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二分之一的天堂(2)

「啊~~氣死人了~!!」西雷雅嚷嚷著,手中的小都向下一刺,刺穿了自己所在的床位--一個崁入安置在車箱凹陷住的鋼製床版。

所有人以略帶驚疑的目光朝她望去。感受到眾人的目光,西雷雅嚷道:

「你們看什麼啊?本來就是嘛,都是那傢伙搶走我們的工作才害的我們得大老遠跑到其他地方去。」

在經過一夜纏鬥(或說被動性的單方面屠殺)後,一問才知,那個名叫D的年輕(?)獵人所殺的吸血鬼,就是他們原定要去維利卡接受的委託內容。眾人只好轉移目標,前往沒多久才聽說過據說有大量徵召吸血鬼獵人的地方。

坐在車頂瞭望位置的歐德嘻嘻笑道:「這個嘛…你會說出這種話當然再正常不過了。不過我還以為你會因為對方太帥而不忍心痛罵咧。唉…獵人的生活果然是殘酷的,看來你連最後一點女人的本能都不見囉。」

西雷雅柳眉一豎,甩出手中的長鞭,擊中歐德唯一還留在車內的小腿部位。歐德立即慘叫一聲,從車頂掉了下來抱著小腿翻滾著。

稀稀疏疏的嘻笑聲自眾人口中傳出。

「不過,大哥……」修雷從西雷雅正下方的睡舖鑽出。自西雷雅加入後,修雷便提出了在他床的正上方作雙層舖的提議。原因是那裡將成為全車最陰暗的地方。

做好後諾希爾曾因下舖太窄小而想另尋辦法,不過因為修雷說反正貴族都是睡棺材,這下面的空間比棺材大多了而只好作罷。

「怎麼了?」

「為什麼那裡要大量招集吸血鬼獵人啊?出的了那麼多錢嗎?而且一般請獵人幾個不就幾乎是上限了?超過這兩位數的十之八九的村莊大都選擇放棄。」

「這個嘛……」

「哎呀,一定是請城都資助要去剷除一大堆貴族啦。」歐德跛著腳跳上車頂。

「我也是這樣想的。現在貴族群居的地方已經很少了,到時候一定很壯觀吧。」諾希爾削著蘋果微微笑著。

「恩,而且…啊,謝謝。」西雷雅跳下臥舖,街過諾希爾扔來的水果咬一口道:「聽說…恩。聽說他們也不是完全限定吸血鬼獵人。只要是有名氣,高明的獵人他們也請。大概是用來解決小嘍囉的吧。不管怎樣,這種請法還真不是普通的白痴,到時候一定有一票人是專門躲在人家背後撿死魚的,不管有名沒名是什麼獵人都是自己說了算。」

「恩……」當(就是說嘛)這一類的言詞充斥車箱之時,修雷僅僅淡淡的回應了一聲。注意到修雷的神情,諾希爾道:

「修雷。」

「呃,什麼事?」彷彿是被諾希爾難得的正經模樣嚇到了,修雷的回答有些呆楞。

「如果『他』在那裡的話,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們都不會怪你。」

「恩。」修雷像是得到諒解滿足的微微一笑,再次鑽進下舖內。只有西雷雅張大眼睛滿臉不解。

 

 

 

「什麼?誰?他老爸嗎?」西雷雅之所以作此疑問,是因為他早在加入這個團體時,就已經問過修雷當獵人的原因。

『我要找我老爸啊,如果一直當吸血鬼獵人就有可能遇到他吧。』

這是他的回答。當時的西雷雅對修雷所採的態度是避而遠之,所以這個答案聽聽也就算了。不過對諾希爾幾個認識修雷較久,聽他說比較多的人來說,修雷一但找到他父親,就代表他必需面對一個抉擇。

 

 

 

 

 

 


與往常一樣的夜空,與往常一樣的寧靜世界。修雷也與往常一般,躺在車背上對天瞭望。他們接的任務並不只針對吸血鬼,有時其他怪物也在他們的工作範圍內。但每一次討伐貴族時,他的心總會忐忑不安。

現在人類與貴族的關係,已經從單方面的獵食者與被獵者的關係退到相互抵制的地步。他不恨貴族,因為獵食是正常的,被獵者的抵抗也是正常的,所以就算站在貴族的角度他也不覺得吸血鬼獵人有什麼不對。他現在不過是站在人類這邊罷了。因為身為混血兒,這樣也沒人能說他錯。

可是…一但找到他父親,接下來呢?是以人類獵人的身分打倒他,還是以貴族的身分打倒身為獵人的夥伴?或是……

叩叩叩

敲擊車頂天門的聲音自身下傳來,修雷趕緊起身將門打開。

「嗨。」西雷雅的頭自車中探出。

「啊啊?妳在幹嘛?」

「怕你無聊陪你聊天啊。」說著,西雷雅靈活的爬到車上盤坐下來,與修雷形成面對面的姿勢。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跟吸血鬼面對面聊天?看來妳的女性本能真的不見了。」修雷做了清理車頂的動作請西雷雅坐下。

「你是想挨扁嗎?誰說女人就一定比較膽小還要被帥歌迷住啊?」西雷雅偏頭,拉著不存在的裙擺輕點一下坐在修雷指著的位置。

「不睡的話白天會沒精神喔。」

「這句話用在你身上最適合。」

「沒差,反正我是夜行性的。」修雷吐了吐舌頭,西雷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啊…就算告訴人家你是半吸血鬼我看也沒人相信吧。」

「這就是我的目的啊。」修雷滿臉淘氣的彎彎指頭。「就算有人去找保安官告狀,我只要抵死不認帳加耍寶就能解決了。」

「啊?」

「妳不信啊?我就真的碰過這樣的事喔,就連去告我的那個人都當場呆掉妳知道嗎……」

這樣的對談持續了好一陣子。就在修雷的趣談好不容易告一段落時,西雷雅趕緊搶回發言權:

「那個…修雷。」

「啊?」

「你為什麼想找你爸爸啊?」

修雷滿是笑容的臉頓時僵硬。

「呃…那個……這不需要什麼原因吧。」

「人家把你扔下,就算找到了也沒用吧。而且在貴族眼裡混血兒的地位沒比人類高到哪去不是嗎?」

「他才不會丟下我!」西雷雅被修雷突如其來的一吼嚇到,差點滑下車頂。發覺自己突然吐出的怨怒,修雷趕緊換上笑容歉聲著。

西雷雅楞楞的點頭回應道歉。修雷的聲音並不太大,但剛剛那一瞬間她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一股令人全身戰慄的氣息。

那是鬼氣。

「啊,不好意思,我有點失控。」

「不,沒關係。不過…你好像很喜歡你爸爸喔……」

「很喜歡。」

「啊?」

 

 

 

 

 

 

被這個肯定的答案嚇到,西雷雅張大了嘴。在他的認知中,『喜歡貴族』還是相當奇蹟的。

「在我的映像中,爸爸每天晚上都會來家裡帶我跟媽媽去一個很大的城堡,或者到處去玩。待在爸爸身邊讓我好有安全感。在我眼裡,爸爸平時看起來好有威嚴。不過只要我媽媽在旁邊就會變得很溫柔很溫柔。呵呵…要是隨便出去說這種話會被扁死吧。
  當時我並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照到陽光就會頭暈,還會痛,而且整個人昏沉沉的。所以我看隔壁的小朋友在玩的時候,真的好羨慕。有一次我終於忍著太陽走出去,可是大家都笑我沒有爸爸,不肯跟我玩。之後我才知道,當時的媽媽不敢聲稱自己跟吸血鬼生下孩子,又不忍離開村子,所以我在那時再村中的地位是一個不檢點的婦人所生下的野孩子。我一不甘心就大喊回去:『我有爸爸,我爸爸每天晚上都會帶我出去玩!』結果妳知道啦……」

見到西雷雅彷彿遇見下文的表情,修雷笑笑,繼續道:

「小孩聽了是沒什麼,不過卻讓當時在場的大人變了臉色。好死不死的我又跟其中一個小孩扭打,把人家一推推到十尺外,更證明了大人們的猜想。媽媽一見,趕緊將我拉回屋裡。不過已經來不及了。沒多久,保安官帶了一批人包圍了我家。當時,是爸爸的手下救了我們。我一直到那個時候才知道人類與吸血鬼的淵源。」

「血的淵源。」修雷說了一句若用來描述人類與吸血鬼的關係再適合不過的字句。

「之後,我們就待在爸爸的城堡生活。爸爸教我貴族的歷史,媽媽則是人類的歷史。這是我唯一慶幸的。因為兩個種族的同時敘述,就能化解一切偏執的觀念。我聽到的,是兩個種族最真實的部分。」

「那什麼是真實的吸血鬼?」

「啊?」

「什麼是真實的吸血鬼?還是說那些驕傲、殘忍、吸人血的傢伙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優點』?」

特別注重優點兩字的西雷雅無法止住滿腔的憤怒。對這個永遠只有負面評價的種族還會有什麼令人意想不到的一面?

「出現了。」修雷雙手指向西雷雅,彷彿發現了什麼東西一臉滑稽般的說。

「什麼?」

「偏見。」

「喂……」

「沒錯啦,妳說的驕傲、吸人血我的確承認。我以前曾看過一些來找我爸爸的吸血鬼。鼻子抬的好高!」修雷一邊說,一面將鼻子往上抬,惹的怒氣沖沖的西雷雅不禁笑了出來。

「而且都不裡我,討厭死了。而且我最討厭他們看媽媽的目光,屌的要死!不過…要說殘忍的話…大概只有以人類的角度來看會這樣吧。」

 

 

 

「妳覺得殺雞殺鴨很殘忍嗎?」修雷問。

「殺雞殺鴨?還好吧,沒辦法……妳拿雞鴨跟人比!!?」叫嚷著,西雷雅拳頭都舉起來了。修雷急忙退後大嚷:

「等等…等一下!妳說嘛,為什麼雞鴨不能跟人比?」

「那還用說?因為……」

「因為人比雞鴨高等?吸血鬼也是這樣認為啊。」

「你…….」

眼看西雷雅又要發作,修雷拼命擺手道:

「妳…你先別氣,坐下來聽我說嘛……」

聽到修雷說『坐下來』,西雷雅才發現他現在的姿勢是一腿向後伸直半蹲在車頂邊緣,足以令人捏一把冷汗的位置。

發出不悅的亨聲,西雷雅雙手抱胸的坐下。

「好了,你先不準生氣認真回答我的問題喔。人為什麼比雞鴨,比動物高等?」

西雷雅張大嘴像是想狠狠來個連珠炮辯解,但突然發現自己什麼都說不出來。修雷稱勝追擊:

「因為我們比他們大?比他們有力量?比較聰明?好啦,就算只看第三項貴族也比人類高。如果人比家畜高等的話說貴族比人類高等不為過吧。」

西雷雅發現自己什麼都說不出來。她怎麼也無法接受這種自己是低階動物的說法。可是要反駁也找不到理由,只能任憑修雷繼續說下去。

「所以呢,世界上的生物是沒有階級之分的。我們之所以會跟貴族鬥的那麼厲害主要是因為生存的問題,還有偏偏我們兩者都是有智慧有思想的生物。妳想想嘛,要是你平常吃的動物都與人類一樣有智慧有感情,妳吃的下去嗎?或是把關在籠子裡的雞想像成人的樣子?」

原本看到修雷一本正經的比喻而笑出來的西雷雅,在想過之後頭上冒出不少的黑線條。要是真有人把一堆人圈在籠子養來吃,她一定第一個把那傢伙碎屍萬段。還有要是從雞舍抓出一隻雞,其他的雞在為被抓走的同伴哭泣吶喊那還得了?誰還有心情吃飯啊?

 

 

 

 

 

 

可是這不正是他們正在做的事嗎?幸好家畜都不太聰明,所以當然不會出現想把人類碎屍萬段的雞。

「所以啦,人類偏值的覺得吸血鬼很討厭,吸血鬼偏執的覺得人類很低等,要這兩種種族和平相處已經是不可能的了。這兩種種族相互仇視任何一方是相當正常的,我不會厭惡任何一方,這就夠了。要永久討厭、害怕一件事物不是很累人嗎?我不管人家怎麼看我,我只求我所做的一切對的起自己,這就夠了。」

西雷雅點點頭。這是她第一次,第一次不帶任何附加觀念將所有生物放在同一條線上思考。不論是貴族還是人類,會以異樣的眼光看他是正常的。所以修雷會原諒一切對混血兒的不公,才可以過的那麼開朗?

「那,修雷,你還沒說完你為什麼要找你爸爸咧。」

「啊,對喔。其實再來也沒什麼了啦,就是我媽生了重病,爸爸急急忙忙帶媽媽到鄰村找人類醫生看病。然後就一去不回了。我不死心的在城堡待了很久,就是等不到爸爸回來。等到了我媽大概已經老死的年紀,我終於忍不住出去找我爸爸,然後就遇到了大哥,就這樣啦。」

「這樣啊…好吧,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

「恩?」

「你到底幾歲?」

「啊,啊…...?幹嘛突然問這個?」

「竟然等到你媽老死,太誇張了吧?說,你到底幾歲?」

「相信我,妳不會想知道……」

「不想知道我還會問嗎?說!」

就在兩人對此類的無聊問題爭執不休時,距眾人十數尺之外,一個沙啞的聲音自騎著馬的修長身影傳出:

「真是有趣的論調。多學學人家吧,D。你那張臉好像全世界都欠你幾千萬似的。」

不理會沙啞的話音,D若有所思的朝修雷他們的方向投去一眼,便揚起手裡的韁繩,朝大地的一端奔馳而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