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幻魔風雲(11)綁架

「國王殿下,西達克拉求見。」

「讓他進來。」

國王--涅卡˙斯泰達道,侍從立刻退出國王平時休息與辦公最常待的御書房。再次推門進來的,正是風炎聖火團的團長--克羅亞˙西達克拉。

涅卡擺擺手,示意他坐下。

「好了,有什麼要求就直說吧。」也不見什麼關場話,涅卡明挑。看來這個團長自持擁有斯泰達三分之一的兵力,就經常要求涅卡些什麼。克羅亞嘻嘻笑了。

「您別這麼說嘛,在下所求的一切都是為了更加鞏固斯泰達啊。」

「得了吧,還不快說。」

「是。不知殿下是否知道國內出現了一名疑似魔族的男子?」

「你是說謀殺耶西里市市長與坐下警衛的那名兇手嗎?我正在看他的資料。」

涅卡沒好氣的拿起桌上的一疊資料又重重放下。迦達泰利的問題早已叫他傷透腦筋,現在又出現了一名隨時可能造成民心極大恐慌的人物,怎能叫他不煩心呢?

西達克拉點點頭。

「根據在下團員日前的回報,那人似乎已經不在斯泰達境內了。而且很有可能已經跑到南方的迦達泰利去。」

「是嗎」國王長嘆一口氣。風炎聖火團的情報能力祂是從來不會去懷疑的。

「看來是追不回來了。你可知道我們和迦達泰力是什麼關係?要他們協助緝兇根本不可能。雖然這樣對耶西里市的是民有些不好交代,但就這麼將一個窮凶惡極的惡魔送去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萬萬不可,殿下。」

克羅亞斬鐵截釘的說。

被克羅亞強硬的口氣弄得有些吃驚的涅卡微微一愣,道:

「此話怎講?」

「根據我們的調查,那名疑似魔族的男子身上懷有大量的極稀有之物--亞塔。」

「亞塔?你說魔法金屬亞塔?」涅卡 就像是要從座位上跳起來一般叫道。畢竟是個王,知識自然不會差到那裡去。劍士若是有了一把亞塔劍在手,百分之九十的敵人都會主動認輸。因為他們知道,在亞 塔面前自己的劍啊盾啊盔甲什麼的,有跟沒有都一樣。而亞塔的鍍邊劍,斯泰達境內只有三把。其中一把就配在自己的腰上。

要注意,是『鍍邊』的亞塔,不是整把亞塔。就連國王的劍也不例外。

克羅亞續道:「是的。而那傢伙之所 以屠殺盜賊,與殺害耶西里市市長也是因這個緣故。現在雖還不知他為何要這麼做,但根據我們的統計,他身上所藏的亞塔要做出十數把鍍邊雅塔劍絕非難事。我們 只要告訴迦達泰利在我們這裡犯下重大案件的高等魔族跑到他們那兒去,我想到時候迦達泰利別說讓我們查了,根本恨不得我們早點把他找出來呢。」

「說的也是。迦達泰利和拉佛都是十年前討伐魔族的主要國家,要是出現了魔族不造成大恐慌才怪。雖然這樣就不能藉此使迦達泰利內部動亂,但相較之下亞塔更是重要。而且隨便發出迦達泰利有魔族的消息恐怕不只迦達泰利,就連全大陸都會陷入恐慌之中。這玩笑我們可開不起啊。不過他們會有那麼容易就相信我們嗎?」

「沒問題的,我們只要在他們在某處放出有亞塔的消息,就可以好好欣賞他們警衛被屠殺,慌慌張張跑來尋求我們協助的模樣了。」

克羅亞的主意似乎讓涅卡相當高興。但他思索了一會兒還是道:

「關於他你就這麼肯定嗎?要是他被迦達泰利逮到,可是等於將一堆亞塔雙手奉上啊。而且他們要是執意不肯讓我們插手呢?」

「您不必擔心,在下自有方法將那人身上的亞塔帶回來獻給殿下。」

見克羅亞講的那麼肯定,涅卡點點頭,將出使迦達太利的事交給他處理。心中卻在盤算著,要是克羅亞失敗了,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除掉克羅亞,將風炎聖火團納為己有。但是,涅卡並不知道,此時克羅亞心中所想的遠遠超乎他的盤算。

終於出現了『神』所應與的『那個人』。他可是『神』給他的,絕對不會被迦達泰利那些凡人給抓住。沒人能威脅的了『神』的產物!

但是他不一樣。那個產物注定要聽另於他,他是被造來幫他收集亞塔的存在。只要等他收完亞塔,達成與神的約定後,要統治整個大陸都不成問題。他之所以設法擠下前任團長,努力滲透王權就是為了這一刻!

涅卡˙斯泰達啊,準備成為我和祂們一樣成為神之前的第一個祭品吧!

克羅亞的眼中閃爍著精光,暗暗的想。






「挑好了嗎?」

「等一下啦!你看,這件好漂亮啊!」

「你想穿這種東西在森林裡走嗎?」

「啊~~什麼叫做這種東西啊?我一直好想要一件這種洋裝喔。好啦好啦,我知道,要買方便行動的,對吧?那樣好像也很不錯耶,我一直好想穿穿看那種輕便的衣服喔,我看過一些冒險者大姊姊的裝扮,簡直帥呆了!欸欸、怎麼樣,我穿起來好看嗎?還有這個,你覺得配哪一個比較好啊?還有還有……

看著絲雷雅捧著一堆衣服嘰哩呱啦講 個不停,索爾特心中煩到不能再煩。不過就是衣服嘛,隨便拿兩件能穿的不就行了嗎?配件配什麼東西還不都一樣,又不是什麼增強能力的道具。他實在不了解絲雷 雅除了衣服外,還逛了一堆披肩帽子等等在他眼中沒半點用途的東西是要幹嘛?好看又是什麼東西?能吃嗎?

其實索爾特也是閒閒沒事,反正下個目標還沒決定,要他陪絲雷雅挑個十天半月都不成問題。但最讓他受不了的就是絲雷雅那張嘴。自己挑就行了嘛,幹嘛還在那邊吵東吵西的?所以他乾脆就跟森林裡一樣來個三不理,假裝在看其他東西。

而服裝店的主人則是面帶笑容陪著絲雷雅一排一排的挑,不過絲雷雅並不怎麼理她,反而不停吵著似乎相當專注看著擺設的索爾特。這就是令絲雷雅最嘔的地方。騙誰啊!這半邊擺的都是女裝啊!

不過就算絲雷雅快把半個店面給翻過來(這也在絲雷雅的計劃內,為的是要索爾特出聲制止),老闆還是沒一點制止她的意思,眼光還不時漂向在索爾特手中那在他進店時,絲雷雅就交給他的那一袋錢幣。聽那沉壂墊聲音和錢袋大小,裡面少說也有個幾十萬。

其實那袋錢是索爾特有意無意存下來 的,裡面什麼國家的貨幣都有。通常他在到某一國之前都會先把那一國的前分出來放,把其他國的再倒回去。他很懶的分類,只是有時太重會乾脆扔掉一些。在他心 中,要拿到這些原盤形亮金晶晶的東西實在很容易,只要宰掉一些怪獸把頭拿回去就會有人給他奉上,然後在城市裡想吃飯睡覺或有想要的東西時再拿出來。錢對他 的用處僅只如此。

他是被扒過幾次,不過他並不想要回來或制止。一是因為他的錢通常不只那一袋,二是他帶那麼多在旅行時很重,全丟了又有些可惜,很難說什麼時候會突然要用,被拿走還是幫了他一個忙呢。至於被拿走的是哪一國的,就要看那小偷的運氣了。

「我二十分鐘後會回來,要是還沒挑好就我來幫妳挑。」

為了逃離絲雷雅的吵鬧,索爾特下了限時令。反正他得先打聽一下這裡的情報,今天往上得住在這兒了。所以要先找到住的地方並把錢分好。

見索爾特一說完就頭也不回的消失在店內,連給她抱怨的機會都沒有,絲雷雅氣的朝他吐了吐舌頭,只得開始認真的找她的衣服。她可不想等索爾特回來給他挑。她知道,索爾特的審美觀鐵定好不到那兒去,搞不好還會故意給她選一些難看的要死的衣服咧!





定好了房,將錢分好的索爾特本想留 在酒店裡混時間,卻又突然想到了什麼便往武器店走去。他看過絲雷雅的魔法水準,除了威力部份還算可以外,其操控力還真不是普通的爛,為了以防萬一還是給她 一些基本的防身武器好了。他是不可能拿亞塔給絲雷雅玩的,只好另外給她買。不過為了以防她又挑個老半天,他決定自己去賣還好一些。反正迦達泰利的貨幣他還 多的是。

「歡迎光臨,請慢慢看。」

他挑了一間比較小,商品和魔法比較有關武器店。再怎麼說絲雷雅也是法師出身,不可能拿她一把長劍給她亂揮吧,沒被壓死就該萬幸了。不過他除了亞塔外實在對刀劍等武器沒太大概念,乾脆直接問老闆,進而說了些如果絲雷雅在場一定會昏倒,也篤定了一旁某雙飽含企圖的眼睛的對話。

「有沒有適合給女孩子的武器?」

「給女孩子的武器啊?那位小姐是冒險家嗎?一般來說很少有人給女孩子送武器吧?」

見索爾特說要給女孩子買武器,老闆眼睛一亮開始跟索爾特哈拉了起來。

「不算是。我們要旅行,得給她買些東西防身。」

「是嗎?那那位小姐大概幾歲,有沒有什麼武藝啊?」

六七吧。會一點魔法。」

老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開始在一旁的或架上邊打量邊說:

「十幾歲啊這裡有一些輕巧的短劍,看看,很漂亮吧?最適合送給你的女朋友啦。不過年輕人啊,做事不要太過衝動,外面的世界可是很危險的喔,就算你對自己的力量有信心,但那位小姐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可就不好了不是嗎?」

老闆見索爾特說要跟個十七八歲的女 孩子旅行,還以為是小倆口要私奔,男方特地來幫女朋友挑防身用具咧。本來嘛,哪有習武的人會叫別人幫他買武器啊?看這男子頂多二十出頭,女的十六七歲又只 會點魔法,不可能是因什麼公事跑去旅行。而且學魔法在迦達泰利可是有錢人,或專門用某些魔法維生的人的專利,八成是這小夥子要和哪個富家女相戀被家人反 對,所以才密謀私奔吧。

聽不出老闆話中的意思,以為是老闆認為女孩子旅行太危險,便邊看著老闆給他的武器隨口答道:

「我會保護她。」

當然,要是不保護她讓絲雷雅給野獸吃了,怎麼讓她回斯泰達啊?不過索爾特這一句等於是肯定了老闆話中絲雷雅是他女朋友的意思,一旁那一直注意著索爾特的眼睛一聽到這句話,便無聲無息的消失了。索爾特則是完全不知自己幹了什麼好事,繼續和老闆討論著武器。






二十分鐘後,索爾特一邊奇怪著老闆看他的眼神,一邊因為自己有些遲了而加緊腳步,一進服裝店大門就道:

「選好了嗎?」

「啊啊,客人,您剛才帶來的小姐已經被接走囉。」

見索爾特進來,服裝店老闆立刻出來道。

「被接走了?」

「是啊是啊,那女孩的父親有急事所以派人來接她,還留了封信給您呢。」

老闆笑嘻嘻的將信奉上,但索爾特並沒有如他所想心急如焚的打開來看,反而盯著自己,眼神轉為冷硬。

「你說她父親派人來接她?來接他的人是這麼說的嗎?」

「呃是啊,她父親的人就這麼帶她回家啦。您要不要先把信看啦?」

聽到這句話,索爾特眼中閃過一絲怒氣,也不管店裡有沒有其他客人在,一揮手握住老闆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她爸爸派人來接她?騙誰啊!這裡可是迦達泰利,哪來他父親的人啊!

「說,她人在那兒?」

見索爾特冰冷的眼神與充滿威脅性的 話語,老闆整個人傻了。他完全沒想到這個被一個少女吃的死死的年輕人竟有如此氣勢。他本來看索爾特不搭不理的逗著絲雷雅,又看絲雷雅一聲聲索爾哥叫的那麼 親熱,完全是一對小情侶的模樣,在派了同伴跟蹤後發現確實如此,才和另外幾個同伴稱絲雷雅不注意將她綁走。為什麼他會知道?

但他卻完全沒想到,兩個被禁止交往到要私奔的情侶,有可能光天化日之下跑出來買衣服嗎?

「我我不是說了嗎?她被他父親的……

「別˙˙˙˙謊。」

索爾特一字一句低聲念著,手中的力道更加緊了幾分。強大的殺氣,與足以令人為之凍結的冰冷氣息從索爾特身上飄出。一個小小的服裝店老闆那曾受過這等威脅?索爾特這一問立刻讓他驚叫一聲昏了過去。

索爾特冷哼一聲,將老闆往旁邊一扔便拿起信看了起來。上面寫的是一些叫他明天帶三十萬利特(迦達泰利的貨幣)去某地換絲雷雅的話。索爾特聳聳肩,把信扔在一旁。明天好像久了點,不過讓絲雷雅遠離自己一段時間好像還滿不錯的。自己就稱這個時候好好準備接下來旅行要用的東西吧。

決心明天再接回絲雷雅的索爾特懶的理倒在一邊的老闆,就這麼回旅店去了。自己也沒有三十萬那麼多利特,到時候再想辦法宰了那些抓她的人好了。





「啊~~今天真是衰到點了。」

凱爾緩緩走下神殿的階梯。他也不是第一次來坦貝爾城的神殿報到,相反的,他來的次數可多了,搞的裡面負責醫療的祭司沒一個不認識自己的。嗯能進去看看美眉是不錯啦,可是偏偏今天值班的竟然是一個超級粗壯全身肌肉的歐巴桑,搞的他都快反胃了!他承認自己的確常常弄一點小傷,或藉著送朋友來好找裡面的美女祭司打打屁,但也用不著這麼懲罰自己啊……

認為自己八成是遭了天遣的凱爾垂頭喪氣的走著,卻看到了一件令他震驚不已的事。三個大男人正將一個大布袋丟上馬車,而那布袋口因為鬆了,裡面的東西露了出來。那幾個男人看了,急急忙忙又把那東西給塞了進去,趕著馬車走了。凱爾則是瞪大了眼瞪著馬車離去一邊喃喃道:

「絲絲雷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