾特推著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凱爾離開了。




神殿通常建在市郊或山腳上,要不然就是大的非常顯眼。坦貝爾城的情況則是後者。

「喂,沒想到你人還不錯嘛。」脫離狀況後,凱爾又死性不改的開始找索爾特哈拉。反正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壞脾氣的人。

「指什麼?」

「原來你是去找服裝店去啦,真會利用時間。」

「碰巧看到。」

「你還嘴硬。不過你好像真的不會開玩笑耶,什麼把阻礙的人殺掉,一點都不好笑。」

「我沒在說笑,神殿到了,你自己進去吧。」

「啊?你說什麼?喂--」

將凱爾推進神殿外圍的庭院,索爾特頭也不回的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