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幻魔風雲(12)無心

絲雷雅的眼睛緩緩睜開,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間殘破的空屋。這是怎麼回事?這是哪裡?自己怎麼會在這裡?自己本來不是在店裡挑衣服嗎? 對了,在我快挑完的時候,好像有人從後面捂住我的嘴,然後…… 完全不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的絲雷雅緊張的看著四周,才發現自己手腳都被綁起來了,完全動彈不得。這時,空屋的門開了,一個陌生男子走了進來。 「妳醒啦?最好不要想反抗,這裡離城鎮很遠,妳是逃不掉的。」 說著,他身後有另外兩名男子走了進來,在空屋另外兩個角落坐下。 「為…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啊?」絲雷雅呆呆的問。 「還問為什麼,放心吧,只要明天你男朋友肯乖乖把三十萬拿出來我們就放妳走。」其中一個男人說道。 「那…我被綁架囉?」 「廢話!」 絲雷雅的嘴巴張的老大。被綁架?自己怎麼那麼受歡迎啊?被索爾特綁了還不夠,這下又被三個莫名奇妙的人架到這個地方來。 等等,索爾特是因為自己是風炎聖火團團長之女,很明顯有由水可撈才綁自己的(猜的),那這些人為什麼要綁我啊?還說什麼男朋友…… 「我男朋友,誰啊?」 「還裝蒜,不是那個白頭髮的還有誰啊?妳別想耍花招,否則我會讓妳好看!」又一個男人叫道。 白頭髮?他指的是索爾特吧。絲雷雅的嘴張的更大了。男朋友…什麼跟什麼啊! 「什麼?他才不是我的男朋友咧!我怎麼會有那種男朋友。」 「不是你男朋友還會是妳的誰啊?別再讓我聽到任何一句廢話,否則我就把妳舌頭割下來給你男朋友送去!」 「他本來就不是我男朋友。我是被他綁架的!我告訴你們喔,索爾哥可是很強的,提瑪姐他們都說他殺了好多人,他可是會殺了你們的喔!」 「被綁架?少笑死人了!綁匪會帶你去逛街買衣服嗎?再吵……」 「當然會,因為我家住在斯泰達,他要把我帶回斯泰達才能領贖金,所以我們得走好長一段路回去。他又說我穿著風炎聖火團的服裝太顯眼,所以才給我買新衣服的。還有,索爾哥好像沒什麼錢,要跟他勒索他可能付不出來喔。」 絲雷雅實話實說。她雖然並不認為自己在索爾特的心中佔了多大的份量,但索爾特可是連凱爾哥都能毫不猶豫的傷害,更讓絲雷雅認為索爾特一定是那種復仇心很強的人。雖然自己並沒親眼看過索爾特殺人,但如果索爾特突然拎著一具屍體破門而入,她可是一點都不會感到奇怪的。 而他之所以說出這些話,是因為怕索爾特會真衝進來把他們都殺了。殺人在他心目中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雖然提瑪姐他們出任務實一定也殺過人,但他就是不想親眼看到。而且她也知道自己一定會很不喜歡索爾特殺人。再說索爾特可是魔族啊,搞不好還會留一個人在路上嗑,那不是太噁心了嗎? 她也曾經打開那袋錢帶看,差點沒昏倒。就算自己不認識迦達泰利或其他國家的錢,但就憑那一眼她也絕對肯定裡面不同國家起碼有四個以上。圖案和數字都不一樣嘛!再說旅行者怎麼可能帶什麼大錢在身上? 不過眼前三個綁匪可不吃她這套。她家住斯泰達?少笑死人了。風炎聖火又是什麼東西?聽都沒聽過。絲雷雅並不知道風炎聖火團在加達泰利民間其實並不怎麼有名,大概只有當過兵的,或是和迦達泰利最大傭兵團--魔武兵團有些關係的人才會知道。 其中一人看絲雷雅被綁架還這麼會講,還敢打斷其他同伴的話,一副沒見過壞人的樣子。不禁怒火中燒的向她走去,想把她的嘴塞起來。但不知道怎麼搞的,就在他才剛踏出兩步沒多久,突然身子一顫倒了下來。脖子還插著一只細細的紅色的針狀物。 「喂喂,你怎麼啦?」 「怎麼回事?」 其他兩位同伴見狀,立刻站起想過去一探究竟。但就在這個時候,大門碰的一聲被踹開,一聲充滿自信或說厚顏無恥的叫喊傳來: 「你們這些綁架無辜少女的惡徒們,愛與正義的勇士--凱爾˙摩西羅來了!!」 「凱爾哥!」絲雷雅大叫。 「什..什麼啊,這傢伙……」 兩個人緊張的盯著凱爾,其中一人發覺凱爾只有一個人正想撲上去,卻被另外一人制止: 「等一下,他說他叫摩西羅,該不會是亞凱村的獵人吧?」 「沒錯,我就是亞凱村摩西羅族的凱爾,要是不想死就給我滾到一邊去!」聽友人認出自己,凱爾相當自豪的說道。亞凱村這個名詞在迦達泰利相當有名,他們的分成很多支族,並分布在迦達泰利各個山區中。 「那又怎樣?我們有兩個人,你覺得你打的過我們嗎?」那人又道,並握緊了腰間的短劍。此時凱爾的武器只有兩把稍大的匕首,而獵人引以為傲的弓箭在肉戰則是完全派不上用場,所以怎麼想都是他們比較有利啊! 凱爾搖搖頭。 「真是的,你們難道沒聽說嗎?咱們亞凱村不論男女,隨便挑一人都能空手把獅子打死。我的最高紀錄嘛…真是的,我怎麼忘啦?總之,要是你們認為自己加起來比三隻黑斑虎還強的話,儘管上來沒關係啊,我奉陪。」 說著,凱爾直接露出了挑釁的姿勢。有關那三隻黑斑虎可是他獵人生涯中最引以為傲的事蹟啊,當時的他只用一把匕首,就將三隻起碼七八個普通人才能解決一隻的黑斑虎解決了。雖然事後他在床上躺了整整兩個禮拜。 見這個獵人滿臉自信的百出戰鬥姿勢,又想起了亞凱村人的種種事蹟,那兩名綁匪的戰意已經消失了一大半,但還是故做勇敢的道: 「你…你想怎麼樣?」 「不想怎樣,只要你把那女孩還來。嗯…還有幫我做件事,我就考慮不把你們交給官府。怎麼樣?」 「什…什麼事?」 見眼前的兩人有意妥協,凱爾笑笑。隨即身影一閃,一記手刀將兩人打到在地。 「這個嘛…我得先問問小姐的意思才行。來,小雷雅,我來幫妳鬆綁吧。」 說著,凱爾笑嘻嘻的抽出匕首割開了絲雷雅身上的繩子,聽著絲雷雅驚喜之餘高分貝的話語: 「凱爾哥!你沒事啦?你好厲害喔,竟然把他們通通打倒了耶!你搞不好跟索爾哥一樣厲害喔!你真的打敗過三隻老虎啊?你…」 「不是老虎,是黑斑虎。黑斑虎可比老虎強多了咧。怎麼樣,有沒有受傷啊?」 絲雷雅搖搖頭。 「那就好。索爾特那傢伙在搞什麼啊?竟然讓你被人綁走。他該不會是故意的吧?欸,不過你說你是被索爾特綁架,是真的還假的啊?」 「應該是吧。是她和叔叔阿姨打了一架後把我帶來的啊,而且我以前也差點被綁架過,不過都中途被爸爸的人救回來了。我是第一次真的被綁走耶,好刺激喔!」 看絲雷雅一臉興奮的說著,凱爾搖搖頭。他知不知道如果激怒了歹徒她小命就不保了啊?不過更讓他吃驚的是絲雷雅與索爾特的身分。聽她這麼說,絲雷雅應該是某個有錢人家的小姐囉?風炎聖火…好像在哪裡聽過耶,為什麼會很顯眼啊?如果索爾特是真的綁架了絲雷雅,那他幹嘛又要扔掉她,還跟她的叔叔阿姨打架… 等等,她說…她的阿姨說索爾特殺了很多人…難不成索爾特是什麼連續殺人犯,抓絲雷雅是為了把她當人質逃走?這…真的假的?難怪他會說出『把阻礙我的人都殺掉』之類的話…。 「凱爾哥,凱爾哥!」 自以為隊索爾特的身分做出合理解釋的凱爾,被絲雷雅的叫喚喚回了心神,道: 「啊…對了,絲雷雅,妳是怎麼被綁走的啊?」 「我?嗯…我本來在服裝店挑衣服,後來就莫名其妙的被綁走啦!她們還說索爾哥是我男朋友,什麼跟什麼嘛!」 男朋友?凱爾楞了一下。就是說嘛,什麼男朋友,看起來明明就是叔姪或兄妹嘛。呃…算了,先不管他們看起來想什麼,總之先把她送回索爾特身邊再說。等等,如果索爾特真的是殺人犯的話,把她送回去不是更危險嗎?還是先看看索爾特怎麼看絲雷雅再說吧。 「這樣吧,絲雷雅,妳知道索爾特在哪裡嗎?」 絲雷雅搖頭。 「這樣啊…也不知道他們把勒索信送去了沒有。也不知道有沒有他同黨…對了,妳在服裝店被綁,那個老闆難道什麼都沒說嗎?」 「老闆啊…我不知道耶。」 「是嗎…搞不好老闆跟他們是一夥的喔。等一下我們來整整索爾特好不好啊?」 雖然不知道凱爾有什麼計劃,絲雷雅一聽到要整索爾特,高興的拼命點頭。凱爾先用繩子把那三個綁匪綁起來後弄醒一個來問話,確定沒有了其他同黨後開始帶著絲雷雅往服裝店走去。 這時的服裝店老闆正面目呆滯的站在櫃檯那兒。當他醒來發現自己完好如初時還以為自己在作夢,那個銀頭髮的人不知去向,大概是去籌錢了吧。雖然不知道他什麼知道自己說謊,不過總算是撿回一條小命。應該不會出什麼大問題了吧。 想到這裡,正想鬆一口氣的老闆對著正推門進來的客人說了句歡迎光臨。但歡迎兩字才剛出口,接下來的話立刻被一聲尖叫所取代。她…她怎麼會在這裡?她不是已經被包起來給同伴帶走了嗎? 和絲雷雅一起走進來的凱爾見老闆的反應怪異,更加肯定綁架絲雷雅他一定也有一腿,二話不說直接衝過去揪著老闆的領子道: 「好啊,你這個開黑店的,竟敢綁架客人,不想活啦?」 以為眼前這個人是絲雷雅父親派來的保鑣,老闆瞪大了眼拼命求饒著: 「呃啊啊~~您饒了我吧,我家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嬰兒,您就放過我這一次吧!那小姐要的衣服全部免費,求求您…」 聽這老掉牙的求饒詞,凱爾搖搖頭,道: 「算了吧,和這女孩一起的銀髮男人你知道他在那兒嗎?」 「小…小的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要怎麼跟他要贖金啊?」 「是…是這個……」 老闆邊說,一邊用顫抖的手將索爾特留下來的信雙手奉上。凱爾很快的看了一便後遞給一旁吵著也要看的絲雷雅,道: 「你也太狠了吧?三十萬,普通人死命工作個一年都賺不到這些錢啊。你怎麼會挑上他啊?他怎麼看都不像有錢人啊。」 「這…」 「算了算了。奇怪,那傢伙沒有問你絲雷雅到那兒去了嗎?」 「沒…沒有啊,小的醒來後…他就不知去向了…」 「你被他弄昏了嗎?算了,你給我去找他,那傢伙很顯眼應該不難找吧?叫他立刻到領款地點去。如果找不到…」 「求大人饒命啊!」 聽到凱爾要他去找索爾特,他雙膝一跪不停顫抖著。要他去找索爾特等於要他去死啊! 「我真的不知道他在那兒!要是再讓他看到…我會被他殺掉的啊!」 「他這麼說嗎?」 「沒有,但我一定會死的啊!求求您饒了我一命吧,我家上有…」 回想起索爾特所發出的那種差點讓他心臟凍結的氣息,老闆不停的磕頭著,他根本不敢在索爾特的面前再出現一次。要是此時索爾特開門進來,他一定會立刻口吐白沫昏過去。 「我知道,八十歲老母和嬰兒對吧?騙誰啊。那傢伙有那麼可怕嗎?」 口裡雖這麼說,凱爾對老闆的話可是信了八分有。看樣子索爾特應該也知道老闆涉嫌綁架,不然不可能把老闆嚇成這副德性。但如果真是這樣,索爾特為什麼不乾脆問老闆絲雷雅在那兒呢?看這老闆這麼沒種,他不可能問不出來的。還是他真的打算付那三十萬?不可能吧! 「算了,你就做你的生意吧。絲雷雅,去挑衣服,挑的越多越好。」懶的再想去,凱爾道。等三天後吧,看看索爾特會不會來。 「喔!」 聽到這句話,絲雷雅高興的應了一聲往女裝部跑去。老闆當然是什麼都不敢說啦,光撿回一條命就夠讓他感激萬分了。只不過他那些夥伴恐怕凶多吉少囉。 第二天,索爾特依約來到付贖款的地方--坦貝爾成南方廢墟入口。那時正是午夜,索爾特一個人靜靜地站在那兒。大地被月光照的有些慘白。凱爾捲窩在稍遠的一座廢墟中。為了怕索爾特發現,所以他並沒有把絲雷雅帶來。其實他第二天就找到索爾特了,正因如此,他才會放心的和絲雷雅在坦貝爾城混了一整天,為的是監視索爾特有沒有跑掉和看他是不是真會到指定地點來。 綁匪三人組出現。 他們自然都被凱爾教訓了一頓,以報官要脅他們幫他套出為什麼索爾特不立刻問出絲雷雅的所在地。他可不認為自己直接去問能問出個什麼。他既然來了表示他還重視著絲雷雅,應該會因為顧慮到她而照實回答吧。如果真是這樣,他就可以謊稱絲雷雅出了事讓索爾特好好緊張一下。絲雷雅跟他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要是出了事他不可能半點反應都沒有吧。 但凱爾並不知道,這個將是讓他,後悔一輩子的玩笑。 「絲雷雅在那兒?」 見那三人組出來,索爾特立刻道。 「唉呀,先別急嘛。聽說你把咱們老大--就是那個賣衣服的給嚇傻了,我還以為他會把咱們供出來咧。」說話的是被凱爾用吹箭射中的那個。 索爾特並沒有搭裡他們,冷聲道: 「她˙在˙哪˙裡?」 這四個字一吐出,三人組開始感到不妙了。他們聽說這傢伙能把店長嚇昏還不太相信咧,可是索爾特此時的眼神,就向是要把三人吞吃了一般,讓他們完全動彈不得。 一股不知從那兒來的寒氣吹的他們直打顫。現在可是火之月份啊!就算是晚上也不可能那麼冷啊! 他們實在很想直接說出來後立刻拔腿就跑,但如果真哪麼做,他們下半輩子搞不好就得在牢裡過了。 「我問你們最後一次。她在哪兒?」 索爾特向前踏了一步。一股夾雜著強烈殺意的氣息頓時把他們壓的喘不過氣來。 要是不回答…自己會死啊…一定會…… 這是這三人此時唯一的念頭。 凱爾見情況好像有些奇怪覺得算了就想出聲制止。沒想到等的不難煩的索爾特咻的一聲消失無蹤,就在下一秒,其中兩人的腦袋立刻做360度旋轉攤倒在地。剩下的那人發出一聲慘叫,也被索爾特勒住脖子提了起來。 「住手!」 凱爾嚇住了,立刻抽出箭往索爾特的手射去。但索爾特並沒有如他所想為了躲避箭枝而放手。反而將手中的人一甩,他射出的箭就這麼刺穿了那人的腦袋。幾乎是同一時間,索爾特揮開那人凱爾奔去,但就在看清楚射箭的人是凱爾時停了下來。但凱爾沒有停。他舉起了拳頭憤怒的網索爾特撲去。 但他的動作就在離索爾特一公尺的距離時停了下來。因為他突然想起要是他像那個時候一般回擊,自己可是會吃不了兜著走的! 而他猜想的確實沒錯。就在他停下來之時,也清楚的看到索爾特伸到一半的手又緩緩放下。這傢伙…果然打算攻擊自己。 強壓住往索爾特臉上揮拳的衝動,他望向倒在地上的三人。本來在遠處看不太清楚的他,這下清清楚楚的看見他們的死狀。 前兩個脖子已經轉了一圈以上,看來沒救了。那個腦袋被箭刺穿的就更不用說了。 凱爾大吼: 「為什麼!」 「你指什麼?」索爾特回答的相當從容。 「為什麼要殺了他們?」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混蛋!現在是我在問你問題!」 索爾特沉默了一下。他不知道凱爾為何會那麼憤怒,只是覺得他的這個表情實在少見。答就答吧,反正沒什麼大不了的。 「只要死了兩個,剩下的應該不敢不回答了吧。」 「那你為什麼還要殺他?」凱爾指著最後一人叫道。 「我以為你是跟他們一夥的。」 「也就是說你殺了他打算問我囉!」 「沒錯。」 索爾特雙手交叉盯著凱爾。在他的思考中,凱爾應該不可能抓絲雷雅來要贖金的。不是因為他對絲雷雅很照顧,也不是因為以他的個性不會去參與綁架這一類的勾當,而是因為他覺得凱爾一直要他帶絲雷雅回去,不可能做出拖延他行動的事,所以他才會停下動作問他為什麼會在這兒。要是凱爾現在能窺視他的想法,大概會被他活活氣死吧。 他竟然把自己當成嫌疑犯一般的思考,什麼意思嘛! 凱爾說不出話來了。為什麼…為什麼他明知這傢伙可能很危險,還要那三人幫他演戲?他可是殺人犯啊!是自己…那三人是被自己害死的啊! 但此時的凱爾更想說出口的是,為什麼…為什麼你能毫不猶豫地奪走三條人命?為什麼! 他握緊了拳頭又放下,淡淡道: 「絲雷雅在我定的旅錧裡。是我叫他們三個先別說出來的。」 「是嗎?少做那麼無聊的事。旅館在哪?」 凱爾再次有了扁人的衝動,但還是邁開步伐悶不吭聲乖乖帶路。這傢伙…他本來是想說出來看這傢伙會不會跟著自己內疚,但是他完全想錯了。這個人完全不把別人的性命當作一回事!殺人這個舉動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不過有一件事讓他稍稍感到欣慰。他只在乎絲雷雅,就算這是一個不情不願的任務也一樣。想到這裡,他又問: 「你為什麼不去找她?你明明知道服裝店老闆知道他在那兒。」 「我要去辦一些事,讓她待在那兒比較不會礙手礙腳。」 「你…你難道沒想到她會遭到其他危險嗎?要是歹徒撕票怎麼辦?」 凱爾一聽又停下腳步大吼。索爾特沉默了。 的確…他無法保證絲雷雅不會受到其他傷害。他本來是覺得一個小老闆臨時起意的綁票,不會真有膽子殺了絲雷雅。但這都只是推測,所以他無法反駁凱爾。 「…我知道了。我不會再讓她遇到任何危險。行了吧?」 凱爾點點頭。起碼他知道,這個人說出的話一定會做到。這是他的直覺,而且相當強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