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二分之一的天堂(3)

 

維拉里村。一個建落在谷地入口,算是是附近邊境村落通往城都的要口。這個本該因此繁榮的村莊,卻豎立了百多年而毫無明顯成長。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在此有『群居貴族』的傳聞。

四十年前,維拉里村位於谷地中央的母村蘭德附近,出現了貴族的馬車。村民本是稱著白天,成群結隊手持木樁的要將貴族消滅,但卻僅僅被一個混血兒少年屠殺殆盡。就在當晚,數個吸血鬼襲擊村莊,將村莊化為死城。甚至還有幾個村民成了他們的同伴。

僥倖從蘭德逃到維拉里傳出這消息的幾個村民,也因已被襲擊過而全都處分掉了。從此,蘭德就成了吸血鬼的聚集所,是貴族威脅附近村莊的要塞。

附近的村民雖試著抵抗,但請來的吸血鬼獵人卻沒一個回來過。也曾請城都支援,但還是沒用。之後的報復行動更是讓村子損失慘重。直到今天,維拉里才再次提出徵求吸血鬼獵人,對蘭德展開征討。

現在是發出通告的第七天,也是徵求期限的最後一天。小鎮上四處瀰漫著嚴謹的氣味。街上渾身掛滿武器的彪形大漢,眼神銳利看來身手不凡的男子,隨處可見。酒店內、旅館中,更是擠滿了前來投宿並徵求情報的獵人之流。

午後的艷陽,毫不留情的在這邊境村莊灑下金黃的色彩。一處旅館的大廳中本應是鼎沸的人聲,卻被死寂所取代。所有在此的客人都有意無意的望向才剛進來不久,揀了個全大廳最陰暗的地方坐下便不再作出任何動作,猶如雕像般的男子。

但若那男子真是雕像,那一定是由絕世巧匠以鬼斧神工所刻出的俊美人像。即使如此,靠近那名男子的幾個座位的客人都不禁移動椅子,想離那猶如用雪山上的萬年冰所雕塑,散發絕冷寒意與鬼氣的男子越遠越好。

一會兒後,一個較為膽大的女服務生總算想起自己的職責,走近那名男子,招來背後幾個見到她有所動作悔恨自己動作太慢的同行者忌妒的眼光。

「先生,請問您要點些什麼嗎?」

D微微抬頭,對好不容易看清自己容貌臉上一片潮紅的女服務生道:

「水。」

說完又再度低下頭去。服務生彷彿失了魂般呆楞了兩秒,好不容易記起眼前這位客人所點的東西,趕緊轉身。卻發現身後幾個女服務生早已奔回廚房,爭奪給這個美麗客人倒水的權利。

不過只是單純進來躲躲午後艷陽的D,敷衍性的啜了兩口服務生們經過激烈爭鬥後,抽中上籤的幸運者所端來的茶水後,再度回到剛進旅店的姿勢。像是在休憩,也可說是思考。

就在此時,旅店大門再度打開,一隊不像單純旅客的男女走進旅店。為首的男子環繞四周搖了搖頭:

「真是的,不會連這裡也客滿了吧?老闆,你們這裡還有空房間嗎?」

老闆走出櫃檯:「那個…各位也是來這裡驅趕貴族的獵人嗎?真不好意思,小店在兩天前就已經沒有空房間了。個微不妨去村長那問問,說不定專門招待獵人的空房還有剩……」

「果然。怎麼辦,大哥?」西雷雅撇了一眼已經處於昏倒邊緣的修雷一眼道。

「算了,我們還是回車上好了。去打聽一下情況,並問問村中有沒有能停大型車的地方。」

「恩。修雷,你還好嗎?」

將全身倚在門檻的修雷用與濱死者無異的呻吟聲道:

「不行…我走不回去了。我在這裡趴一下,事情辦好了再來找我……」

「真是的,叫你待在車上等你就是不聽。活該被曬死。」

「喔!我都快死了你還打我!」

歐克敲了一下修雷的頭,修雷以怨毒的眼神回應。諾希爾苦笑著搖搖頭道:

「老闆,我們這兄弟有點不太舒服,借你一張桌子休息一下,可以嗎?」說著,還塞了一個硬幣在老闆手裡。老闆露出渴望的神情捧著那個硬幣,有些痛苦的望了人滿為患的大廳一眼,吞吐的道:

「這個…可是小店……」

 

 

「就這樣啦。」修雷有些蹣跚的走向店裡的某一角。

諾希爾這才發現大廳似乎沒有空位了。見修雷似乎有目的的走,便朝他前進的方向看去,才發現那個與自己有過一面之緣,幾乎與陰影同化的D。

「老哥……」修雷雙手壓在桌子上,道:「咱們好歹當過戰友,不介意多個人坐吧?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囉,你確定?謝啦。」不等D作出任何反應,修雷連珠炮似的話一說完,幾乎是用砸的把自己的上半身猛烈的擱在桌上。遇到這強迫性的訪客,D也只能在心中搖頭,允許他的存在。

看修雷似乎沒事了,諾希爾招呼大家退出旅店,開始下一步的行動。

「真該死…這裡的太陽比以前到過的村莊都大…」

「有那個白痴貴族會在這裡定居啊……」

「而且聽說還不只一個………」

「…喂,老哥,你也說說話吧,我這樣一個人唱獨角很無聊耶。」

「……………………」

「……………………」

「真是的,繃著一張臉會把福氣嚇跑的喔~~」見D對他不理不採,修雷所幸擺起臉來學著母親對他父親說這句話的態度說著。卻突然想到,母親每次說完後都一臉頑皮的戳一下父親的臉,讓父親一臉嚴肅的表情當場破堤的情景,不禁笑了出來。

那是一個略帶苦澀,與無限懷念的笑。

「那個…請問您要點些什麼嗎?」這次女服務生的手腳倒是比較快了。雖然修雷的相貌在D面前略顯失色,但繼承了父親血統的他依然是俊男一個。雖然從頭到尾的嘻皮態度給了人有點幼稚的感覺,不過剛剛那一笑,又把眾女僕的魂給勾了過去。

「不用了。啊,還是給我一杯水好了,我還沒吃午餐呢……」

修雷所謂的午餐,自然是指半吸血鬼的特殊食物。不過女服務生顯然沒會意,轉而向他介紹著旅店的招牌餐點。就在修雷搖頭欲拒時,一個粗野的聲音傳來:

「小妞,與其問他不如問我們吧?這傢伙是不用吃東西的。」一個坐在隔壁桌,打從D進來後就一直注意著這一角的獵人嘻嘻笑著,粗魯的拉開修雷的肩膀道:「是不是啊?你這個半吸血鬼?」

女僕倒抽一口氣退了兩步。大廳的人聞言,甚至有幾個立刻踢開椅子站了起來,慣用的手朝自身的武器探去。

「我說的沒錯吧?哪有男人的皮膚那麼白的?而且到了中午就會頭暈目眩更是特點之一。」

修雷並未將注意力放在拉開自己的大漢身上。只是用手拖著依然有些暈眩的額頭,摀住眼睛淡淡道:

「別煩我。」

「什麼?」

「請你放開好嗎?我每到中午都會變得很煩躁。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可不負責。」不知是因為自己在午時的不適,還是因為從早上到現在滴水未盡的乾渴在此爆發,修雷以異於往常的平淡語調陳述道。

即使如此,大漢還是聽出了明顯的要脅意味,與淒厲的鬼氣在自己周圍凝結。

「哼,你這小子,不要因為有吸血鬼血統就跩起來了啊!我們可是宰過無數吸血鬼的泰勒斯兄弟。看看你,不會也是來工作的吧?妖怪就是妖怪。竟然拿錢殺自己的同類。告訴你,這是我們人類的事,沒你這妖怪插手的份。我看你還是回家去跟你那吸血鬼爹娘要奶吃吧!不過也沒差啦,因為他們很快也會被我們給宰……」

刷!

修雷右手疾馳,大漢趕緊將手抽回猛的退了兩步,緊摀著剛剛才抓著修雷右肩,現在卻鮮血淋漓的左手怒視著修雷。

修雷緩緩站起,輕輕舔嗜抓破大漢沾了鮮血的手指。湛藍雙眼化為紅瞳。

若修雷的夥伴在此,一定會驚呼出聲音。因為此時的修雷,身邊圍繞著既使與貴族對戰也從未有過的絕冷氣息。因憤怒而扭曲的臉孔令人不自覺的將他與貴族相比擰。

用前所未有的低沉聲調,修雷緩緩道:

「你若敢再侮辱我父母,我會把你碎屍萬段!」

難以言喻的殺氣襲向大漢。他無法想像,為何剛才他眼中嘻皮笑臉的無能小子,現在的氣息卻直比自己所遭遇過那個最強悍的貴族!

「你…你這渾蛋!!」大喝一聲,大漢抄起腰間的銀製細樁就要往修雷心臟扎去。但不知怎麼的,猛烈的攻擊霎時停頓。
一直靜坐不語的D不知何時抽出背上長劍,劍尖直逼大漢咽喉。

 

 

「這傢伙,你也是跟他一夥的嗎?」

 

 

 

 

「這是你對救命恩人說的話嗎?」

 

 

不清楚D的言義,卻發現D的目光並未停留於自己身上,大漢先是一怒又隨D的目光探去。

 

 

這一看,令他嚇出了一身冷汗。

 

 

 

 

修雷的五指並伸,指尖直逼大漢腹部。熟知吸血鬼怪力的大漢清楚,要是他繼續攻擊下去,那隻看來無縛雞之力的白皙右腕很有可能在自己貫穿修雷的心臟前先在自己腹部打個大洞!

 

 

 

 

可是,這個地方對D來說應該是個視覺死角才是啊!難道他只憑藉著修雷的背影,就有掌握兩人動作的眼力?

「可惡!你們給我走著瞧!!」

撂下了老到不能在老套的狠話,大漢收起木樁奔逃而出,一夥人潮水般的自酒店退出。修雷攤坐了下來。

酒館靜默了數秒.雖然此時的修雷已收回鬼氣,但因著對貴族根深蒂固的恐懼,讓在場的所有人短時間內無法從備戰的狀態恢復.

修雷抬頭.酒館理的獵人們慣用的手幾乎都抽續了一下,以最嚴謹的姿態準備迎接修雷的下一個動作.只見他雙手舉起,就在幾乎要有人喊出[攻擊!]的那一煞那,修雷抱頭大喊:

[
嗚啊,完蛋了啦!竟然傷了別的獵人,我會被大哥罵死的啦~~]

一鎮錯愕漫延於旅店之中。只見修雷猛抓了頭一陣隨即轉向D雙手合十道:

 

 

 

 

「算了算了,不管怎麼說,多謝你啦。我本來是想嚇唬他的,沒想到他水準低到根本沒發覺。要是給他這麼攻擊下去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你也有點反映嘛,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的打算殺了他吧?厄縮然我是很想這麼作,不過我小時後跟人家打家不小心弄斷了人家手腳,老媽回去痛扁了我一頓。好像從那個時候起吧我就很難『主動』對人類動手了。真是的幼教果然很重要。老爸到底看上他哪一點啊?難道貴族都比較喜歡潑辣的女人嗎?」

 

 

 

 

修雷一邊說著,以一種再自然不過,甚至讓人無法對這動作投以任何注意的速度將某樣東西投入水杯中,在他發言終結的那一刻一口喝乾,那隨投入物所散發的血紅還來不及映入眾人眼中。

 

 

 

 

雖然在眾目睽睽下吃這東西實在不是有智之舉,但此時的他實在無法再等待下去。剛才使修雷突然失控的原因之一可能就在這裡。

 

 

 

 

在體內的煩躁與飢渴稍作平息後,修雷又開始與D有一搭沒一搭的哈拉下去。

 

 

 

 

敵意,是消退了。但緊接而來的,卻是一種深深的厭惡。

 

 

修雷雖臉上堆滿笑容侃侃而談,但他的注意力雀並非集中於,而是集於酒館眾人的情緒上。他知道,他的耍寶可不是每次都有用,這些個個視貴族如血仇般的人類,他的一切行動都將是被否定的,惡意的,不懷好意的。絕無被信任的可能。

 

 

 

 

這是早在孩提時代就深深體會到的。

 

 

 

 

「算了,我也該走了。拜了,老哥。」放下一直被他把玩著的水杯,修雷對D微微一笑,踏著輕盈的步伐步出旅館。

 

 

 

 

D的目光,雖自始自中都凝望著桌子的一角,但他也確確實實的聽到了。

 

 

那只有半吸血鬼之聽力才有可能聽見的淡淡耳語,自修雷的微笑中吐出。

 

 

 

 

「謝謝你讓我不至於殺了他,不然我就沒臉見媽媽了。在九泉之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