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二分之一的天堂(1)

廣大濃密的叢林中,炊煙冉冉上升至沒有一片雲彩的天空。叢林放眼望去,到處都坐落著與這林地毫不搭襯的機械磚瓦,無言的訴說著被時間帶所走的,那曾有的繁華。

炊煙的主人檢視了一下並撕開擺放在火堆上的肉,高聲道:

「午餐時間到囉~~」

回應他的聲音有三個。

「終於好啦!我快餓死了。」一個年近三十,渾身盡是肌肉的大漢從裝甲車探出頭來。這裝甲車大概就是眾人的交通工具吧。車身由強化合金所覆蓋,雖沒有堅強到可以完全阻擋這個邊境地帶最具危險性的怪物--吸血鬼的攻擊,但對要抵擋大部分怪物倒是沒什麼問題。整部車雖說算不上靈巧,但看這可從內拆卸組合式的車身,它所具有的功能可能遠遠超出這個範圍。

「喔喔,今天是大哥作菜啊?太好了!」一個長臉的男子跟著探出頭來。

「連是誰作菜都不知道,你還有那個臉吃啊?歐德。」一聲嬌吒伴隨著一個圓筒形物體撲向那名長臉男子。歐德趕緊接住只差幾秒就會砸中他臉部的圓筒形物品,叫道:

「妳找到啦!真不愧是西雷蕥。」

「那還用說,要是你下次再把燃料罐亂丟我就要你好看!」一個穿著緊身便服的金髮少女走出森林。三人奔至正在烤肉的大哥旁邊,開始享用午餐。

「你又把燃料罐弄掉啦?」在要把那份烤肉拿給歐德之前,大哥問。這個大哥名叫諾西爾,雖然看來只有二十幾歲,一副斯斯文文的文面書生模樣,但附近的夥伴們都心理明白,他不論實際年齡與資歷都比在場的三人要高出許多。歐德不好意思的抓抓頭。

「這個…罐子會滑嘛…這裡度路又很顛,弄掉也是正常的啊。」

「少來,我看你是守車頂閒的發慌,沒事拿剛換下的燃料罐耍特技才會這樣的。」肌肉男庫西立刻挖苦。歐德瞪了庫克一眼伸手就要拿諾西爾手上的肉,卻被諾西爾避了開手。

「今天罰你跟修雷吃一樣的東西。」

「啥?修雷……什麼!別鬧了大哥,會死人的!!」用兩秒的時間憶起第五位夥伴的專門食物,歐德立刻發出一聲慘叫。

「什麼會死?修雷到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嗎?修雷!你還好嗎?」

在眾人看不見的地方,裝甲車的背後,傳來了一聲聲調開朗的回應。

「沒問題!我聽到囉,歐德要吃對吧?我立刻拿過來。」

一會兒,不理會歐德的慘叫,車子後方走出一個身著深色衣裝的年輕男子。雖說是男子,但他的年紀看來明顯的比其他人都要小。再加上他頑童一般的表情,看來大約只有十七八歲的年紀。

他將一個承裝著鮮紅色液體的杯子拿到歐德面前。在四人嚴厲的眼神下,歐德顫抖著接過杯子。

「呃…我還是……」

「喝下去!」諾西爾和西雷雅同聲命令。

歐德眉頭緊鎖捏著鼻子,一口氣把杯中的紅色液體給灌了下去,立刻衝到一邊嘔吐去了。三男兩女笑成一團。

 

 

看著歐德狂嘔的背影,西雷雅第一個回過神來,道:

「修雷,你沒問題吧?現在是中午,你還是進去躺一下比較好。」

「沒關係啦,我剛剛已經睡夠久了,而且二號子車已經修的差不多了,很快就可以了。」

「恩。呃…修雷,我們開這個玩笑…你會不高興嗎?」諾西爾的表情帶了點歉意。修雷一聽立刻猛搖頭。

「怎麼會!這很正常啦。不過倒是找到治歐德的有效辦法了。看他下次還敢不敢。」

眾人再度笑翻。

要是一般人見到了這種情況,大概會張大嘴吧說不出話來吧。一個半吸血鬼竟然跟一群獵人模樣的人類融洽的處在一塊兒。

沒錯,修雷就是在絕大部分人類心中,被視作與妖怪無異,由吸血鬼和人類所生下的半吸血鬼。不知是父母教導有方,還是天生個性開朗,修雷身上完全看不出半點一般混血生物的自卑感或性格扭曲的現象。

這也許就是他們之所以處的來的最大原因吧。

「庫西,我們還有多久會到?」

笑話講完該講公事了。諾西爾詢問負責駕駛的庫西到達委託者住處的時間。

「差不多了,大概明天傍晚就能到達。」

「太好了,大夥趕快準備一下趕路吧。別讓其他獵人搶先囉,我們得先給雇主一個好映像。」

在嘔吐過後的歐德回來後,眾人便嘻鬧著繼續前往目的地。這個隊伍在外人的眼裡看來與其說是獵人團,還不如說是旅行團還來的有說服性吧。

================================================================================

黑夜籠罩大地。

修雷躺在車頂上看著明明放著光茫卻被當作黑暗象徵的月亮繁星,一邊學著歐德拿起空燃料罐把玩。夜晚的守夜工作一項都是由他負責。這是他主動爭取的,對於半個白天都窩在車裡睡大頭覺的他來說,這個工作交給他一點也不為過。

將燃料罐頂在頭上晃的他突然動作一頓,燃料罐自車頂落下,摔落地上。

吹拂的風中夾雜著一股他再熟悉不過的味道飄襲而來。那是雖然很淡很淡,但是卻足以微微挑起他那潛藏在心理深處的魔性慾望的,血的芳香。

凝神一聽,遠方還傳來不少肉足動物的腳步聲與低鳴聲,而且相當混亂。是狼群嗎?還是狼人?有人被襲擊了嗎?不,這不關自己的事。他對自己說。

任務之外的事不要管--這是獵人的規矩。……去他的,誰規定的啊?

與其說是擔心有人被咬,還不如說是好奇比較恰當。以修雷這種個性,好好一個晴朗夜晚要他乖乖坐在一個地方發呆實在太難過了點。而且就算真出了事也已經沒救了吧。

左望望右望望,確定附近應該沒有什麼會危害自己的夥伴後。他一越而起,朝出事地點疾馳而去。五分鐘。我只去五分鐘--他對自己說。

在已看不見之前中午所在的森林,毫無遮蔽物的廣闊的草原上往危險奔馳雖說實在愚蠢,但他早已打定主意,想要在目標發現自己之前躲在腳下高度及膝的草叢中看戲。但就在他看見目標時,他愣住了。連要藏身的事都完全忘記。

因為,那不是狼群的攻擊。而是吸血鬼與獵人的生死之鬥。

 

 

 

 

身為半吸血鬼,即使在這種晦暗的夜空下依然能分清楚兩個漆黑的人影的不同。兩人的腳下踏著一群狼屍。看來這名貴族擁有使喚狼群的能力。但他剛才所聽到、聞到的,並非狼群攻擊的聲音。而是被屠殺的聲音。

獵人揮舞著微彎的長劍,密密霍霍的刀光看起來比月亮的光芒還要耀眼。吸血鬼則是以披風回擋著。老實說修雷一直在懷疑,披風到底是不是貴族身體的一部份?怎麼幾乎他看過所有有穿披風的貴族都會這一招。包括他老爸在內,不過他沒吵過要學就是了。他一向不喜歡需要什麼高超技術的東西……

此時,本將長劍與貴族的披風相抵的獵人突然放鬆,以難以致信的速度改由下往上挑。貴族一驚,趕緊向後跳開。下巴被畫破了一道。

稱貴族還未反應過來之時,獵人左手一晃,數道銀光飛出,穩穩扎在他的身上。獵人稱勝追擊,衝向前一刀刺穿那名貴族的心臟。

他的動作就像反復預習過好幾次一般沒有絲毫停頓或猶豫。從那名貴族退後數步露出破綻之時,就以決定了他死亡的命運。

修雷看的目瞪口呆。

他從未見過有獵人能跟吸血鬼戰鬥道這種地步。而且那名獵人還毫髮未傷!!他是人類嗎?不。這名速度與反應快到他的眼睛都難以跟上的男子絕不是普通人類。

這時他才發覺,這名男子也散發著與貴族相同的鬼氣。吸血鬼很少會有自相殘殺的理由。他一定也跟他一樣,是個半吸血鬼。

就在此時,收刀回鞘的男子望向修雷的方向。修雷楞了一下,才發現自己正傻楞楞的站在草地中,而且相當明顯。見他才剛回鞘還沒離手的長件又被慢慢抽出,修雷頓時慌了手腳。

「等…等一下,我只是…我只是出來散步看月亮的,跟趴在那裡的傢伙一點關係都沒有喔!」

獵人的身體轉向正面。這時修雷才真正看清,他寬邊的帽子下有著足以讓男人看了都臉紅的絕世容貌。黑亮的長髮隨風飄蕩,與黑夜的背景構成一副絕美的圖畫。

但現在可不欣賞他人的時候。眼前這個獵人還沒有把刀收回去的跡象。

「呃…這個…哪…好啦,我承認我是守夜守到一半偷偷跑出來瞎混的。你剛剛的戰鬥真的很精采耶,你是獵人嗎?」

見對方依然凝視著自己,修雷窘的不知該怎麼辦。就這樣走了嗎?反正對方好像也沒有再把劍繼續抽出的意思。可是…他實在很不想背對那把微彎,瞬間就能把自己切成八塊的銀亮長刀。

此時的他實在很想大叫,老哥啊,看我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會跟你那個去吸人血的目標扯上關係嘛?

「我…我走囉…你先把刀收起來好不好?我知道我出現在這裡很奇怪,不過…看在同是半吸血鬼的份上,放我一馬吧…」說完,休雷試探性的退後幾步。一引擎聲傳來。

 

 

 

 

「修雷--!你在那嗎?」車頂傳來西雷雅的高喊。

夥伴的裝甲車以飆車般的速度衝過來,在兩人面前緊急剎車。

「啊…你們…?」

「死修雷,你守夜守到哪去啦?剛剛才有幾隻狼人想翹開車門還好被我們發現。咦?這是……」西雷雅滑下車頂,諾西爾與歐德尾隨,庫西則是打開車窗看個究竟。見修雷丟下工作到處閒蕩的眾人,本想先給他數落幾聲的。不過卻在看見一旁的男人的容貌時,疑惑與不滿立刻被呆楞的表情所取代。

見到眾人如此反應,修雷並不覺得奇怪。要是全隊只有他看了會發呆他恐怕得好好注意一下自己是不是性向有問題。

「這下你相信了吧?我跟躺在地上那傢伙真的不是一伙的。」修雷躲到西雷雅背後裝可憐道。男子放開劍柄。

見獵人離開,五人的目光轉至地上的屍體。十數隻匹狼與一個吸血鬼,說明了男子所擁有的力量與職業。似乎想起了什麼,諾希爾道:

「請等一下,你是獵人吧。你的委託者…是維利卡村的村長嗎?」

彷彿沒聽到諾希爾的詢問,男子望著裝甲車開來的方向,淡淡道:

「追你們的人來了。」

這句話立刻將所有人點醒,想起了為何要開快車的原因。

野獸的嘶吼夾雜著摩擦草地所發出的聲音逼近眾人。四人一聽,立刻靈敏的鑽進裝甲車裏。諾希爾的聲音傳出:

「為了懲罰你怠忽職守,這群傢伙由你解決!」

「什麼!別鬧了大哥,會死人的!」修雷發出中午時與歐德同模式的慘叫,一個布包從車中飛出。

「算你活該!」歐德拿了把狙擊槍攀上車頂。「這幾隻三腳貓哪難的倒你啊?去吧,誰叫你給我喝那種東西。」

「那也是你活該!」修雷迅速打開布包,裡面裝著一對長度至肘的鐵爪手套。「而且又不是我愛給你喝,那可是大哥的命令耶,那東西很難買你知不知道?」

就在兩人吵嘴吵的很高興之時,裝甲車急速後退,數隻狼人已欺身至眾人面前來。

「喂,老哥。」修雷臉上並沒有一絲緊張與畏懼,看起來反到相當興奮。「為了補償你嚇到我,來幫幫忙吧。」說著,他右手抓住向下一拉,立刻扯下了前來攻擊自己的狼人的腦袋。向獵人撲去的死的就較為利落。還不等狼人近身,狼人就已分為兩半落到地上。

獵人的刀,快的看不清軌道。

吹了聲讚嘆意味的口哨,修雷衝近狼人群裏廝殺著。正因為修雷雖不喜歡太過技術的事物,他以格鬥技的方式將與生俱來的力量與速度發揮到極限。再加上雙手堅硬輕便(單對他來說)的超合金鐵爪,算的上是攻防兼備。

所有撲向裝甲車的狼人都被歐德準確無誤的擊殺。加上在庫西的操作下靈敏無比的車身,使歐得的射擊沒有半點死角。獵人男子雖處於被動,但沒有任何一隻狼人能跨進他的攻擊範圍內。他甚至連腳跟都沒動一下。


見到這副情景,修雷一刻也閒不住的嘴再度開口。

「好帥啊老哥,你叫什麼名子啊?」

斬殺最後一匹奔向他的狼人,男子吐出了一個字:

「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