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搬新家~~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
  • 68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錯體(3)

「喂,現在該怎麼辦?」

拆了三間客棧, 嚇哭了七個小孩,踹飛了兩隻野狗,造成一個老人心臟病發作之後,這一青一銀的兩人終於停止追逐,開始考慮現實層面的問題…

「嗯…據我所知,這兩個饅頭與其說是使人身體交換,還不如說是讓同時吃下的兩人交換靈魂。所以與其從藥劑方面,不如從術法方面下手比較好。」

「所以呢?」

「去找秦假仙吧,問他有沒有專精這方面術法的人。」

「你知道秦假仙在哪?」

「這……攝影棚不就那幾個,繞一圈應該不難找到吧。」

「…原來你們都是這樣找人的……」

「好說。」

此時,閒逛在路上的柳無色見到兩條迎面而來的熟悉身影,便舉手打起了招呼。

「嗨,銀狐!」

「嗨~~!」

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臥江子如此回應。

柳無色瞬間石化。他…他沒看錯吧?那個面無表情,跩的二五八萬的狐狸正面帶微笑向他招手,這…天塌下來了嗎?

「臥江子,你幹什麼?」

「嗯?幫你打招呼啊。」

「不用你雞婆!」

「還是你要告訴他,銀狐大俠和臥大軍師交換了身體?這消息若傳出去可不是普通的驚世駭俗啊…」嘴巴上這麼說,但臥江子的臉上根本看不見一絲緊張之意。

當銀狐還不知如何回應時,柳無色已經來到兩人跟前。

「你們…好啊。出來玩嗎?」銀狐的臉是笑著的…察覺這件事的柳無色開始有些語無倫次,顯然受驚不小。

「嗯,我們要去找秦假仙,請問你知道他在哪裡嗎?」

不給銀狐插話的機會,臥江子非常故意的有禮回應,不知是否有報復銀狐連追了他三十里的意味。

非常成功的,柳無色再次陷入恐慌之中。戰戰兢兢的問:

「銀狐…你…沒事吧?最近跟誰打架傷到頭了嗎?」

這是最有可能的解釋。臥江子笑笑。

「沒有啊。」

有!決對有!!柳無色如此認定著,將目光瞟向另一人。這一望,讓她不禁倒退三大步。

銀狐正以充滿殺氣,無比冷陰的目光瞪著兩人。

這…這是怎麼回事?他與臥江子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印象中的臥江子應該是個溫和好親近的人啊,怎麼現在…竟然擺著一副便秘八九天的死狐狸臉!

沒錯,就是死狐狸臉。

「你們兩個…最近出了什麼事嗎?」

「嗯…沒有啊。你說呢?」臥江子把頭轉向銀狐。

「幹麻問我。」

「………………….」

「啊,我們還要去找秦假仙呢,如果沒其他事的話,恕在下就此告辭。」

臥江子…你決對是故意的…還在下咧!

「喔…」柳無色慌張的點點頭,目送兩人離去。在下?這是由那隻狐狸嘴裡吐出的話嗎?太恐怖了吧!

到底是怎麼搞的,這兩人的個性簡直就像…交換了一樣…?

不、不。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深覺得自己撞邪的柳無色搖搖頭,轉身離去。


「大仔,你這樣吃很破壞素還真的形象喔~~」

「嗯?喂哇?(會嗎?)」滿嘴塞滿食物的秦假仙道。

「這裡離二重林好像滿近的……」素還真口出威脅。

「小開,你不多吃一點嗎?」續緣對早早收了碗筷的金小開道。

「……………………」小開用喉嚨己出怨念的聲響。沒舌頭你叫他吃啥啊!葉小釵平常到底怎麼吃飯的啊!

「啊……」葉小釵指著湯鍋(依然不敢貿然講話),『初學者』先從喝湯開始比較好。

狂刀是眾人裡面最安靜的一個。原因無他,個性豪放的狂刀飯還吃沒兩口就開始灌酒,偏偏青衣生平幾乎滴酒未沾,才喝不到兩杯就醉倒在餐桌上,被當作死人處理。

屈世途對欲哭無淚的青衣投以安慰,一邊對於自己被續緣拐出來當金主這件事無限怨念中。

位於大型餐館茗篁樓的這群人,無論到哪都是眾人注目的焦點。此時也不例外。不過注目的理由有些不一樣就是了。

不論是面目清新脫俗,俊逸無比,一幅斯文書生模樣的白髮青年正相當沒形象的對於杯盤大肆掃蕩。還是身材撞碩,看來應該是豪情萬千,全身散發黨我者死氣勢的,實際上卻動作輕柔,小女子般細嚼慢嚥的銀鎧刀者都滿有看頭的。

吃完飯,端著茶迎著輕風靠在窗台上的續緣是最多人注目的對象。唯一外貌與氣質相符者。(屈世途?這麼多奇特的俊男美女在旁邊誰會去注意一個老伯啊。)

素還真以相同姿態坐在續緣旁邊,兩人不時交換耳語。

兩位有如白玉雕琢而成的絕美青年,帶著寧靜的微笑眺望遠方。這是何等羨煞人的景象啊。

一位年少卻不輕狂,俊麗而不失英氣。一位相貌及似於青年,卻比青年多了份沉穩氣質,彷彿沒有任何人事可以影響他的優雅,他的寧靜。

並肩而坐的父子,構成一副絕美的圖畫。

我是說……如果在正常的情況下。

身為發光體的續緣確實光芒萬丈,但旁邊變成秦假仙的素還真嘛…。如果在平常也就算了,秦假仙一但套上素還真的氣質,就算面貌再怎麼先天不良也不至於讓人看了討厭。可是他偏偏坐在續緣旁邊!!還跟續緣一副很要好的樣子。

畫面破壞指數: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素還真不是沒注意到其他客人投於自己那殺人般的眼神。就是因為注意到了,才更要死黏在續緣身邊不放。

續緣是給你們看的嗎?先過我老子這關!!

「喂,臥江子。」

前來茗篁樓吃飯的銀狐,無意間瞄到了這眾人那桌,喚住了正要請小二帶位的臥江子。

「咦?都在那裡耶。他們一起出遊嘛?」

「不知道。你待會兒不准用我的身體亂說話。」

「呵呵。我知道,要拌你一點都不難啊。」只要冷著一張臉不說話就行了,何難之有?

「不過,我不說話的話,就是你要負責把秦假仙叫來囉。你行嘛?」

「有什麼難的?」

「擔心啊。秦假仙可是說是武林廣播電台,銀狐大俠和臥軍師交換身體這事……」

「放心吧。」銀狐走向眾人。

嘴巴上說擔心,臥江子的臉上卻完全看不見擔心二字。這麼說話存心是想看看銀狐若是意圖假扮書生會是什麼模樣。一定很有看頭吧。洩密?這他倒不太在意。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過對於死要面子的銀狐大俠來說就很難講囉。

輕笑一聲。臥江子溫文面目化為銀狐般冷俊,帶著看戲的心情提步跟上。


「嗯?是臥江子和銀狐!」正對面的續緣第一個看到兩人。大伙開始信入警戒狀態。

一班武林要人身份交換,這傳出去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要是遇到認識的人還是能瞞就瞞,盡量扮演自己所交換的角色。也是防止對方被嚇到。這是續緣開出的條件。

眾人也沒怎麼反對,雖然某些人對於不能拿自己的身份去玩覺得頂可惜的。但事情真的發生了,那就滿傷腦筋了。像是秦假先首當其衝的,面對必須以素還真的語氣向臥江子打招呼的險境。

銀狐則是開始回想臥江子是怎麼跟人打招呼的。思考十秒鐘,他做出的結論是……麻煩,反正把秦假仙抓到沒人的地方再說。

「我要找秦假仙。」非常直接了當的,他說。

此話一出,眾人皆以『你是什麼時候犯到臥江子』的眼神望向秦假仙。臥江子那股溫和的氣息消失無蹤,連個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要人。鐵定是秦假仙幹了什麼好事惹臥江子火大!這是眾人做出的結論。

「有什麼事嗎?」素還真道。一邊死命咒罵秦假仙。感惹臥大軍師生氣,不要命了你!!

「跟我來一下。」銀狐放棄思考我江子的語言模式,直接了當的道。

這這這…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名為私下談判實為拖到暗巷賭人圍毆嗎?加上銀狐神情怪異的站在後面(實際上是憋笑憋到快內傷),憑秦假仙的武功,此去不死也是半條命啊!

「不知前輩找秦假仙有何要事?」續緣站起來道。沒辦法,秦假仙自作孽可以不活,自己的父親要被拖走卻不能不管。

「你不用管。」見眾人神色怪異,眉來眼去,拖拖拉拉,銀狐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為造成眾人多大的恐懼。(在此不包括金小開和睡死的狂刀。)

眾人看秦假仙的眼神更加惡毒,秦假仙只能以無辜小狗的眼神回應。他不記得自己啥時犯到臥江子啊!又不是活膩了!

終於,臥江子再也忍不住發出笑聲,立刻招來銀狐一句「你笑什麼!」就算再笨的人此時也該看出端倪了。

一句「你們兩個是不是撿到了一對奇怪的饅頭?」的詢問,給銀狐的演技打了個負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