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幻魔風雲(13)夥伴

「啊~~索爾哥!」

絲雷雅一見索爾特踏進凱爾給他開的房間時,立刻衝上來轉了一圈,展示著她從服飾店拿回來的新衣服。

「怎麼樣,好不好看?」

嗯。」

「真是的,你也說說話嘛!凱爾哥,你怎麼啦?索爾哥又欺負你了嗎?」

因為索爾特相當進步的應了一聲,絲雷雅也懶得再跟他鬧下去。直接問著跟在索爾特後面,臉色相當怪異的凱爾。

「我我沒事。妳怎麼還沒睡啊?」

「我想再多穿一下這套衣服嘛,我從來沒穿過這種緊緊的衣服耶,好輕鬆喔!不過凱爾哥,你的臉色很不好喔,要是索爾哥再欺負你的話一定要跟我說,我幫你教訓他!」

教訓?妳怎麼教訓啊?搖搖頭說自己真的沒事,凱爾領著索爾特退出房間。

「好了,趕快睡吧。」

「嗯!」

「今天就讓她住這兒吧。你應該有地方住吧?」

關上房門,他道。

索爾特點點頭:

「我明天早上再來。」

凱爾望著索爾特離去的背影,一邊暗暗想著: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什麼樣的生長背景能讓一個人對死亡這件是看的如此之淡?難道是自己不對勁嗎?宰掉其他人其實是一件相當容易的事情?

也許吧自己在村子裡呆的太久了,不知不覺就拿村子內的價值觀來衡量其他人。外人也說啦,他們村子人心純樸的令人難以致信。也許世界真如那些長老所說的,詭詐與險惡在大城市裡平凡的像喝水一樣。

自己的世界實在太小了啊亞凱村與坦貝爾城是他所見過人最多的地方。一年中有七八個月,他都是和其他朋友一樣跑到山裡和那些野獸好友打交道。現在既然給他遇到了一個那麼奇怪的人,索性跟著吧,順便監視他是不是真能將絲雷雅完好如初的送回去。

打定了主意,凱爾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構思著他那足以氣死村中那些長老的道別詞了。





羅貝塔旅館裡,早晨的陽光照的大廳閃閃發亮。旅館老闆從屋內緩緩走出。現在該是給客人們準備早餐的時候了,昨天還有旅客大半夜的才回來,搞的他根本沒法好好睡覺。

但就在他眼睛瞟向大廳之時,睜大了眼驚訝道:

「咦?這這位客人,您起的還真早啊,真不好意思。您要點些什麼嗎?還是要出去?我現在就給您開門。」

說著,老闆走向那名坐在角落的客人。只見他道:

「不用了,我在等人。」

「等人?那

丁啷啷

「啊,老闆!呃啊啊~~索爾特,你會不會來太早啦?呃真不好意思,我把門弄開了,放心,這把鎖一點事都沒有。」

凱爾一邊轉著們把來證明門沒壞,一邊對著向因為門沒開卻進的來的自己投以驚疑眼光的老闆道歉著。

「那這位客人是……

老闆張大著嘴看著索爾特,才想起來這個怪人的確不像他的房客。

「呵呵呵我因為有點事要辦,所以自作主張開了門等等,我有鎖回去啊!你這傢伙是怎麼進來的?」

「你怎麼進來的門我就怎麼進來的。絲雷雅還在睡嗎?」

「嗯,你就讓他多睡一會兒吧,她昨天那麼晚睡。不過服裝店老闆那你要怎麼交代?」

「什麼怎麼交代?」

「就就是……

看索爾特和凱爾自顧自的聊了起來,老闆只好摸摸鼻子退到一邊去了。這兩個傢伙竟然會開鎖,什麼跟什麼嘛!算了,只要鎖沒壞就行了,他們應該不是那種會偷東西的人吧?

看他們兩的表情嚴肅,老闆還是乖乖閉嘴,到廚房熱鍋去了。

見老闆走遠,凱爾也不含糊直接坐在索爾特對面道:

「你殺了他的夥伴,還說什麼怎麼交代。雖然他們綁架人是不對,但依當時的情況怎麼看都不像正當防衛吧?我知道你不可能去自首,而他們的死嚴格說起來也有我的一份,可是……

「你很吵。」

「什什麼?」

「死了就死了,一直記著他做什麼?是他們先來惹我,不是嗎?」

「你你把人命當作什麼了?」

要不是怕老闆聽到,凱爾此時一定會跳起來拍桌子大吼。雖然這傢伙的無情他早已領教過,但他還是忍不住怒火中燒。

「你你自己想想,要是換作你被人家殺會怎麼樣?要是你的親朋好友被殺又會是什麼心情?」

索爾特看著凱爾,沒有說半句話。

將心比心,是他從來沒用過的思考方式。一聽到凱爾的問題,他突然感到很有興趣。

對啊,如果自己要被人殺了自己會想些什麼呢?自己會有什麼樣的情緒呢?

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

他不會讓自己死,也無法想像有什麼樣的情形足以讓自己致死。死這個字離他是那麼的遙遠,又如此的近。如果所謂的死,就是不再乎吸,永遠無法行動的話,如過僅僅只是這樣的話……

「不怎麼樣。」

這是索爾特的唯一結論。

「什麼?」

「死了就死了,如果無法避免或已經發生,一切的掙扎與情緒都是不必要的。我說完了。」

索爾特冷冷道,便閉上雙眼不再搭理凱爾。

凱爾發現自己無話可說。他還能說什麼呢?如果人已經死了,再怎麼哭怎麼叫人也不會回來,所以乾脆什麼都不做,他是這個意思嗎?

自己死就死,如果當時的情況要他死他就只好死,沒什麼好抱怨的。是這樣嗎?

為什麼你真的是人嗎?就算知道人一但面對死這個字一定會有一定程度的恐懼不是嗎?為什麼?

咬咬牙,凱爾不想再思考這令他完全無法理解的事,只得站起來道:

「哼,隨你的便吧。但我告訴你,只要我待在你身邊一刻,我就會阻止你去殺任何一個人!」

什麼?待在我身邊?

索爾特挑眉。

「幹麻,驚訝啊?告訴你吧,我已經決定了,我要和你一起去斯泰達。要把絲雷雅交給你我還是不放心。」

「你

「你什麼你啊!如果你要說我乾脆自己帶他回去,我又不認得路。不過呢,我跟的人是絲雷雅不是你,你沒權趕我。懂嗎?」

隨你的便。」

忿忿的說完這句話後,索爾特再次閉上眼。凱爾搖搖頭,走向廚房跟老闆點菜。那三具屍體他已經埋起來了,也請老鷹送了封信回家,等絲雷雅醒來就趕快離開這裡好了。




「呼啊~~~。啊!凱爾哥早!索爾哥,你那麼早就來啦!」

現在是中午。」

「咦?已經中午了嗎?怎麼都沒叫我。」

索爾特瞪向凱爾,凱爾有些尷尬的笑了。

絲雷雅走進大廳,此時廳裡面已經擠滿了三三兩兩喝酒天的旅客。凱爾和爾特那桌擺了些餐具,看來他們已經吃完午飯了。絲雷雅走向他們,也向在大廳穿梭的侍者們點了些東西。

見絲雷雅坐下,凱爾立刻笑嘻嘻的道:

「絲雷雅,我從今天開始要和你們一起旅行喔!高興吧。」

「真的嗎!耶~~太好了~~!」

絲雷雅舉手歡呼。他實在受夠了和索爾特單獨相處,無聊死了。

凱爾用手肘抵著索爾特笑道:

「怎麼樣啊,大小姐很讚成喔。」

「隨你的便。拿去。」

索爾特扔了一把短劍在桌上,正是他那時去武器店給老闆挑的那把。

絲雷雅拿起那把劍刃稍寬,但相當輕巧的短劍不停的細看摸索,抽出來又放回去,高興的叫道:

「哇~~好漂亮喔!謝謝索爾哥!」

看著短劍金黃色的外鞘,與爬滿美麗紋路的劍身,絲雷雅迫不及待的將他繫在腰上,不時還抽出來府視把玩著。

她早就想要一把屬於自己的武器了!只是家裡的魔杖她拿不動,又不可能吵著爸爸要去配刀劍什麼的。她可是法師耶,配那種東西還不笑掉人家大牙?

「哇靠,你還給她配刀劍啊!」

不理會凱爾的驚呼,索爾特繼續閉目養神,等著絲雷雅把午飯吃完好上路。說起來他自己都感到有些吃驚。他這三天所說的話加起來恐怕抵的上平時一個月的說話量吧。




「左邊啦!」

「右邊。」

「不要啦,那裡好難走喔!」

「小孩子不要那麼懶惰,走這裡。」

「你又不知道那條路是不是對的。」

「妳也不知道啊!」

「所以先走簡單的嘛。」

「難走的路通常都是正確的,這是我身為獵人的直覺。」

「什麼歪裡嘛!索爾哥,走平坦的路比較好,對不對?」

「什什麼?喂,索爾特,你該不會要聽一個小孩子的意見吧?走右邊啦!」

離開坦貝爾的第七天,三個人站在森林中的一條岔路前,為一走哪條路不停爭論著。終於,沒半點結果的絲雷雅與凱爾只好望向這裡唯一具有強制性,但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站在一邊不知是睡著還是怎樣的索爾特。

聽到兩人叫自己的名字,索爾特睜開眼睛,朝著某一方向走去。

「喂喂喂,你要去那兒啊!」

「就是說啊索爾哥,那裡沒路耶!」

「斯泰達在東北方,走哪裡不都一樣嗎?」

聽到這話,兩人張大了嘴巴。

那麼說這傢伙之前帶路並不是因為他知道往下個成鎮怎麼走,而是直直往東北方走囉?有沒有搞錯!

「等等一下,這麼說你並不知道往城鎮怎麼走囉?」

「需要嗎?」

「什什麼需不需要啊!人家旅行不都是一個村一個村的走嗎?哪有人像你這種旅行法的啊!」

「你不用管。」

凱爾的嘴吧張的老大。

什麼不用管?你這傢伙,雖然咱們有的吃有的喝有的睡,這樣到達斯泰達也沒什麼不好,可是哪有這樣的啊!每天乾糧配白開水睡石頭你不煩嗎?雖然我們亞凱村人經常直接住在森林裡,但至少還會去找野菜什麼來吃。你這樣過的簡直以我們還窮酸嘛!難怪走了那麼多天連個小村子都沒看到。

「什麼啊!那我們今天又要露宿啦?我不要啦~~!

絲雷雅,你索爾哥的意思是,除非村子自己出現在他面前,否則就算天天住森林也無所謂。」

「怎麼這樣我不想走了啦!」

叫著,絲雷雅索性蹲下,揉著發酸的腳,不願再走一步。

雖然剛開始她覺得露宿很好玩,但一直到最後露宿卻成了一件麻煩至極的事。不但沒地方洗澡,不容易睡好,有時睡到一半還有怪獸跑出來,嚇的她根本不敢閉眼。

記得一次最誇張的,就是他早晨睜開眼睛,第一個映入她眼簾的竟是一個血跡斑斑的狼頭!讓絲雷雅尖叫一聲當場哭了出來。那隻狼好像是索爾特守夜時殺的,他一看有狼接近就二話不說用某種暗器把狼射死,然後就任由牠擺在那兒。

雖然之後索爾特也保證,以後有怪物一定把牠扔的遠遠的,但還是撫平不了絲雷雅的恐懼。她本來還以為下個城鎮比較遠,原來索爾特根本沒有進城的打算。

「好了啦,絲雷雅,妳已經休息過很多次了吧?」

想起絲雷雅今天走兩步休息一步,平時總是站在絲雷雅那邊的凱爾也不禁道。

「可是人家就是不想走了嘛我好累晚上又睡不好。每天吃肉乾根本吃不飽。我……

絲雷雅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只有微微的啜泣聲。

凱爾嘆了口氣。

說的也是,自己還沒什麼關係,可是絲雷雅畢竟只是個小孩,這麼長而匆促的旅程當然會受不了。

「妳……

看索爾特好像又想說什麼催促的話,凱爾搶著道:

「停。我說你啊,也替人家想想好不好?她是個女孩子,而且從沒旅行過。要她在森林裡待那麼久很辛苦你知不知道?我是沒什麼意見,不過你也該找個城鎮好好休息一下了吧?」

可以,你帶路。」

……不知道路就直說嘛。」

既然知道索爾特有長期待在森林的準備,凱爾當然知道他是不可能去記村鎮的方位的。

沒辦法,只好這樣囉。

抓了抓頭,凱爾將兩隻手指放進嘴裡,一聲響亮的哨音從凱爾口中傳出。不久,一隻翅膀張開足有一尺寬的老鷹出現,緩緩落在凱爾的手臂上。

「好久不見啦,葛特,我還以為你在很遠的地方呢。唉呦,你又變胖囉!」

凱爾一邊撫摸著老鷹柔順的羽毛一邊道。那隻名為葛特的老鷹像是聽的懂似的,發出一聲抗議似的鳴叫。

這是凱爾家專有的狩獵鷹,平時是任其自由活動的,在需要時才會呼喚。跟凱爾早上請去送信的差使鷹並不一樣。

「好了,你幫我去看看附近有沒有什麼城鎮好不好?」

又長鳴一聲,葛特張開雙翅輕盈的騰空,三兩下就消失在眾人面前。

「凱爾哥那隻老鷹是你朋友嗎?」

見到這奇異的景象,絲雷雅完全忘了之前的不愉快,伸長了脖子望著葛特消失的方向。

「嗯算是吧。不過要是隨便叫牠老鷹牠可是會生氣的喔。他是我們家一手調教出的狩獵鷹,連狼都殺的死呢!」

絲雷雅驚奇的張大了嘴。

不久,葛爾再次出現並飛降到凱爾手上,嘰嘰喳喳的似乎在說些什麼。

凱爾聽了一會兒,點點頭道:

「知道了,辛苦你了。什麼?要報酬啊!我只有肉乾,你要嗎?」

見凱爾拿出前幾天存下來的一包肉乾,葛爾像是很不滿意的啄了一下凱爾,抓著那包肉乾飛走了。留下凱爾在原地哇哇大叫著:

「哇靠,這傢伙還真啄啊!搞什麼,連肉乾也要。真是的,從沒看過這種狩獵鷹。」

這就是凱爾之所以不想叫牠的原因。自己好歹也是他主人耶,要他幫忙不給他點油水還不行呢,真是……

「好了,小雷雅的運氣不錯,往右邊走個半個多鐘頭應該就會有城鎮了。沒問題吧,索爾特?」

「但願那隻老鷹不像你。」

「放心吧,動物可是比人厲害多啦。走吧。」

三人開始往城市的方向走去。一聽到有城鎮,絲雷雅立刻精神百倍,不停和凱爾聊著剛才的葛特。索爾特還是一點變化也沒有,自顧自的走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